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方叶】一吻定情


★方锐+阿言的生贺。因为高三太忙啦,所以晚了点,但是真的很喜欢你@阿言—冷cp狂热 ,要一直开开心心的!

01

方锐蹲在人来人往的校园大道上,手心里那封纯白色的信被他紧紧捏在指尖,掌心渗出的汗悄无声息地浸湿了信封,晕开了一片墨迹,然而他恍然未觉,只是盯着校门,胸腔里那颗心脏急促地跳动着,昭示着一片不安分的年少艾慕意。

校门口的人群陡然起了一阵骚动。从尽头走来一个单肩斜挎书包的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身姿清隽,眉目生得如国画大师笔下清美秀逸的水墨画,神色间只着淡淡的漫不经心,眼眸低垂着,稍显狭长的眼尾勾勒出一片无瑕的惫懒和疏离。

他走过来的时候,方锐紧张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一点都拿不出来,只能是闭着眼睛,破罐子破摔似地捧着那信封向前一递,好像感觉到风停滞在了耳边——可是他面前那个风华无双的人,目不斜视,像是压根没看到方锐挡在他面前一样,迈着慢悠悠的步子继续往校园里走。

方锐脸上挤出的那点笑意霎时僵住了,他在告白前惴惴不安地揣测了无数种这人可能会有的反应,却惟独没料到会碰上这种无视。

他站在原地,感觉到周围指指点点的声音嗡嗡地响在耳边,饶是他向来都拿别人的话当屁放,这会子却有了种无法言说的尴尬和难过——方锐低着头,直到他听到身边响起了低低的惊呼声,一双干净的球鞋停到了他面前。

然后那个在他无数次梦里出现,通常软软地抵着舌尖以至于混杂了若有似无的鼻音,现出点意兴阑珊的平淡的声音在他耳边不紧不慢地响起:“现在不要想这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方锐愣愣地看过去——叶修正神色难辨地看着他手里信封上那两个大大的字:情书。

02

“所以这就是你的告白全过程?”林敬言嘴角一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压低了嗓音说,“你真在你情书封面上写了'情书'两个字?”

“这是重点吗?”方锐不满地拍了拍桌子,接着又回到了之前双手托腮全身都在冒粉红泡泡的状态,“他跟我说了十五个字…”他比出“十五”这个数字,对于林敬言从他碗里夹出一块红烧肉的举动视而不见,笑得满面春风,“十五个字啊!”

“我看你当真是病得不轻。”林敬言完全无法理解方锐这种怀春少年的模样,“叶修他明明是拒绝了你,现在全校都在因为这件事嘲笑你,你怎么还这么乐呵呵的?”

“你不懂,”方锐笑得万分荡漾,“他之前拒绝别人都只会说'现在不要想这些,好好学习',现在还对我加了个'天天向上'……”他越想越激动,理直气壮地说,“对我这么特殊,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他马上就要主动和我在一起了,再四舍五入一下,马上你就可以参加我的婚礼了!”

林敬言:“……”

他不太忍心戳破好友的幻想,但是在他看来,叶修能主动和方锐在一起的概率,大概和方锐能考年级第一的概率差不多——二者都是做梦才能实现的事。

方锐吃完饭,哼着小曲回了F班,果不其然得到了和上午一样的待遇,所有人都眼神复杂,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方锐…上午没好意思问你,我听说你今早和叶修告白了,是真的吗?”

一个人还是小心翼翼问了出来。

“对啊。”方锐笑嘻嘻地从书包里抽出那封情书,有点可惜地说,“就是没来得及把这个送出去。”

F班的所有人脸色都悄悄变了,带着一种类似于敬仰的目光看向方锐——为他的异想天开。

F班是荣曜高中成绩最差的一个班,而作为这个班级中的一员,方锐自然不例外地稳定在年级倒数五十之内。他这人不爱学习,不学无术,唯一可取的一张脸俊俏有余,但是平日里总是嬉皮笑脸,一看就是个不太靠谱的人,也不招女生喜欢。

而叶修?

成绩永远年级第一,模样清隽,气质干净,诗书礼乐无所不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据说智商两百,这世上好像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

这样一个荣曜高中的风云人物,倾慕他的男生女生不知有多少。

方锐的想法,在其他人看来,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什么两样。

他们也只能以开玩笑的语气,义薄云天一拍方锐肩膀:“行啊哥们,摘下这朵A班高岭之花,给我们F班长脸!”

03

说到方锐和叶修,那就是一段非常俗套的暗恋故事。

方锐中考时考进了全市最好的高中荣曜高中,奈何他的成绩在高个子里也就是个小矮子,因此只能进入F班。

那时叶修作为高一学生代表在新生典礼上讲话,那时他还带了点懒洋洋的疏朗,抬着眼咬字清晰,睫毛很长,在那双像湖一样的眼睛里,映出了一片蓊蓊郁郁的森林。而方锐的视线被紧紧地攫住,当他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被周围人询问脸为什么这么红时,他就知道,就是这个人了。

他有一腔雄心壮志,只想有朝一日,把那个台上的少年带回家。

当然在那之前,他得先把自己喜欢叶修的事情告诉叶修。

于是方锐为了如何告白这个问题,深思熟虑了两年。

终于迈出了这第一步,哪怕是被拒绝了,天生有自娱自乐精神的方锐也满不在乎,单肩挎着书包回家,然而——

“小锐啊,”他的爸爸一脸愁苦地蹲在地上,身后是一片废墟,“我们新建的家,被那个装修队的车一不小心给毁了。”

“……”

“不过没关系,爸爸的老朋友,听到这件事,已经决定收留我们了,”方爸爸看着儿子不亚于被雷劈了的表情,立马又补充道,“你以前一直都没见过你叶叔叔和唐阿姨吧?这次正好认识一下,要好好感谢人家。”

等方锐满心复杂地站在那栋小别墅前看着爸爸安响门铃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他心不在焉地踢着路上的石子,因为这件事太过突然而且不可思议,住进别人家的决定好像也十分草率,他现在甚至有种很荒唐的感觉。

“方叔叔吗?欢迎你们。”

方锐在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就僵住了,他一寸一寸地挪过脖子,成功看见了叶修略带错愕的眼睛。这少年在灯光下秀逸俊雅,日常的衬衫和牛仔裤,却好看得不像话。

不像话。

还没结婚呢,怎么就要同居了?

这一刻,方锐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循环着这句话。

04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们同居这件事我一定烂在心里!”

“在外面和你保持十米距离,不主动去A班找你,和你一前一后出门,假装不认识…不行,我都告白了,怎么还能不认识呢?”

方锐以极快的语速说完一大堆话,接着满含期待地,挠着脑袋干笑了两声:“你看,我这么乖巧听话,你要不好好考虑考虑?”他见着叶修脸色复杂的样子,又急急地说:“当然我不止乖巧听话这个优点,我还有很多优点,以后你都会知道的!”

“……”叶修看着对面看上去不太正经的少年眼睛明亮又带着点忐忑的样子,刚想说话,一个很愤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哥才不会跟你在一起!”那个才上初中,和叶修长得极像的小男孩顶着一张清秀可爱却紧紧绷着的脸向方锐很不善地看了过去,但大概是因为被教得很懂礼貌,一句有震慑力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又强调了一遍,“反正你休想!我哥不会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同意的!”

“…叶秋?”叶修看着一贯很粘自己的弟弟突然冒出来并且满含敌意的样子,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先回房去写作业,我待会检查…”他顿了顿:“我和这个哥哥只是在说学习方面的事,什么同不同意的,别瞎操心。”

虽然叶修那句强行瞎掰事实的话很是敷衍,但是叶秋却只是闷闷地撇撇嘴,“哦”了声,就很听话地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转身前,他还颇为不满地瞪了方锐一样。

叶修在叶秋走后,重新看向方锐,然而没等他来得及说句“我弟还是个小孩子”的理由来给方锐道歉,方锐就已经若有所思地开口了:“……你小时候,肯定比你弟还可爱。”说完,他还傻笑了两声,好像已经想到了叶修小时候的样子了。

叶修:“……”

“真的啊,你好好考虑一下,”方锐没脸没皮地凑了过去,“我肯定不止对你好,我还会对我小舅子很好…不是,我是说对你弟弟很好。”他说得十分郑重,看上去就差没手指指天赌咒发誓了。

“…咳,”天知道那句本想干脆拒绝的话为什么在叶修嘴里兜了一圈就成了这样,“等你考年级第一再说吧。”

“成交成交!”方锐想都不用想就直接答应了,只是下一秒,他就马上变得很不正经起来,靠上去问,“那你可以帮我补习吗?”

“不可以。”这回,叶修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05

“他要你考年级第一?”林敬言再次在饭桌上差点喷出来,看着好友那幸福到好似到了天堂的样子,内心充斥了一种“完了这两件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到一起了”的感觉,于是夹了块方锐碗里的红烧肉压惊,“考年级第一意味着你的分数要比上次考了748分高第二名40分的叶修还要高,也就是说,满分750的考试你还可以扣一分…”

这不是为难人吗?超过别人也就算了,年级第一…叶修可是从来都比年级第二高四十分以上。

林敬言以一种安慰失恋好友的语气说道:“没关系,天涯何处无…

“他都这样暗示我了,”然而方锐对他说的话充耳不闻,喜滋滋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来你很快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孩子了。”

这次林敬言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有梦想是件好事,”最终林敬言把方锐的红烧肉全倒进了自己碗里压惊,也不管方锐压根没听他说话的事了,安慰道,“说不定哪天就实现了呢?”

方锐才不理睬这句话,自顾自地捧着揣在他口袋里的那本英语词典背了起来:“等着啊,实现给你看。”

于是这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了两个星期,叶修终究还是在叶妈妈唐宛一句“小锐你要是学习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阿修”的话下松了口,每个周六周日晚上替方锐补习一个小时。

这日傍晚放学了,方锐特地慢腾腾地收书包,慢悠悠地回家,满脑子都是叶修帮他开门的幻想——这两天都是这样的场景,异常温馨,就像妻子给归家的丈夫开门那样。

他心情格外的愉悦,然而今日一打开门,对上的却不是叶修的脸。

那是一个眉眼如画,唇若桃花,齿如编贝,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

她也正非常惊讶地看着方锐,接着望了望身后的少年:“叶修…他是你同学吗?”

而叶修把手上刚榨的那杯橙汁递给这个明眸皓齿的姑娘,随意看了眼方锐,很淡地“嗯”了声:“他家出了点事,现在借住在我家。”

叶修和这个女孩之前,有着一种足够要人黯然神伤的亲昵和自然。

06

“所以说,我听到的传言是真的咯,”苏沐橙坐在叶修房里的飘窗上抱着抱枕,笑眯眯地说,“他就是那个某天早上公开向你表白,非常大胆的男生吗?”

“你们女校不是全封闭教学吗?”叶修斜睨了苏沐橙一眼,转着手中那只圆珠笔,“怎么这种事情都传得过去?”

“你不知道你有多受欢迎啊,”苏沐橙说,“就算这两周期中考试,但是她们总有各种方法搜集你的各种信息——嗯,我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版本,正好也因为考试两个星期没来了,就特意来看看唐阿姨和叶叔叔,顺便和你求证一下啦。”

叶修心不在焉地说:“什么故事版本啊?”

“大概是这样,”苏沐橙看着一本正经,“穷小子追白富美,高富帅从中阻挠,然而穷小子最终逆袭得到美人归的故事。”

“…穷小子和白富美就算了,”叶修被梗了一下,“高富帅是谁?”

“我啊!”苏沐橙指指自己,看上去非常无辜,“她们都说要我赶紧回来看看,不然墙角都被人撬了…”说到这,苏沐橙就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唉,还别说,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叶修无奈地看着苏沐橙:“差不多得了啊。”

“话说回来,你不是一贯对别人的表白都是很礼貌地拒绝吗?我怎么听说,你当时看到了他,却头都没偏一下,直接无视了?”

听到这句疑问,叶修脸上难得地显出点尴尬来:“我不知道他是来…那什么的啊。”

这确实是真的。方锐当时应该太紧张了,紧闭着眼大爷似地一递那情书,看着不像要告白,反倒像是杀气十足地来下什么挑战书。叶修当时晚上陪叶秋打游戏打到太晚,困倦之下都没理会,等到走出十几米,脑海里才开始循环起刚刚的画面——方锐递过来的那封信上,有两个很大的“情书”来着。

哪有人会把告白告成约架现场的?

方锐就做到了。

“哦……”苏沐橙这才恍然大悟,“那你们之后还住在了一起,说不定真的很有缘哦。”她笑眼弯弯地向叶修看去,嘴里揶揄着:“所以你上次跟我说的帮人补习,是帮他啰?”

“嗯。”叶修看了看腕表,“你考完试好不容易放月假,我去跟他说说,明晚的补习就先取消了,我帮你梳理一下化学——你不是要参加高中组的化学实验竞赛吗?”

“……”苏沐橙看着叶修出房间的背影,本来想说点什么,却最终若有所思地沉默了。

她想到了刚才她开门时,门口站着的那男孩的表情。

大概是真的很喜欢叶修,所以虽然很难过,但是也什么都没说,在饭桌上也毫无异状,明明在叶修给她娴熟地夹菜的时候眼睛都一直在往别处瞥,却还是在笑。

不过也对,她和叶修的关系,在不知情的人看来,确实太过亲密暧昧了。

这种事…

苏沐橙有些出神地想着叶修方才有点不自然的模样,忽然“扑哧”一声笑了。

原来都到了这种时候了。

果然,她不必去瞎操心。

07

几次敲门都无人开门,叶修只得轻轻打开方锐房间的房门,果不其然看见方锐已经卧在书桌上睡着了。

他睡得很熟,俊俏的脸蛋褪去平日里近乎轻佻的不正经,难得的有了种属于即将成年的人的,几近深沉的平淡。

叶修把他搭在椅背上的睡衣外套给他披上,轻手轻脚要离开,就看到了方锐桌上,被他压住一脚的一张纸。

熟悉的“情书”二字映入眼帘,信封搁在一旁,信纸上虽然不好看却格外整齐,笔迹清晰的字大剌剌地铺展在叶修面前,一看就知道,这封信的主人绝对是一笔一画,极其认真地写下的这些文字。

叶修犹豫了一下,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但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令他鬼使神差低下头,看向了那封信。

“叶修:

你可能是不认识我的,但我认识你很久了。

我爸跟我说,以后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记得把自己的心情都一字不落地写下来给他——这个规矩是我爷爷教给我爸的,又是我爷爷的爸爸教给我爷爷的,总之代代相传,这信吧,我们家的人,一辈子也只写一封。

……

……

……

你长得很像我未来的另一半。

真的,特别像,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上天注定。

而且我信都写了,等你看完了这封信,你要是不答应我,我们家的传承到了我这里,就真的断了。

我猜你会不忍心。

当然忍心也没关系,我相信未来会比现在更美好,就比如说我两年前就喜欢你,两年后我就能直接把这封信递给你。

……

……

……

方锐”

这封信看上去是被誊写了很多遍,干净而整洁。

叶修看着哭笑不得,刚想起身,目光一转,却看到了方锐桌上的另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计划,全都跟学习有关。

叶修那句“考年级第一再说”纯属于随口的一句委婉拒绝,是比刁难还要高两个等级的,对于方锐来说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他的随口一说,方锐却当了真。认真整理,认真听课,每晚学到两点,就算只是临时抱佛脚,有些东西也足以让人正视了。

叶修感觉到自己的目光好像有些移不开这张脸,他屏着呼吸,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低下头,然后极其小心地贴住了方锐的面容。

然而在他抬头之时,恰巧对上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睛——方锐看着他,接着笑了两声“在做梦啊”,然后毫不客气地把叶修反压在桌子上,几乎是恶狠狠地亲了下去。

叶修瞪大了眼睛,“唔”了两声,却听到方锐带着点可怜巴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就只看着那个漂亮妹子,你有本事一直看着我啊…”他理直气壮地说:“我这么英俊,你要是一直看着,不喜欢我才怪!”

“我都只敢在梦里亲你……”

叶修感觉到血液全都流到了头顶,索性一声不吭,倒不如让方锐认为这就是梦——

好吧,我已经喜欢你了。

在还没来得及一直看着你之前。

他在那细细密密的吻里,无声地叹气。

08

方锐最近的意气风发让林敬言倍感不对劲。

他知道方锐这些日子都在好好学习,但是这容光焕发的样子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了——别是学傻了吧?

“我跟你说,”方锐嘴角翘起来一个得意的弧度,“这次的第一名,非我莫属了。”

“叶修还在呢。”林敬言推了推眼镜,看了他一眼。

“他要去参加Z大的自主招生,参加不了期末考试,”方锐咧嘴笑,“你不知道吗?”

“不是说他早就被保送B大了吗?为什么要去参加自主招生?”林敬言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说不定是因为我啊,”方锐恢复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你说呢?”

林敬言:“……”

还“你说呢”?方锐这是脑子坏了还是发烧了?怎么最近这段时间越来越喜欢妄想了?

“还跟你说件事,”方锐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上次叶修他偷亲我被我发现了,我假装没睡醒给亲回去了,他还不敢吭声,生怕我察觉那不是梦…”方锐脸上的表情让人牙齿发酸,继续说:“我第一次觉得,一个大男人,还能可爱成这样…”

林敬言:“……”

大白天的白日梦,方锐恐怕是没救了。

09

今天是叶秋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

他最佩服又喜欢的哥哥叶修,和那个叫“方锐”的,一老调戏他哥哥的流氓在一起了。

而且他爸和他妈已经开始和方锐的爸爸商量起婚礼事宜了。

还有啊,这也就算了,那个方锐为什么一定要逼着他叫他“哥夫”,这是什么鬼!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个这么傻的…

这么傻的……

哥夫……

的。











***

结局的糖自行脑补!

然后最近重温了一遍《恶作剧之吻》,觉得这个世界上像江直树这样完美的男人,好像就只有叶修了,于是私自写了这么一个梗,虽然很短很拙劣,但是还是祝阿言生日快乐!

迟了太久了,希望不要生气= =

评论(19)

热度(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