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梗+段子

“我道是你清高自傲如莲不染,怎的今儿改了性子,终于愿做一株燿丽海棠花?”年轻倜傥的帝王鲜少有如此刻薄的时候,话语里含着的都是刀子。

铺陈在汉白玉上迤逦华美的宫裳,金丝折缕,烂漫到攫人视线。哪怕是跪着,地上那人也脊背挺拔,丝毫不见卑微。反倒如一枝残荷,依旧是清隽无双,然而惹人垂怜。

叶修忽而觉得甚是无趣,刚刚那点推心置腹的委屈实在与他平日里那些看似云淡风轻的满不在乎相悖至远,他一头笑着自己缘何说这话戳人心窝,一头却兴致缺缺地摆起了这便宜帝王的架子:“行了行了,朕走了,不是还要重理朝政,哪有心情管这些后宫琐事——你便安生待着吧。”

他转身要走,却久逢甘霖般,被揽入了一方温热怀抱,身后那人极其大逆不道地捏着当今天子的下巴,声音温淳:“臣不过…”

天旋地转,桃花树下满是旖旎。

“自荐枕席尔尔。”





*

穿越换了副壳子,接了这昏聩君王的烂摊子,不仅要劳心劳力地处理今日水患明日贼寇,提防宦官专权外戚把政,还要应付三宫六院里那一位位如花似玉的——男宠?

这龙阳帝王真真好兴致,胸无什么凌云大志的直男叶修只想一口血喷死那位不靠谱君主。

有本事就别欺男霸女强抢民男啊?对着后宫里那一张张恨不得杀了他的英俊脸颊,真心觉得,心好累。

尤其是,凭什么君在下而臣在上?

造反呐?




*

“朕历数久归,早些年走南闯北,什么奇葩事没见过?”如豆灯光里,帝王称得上眉清目秀的脸上,影影绰绰全是阴暗,神情苦大仇深,骇得一旁伺候的小喜子哆哆嗦嗦,口不能言,心里哀嚎:陛下这又是回忆哪门子的往事啊?还什么什么走南闯北,说得跟真的一样!

叶修面无表情,心里那点火气开始无中生有,越燃越旺,令他有种想要咬牙切齿的冲动。

他今个儿让个男人占了便宜,亲便亲了,还跟捧着个棒棒糖似的给他吸来吮去,天可怜见,不知道多久没吃饭了。

有点气。

直男叶天子想到亲他那“妃嫔”大剌剌的一句“臣不过尽了尽本分”,就全身上下起鸡皮疙瘩,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那皇上,今晚翻哪位主子的绿头牌?”伺候着的张德胜小心翼翼把牌子捧了上来,实在摸不清年轻天子如今的喜好,就抬头,兢兢业业地问道。

叶修此刻满脑子的“本分”二字统统具象化,成了面前这所谓的绿头牌,让他又是头晕眼花,恨不得马上触柱,赶紧着穿回去。

造、造孽啊!





*

?:有趣。

?: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昨夜春风一度,今日就翻脸不认人,皇上…好生无情。

?:要什么?椒房独宠金屋藏娇解散后宫,你自己选一样,看着给。

……

(不好意思后面的没想好)











***

娱乐段子。

以前想写的梗,非常恶俗老套,放着,说不定哪天就动笔了(




另:更新等明天成绩出了再说,谢谢大家体谅啦。

评论(37)

热度(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