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5)

前文走:(1)

和叶修分开后,黄少天*跟在黄少天后面闷头走,一步深一步浅地迈进房间。

“你洗不洗澡啊?”黄少天蹲在地上拎出换洗衣物,没抬头就娴熟地问道,“猜到你回来也先冲了次,你要是不急,那我先洗了啊,虽然不热,但是吃饭也出了汗。”

“嗯。”黄少天*失魂落魄地随意答了个字。

“诶,”黄少天听出了他不高的兴致,抬头望去,惊奇地说,“我说,你不会是真在意那个赌注了吧?”

黄少天*像是被控制了四肢的木偶,滞涩的五官无法自如活动,此时愣愣地抬起头来,脑子一团乱,面色空白,也不清楚黄少天刚刚说了什么,只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比赛期间除了比赛可以出去的放风时间吗?我其实也不太喜欢出去乱晃,待在房里打打网游多好啊,要不这赌注不算也行,你就别多…”

“不是。”黄少天*突兀开口,梗在喉咙里那根刺像是被顺流而下的奔涌洪水冲洗得无痕无迹,蔓延过境之后,只余下仓皇的,包裹在心脏里的念想,时刻提醒着他,什么叫做痴人说梦。

他所想的痴人说梦。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他,恰巧撞见黄少天*眼里涂抹的厚重颜色,并不浑浊,但也不算明亮,正直直地望着地板,轻声说道:“没啊,赌注我在意这么多干嘛,我也不喜欢往外跑。”

黄少天头一回感到了茫然。他和黄少天*是同一个人,可在这一刻,他看不懂黄少天*在想什么。因为那个容人流离的领域,大概是他从未涉猎过,也不曾了解过的地方。

“我就是想问问,”黄少天*抬起头的那一刻,脸上表情是轻松而好奇的,刚刚的一切无常像是听月退潮的海水,只落下满地润湿的银沙和贝壳,珍珠白的光泽,干净而漂亮,对他说,“你和叶修好像关系真的很好啊,我们这也没这个人,你待会要不讲讲你和他的事?”

黄少天看了他一会,没发觉什么端倪,于是只在黄少天*再坦然不过的眼睛里清晰地捕捉到了自己龇牙笑着的样子:“行,等我先去洗个澡啊。”

等黄少天进了浴室,黄少天*坐在床上,侧脸去看异国的月亮。

无论如何皎洁,如何明亮,都远没有家乡的好。

对于叶修来说,应该也是这样的吧?哪怕他们在这个世界待得如鱼得水,潇洒快活,都不会有另一个容他们跋涉泥泞的地方好,更何况,在这个地方,他们连自由都得不到保障。

他想起,他们所在的这个国家队气氛也很和谐,所有人相处得都很好,都在尽自己的力,去拼得一个世邀赛的成功。他们礼貌有余,亲昵不足,可是这件事有多么正常?本就是敌对战队里的人,能保持冷静的配合,和场下普通朋友的交流,在他们看来全无问题。

直到他们看到了那一边的国家队。

那个有叶修的地方,和他们这里截然不同。

那边的国家队,嬉笑怒骂,玩闹调侃,互相之间既可勾肩搭背,也可互喷垃圾话——看上去好像有点类似于那些“狐朋狗友”,可是黄少天*清楚,他们并无伪装,自然而亲昵,像是一个真正的集体。

可是为什么呢?

黄少天*被称为“机会主义者”,这就注定了他有一双厉害的眼睛。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终于在一些细枝末节里,发现了结论。

这不是因为叶修,也可以说是因为叶修。不是因为叶修,是因为他和苏沐秋都是合格的领队,不会存在两人之间有高下之分这种说法。而之所以说是因为叶修,是因为叶修确实是如水渗透,潜移默化间,在他们之中生生溶出一片大方的坦诚,比阳光下的碎金还要璀璨,最后宽容而大度地,为他软下心肠,软下防备,为了他安居一隅——

仅仅是因为,他们很高兴。

能一直待在叶修身边,所以不必冷淡待人,不必礼貌生疏,因为叶修像是他们之中那个重心,平衡了所有的一切,虚化了所有的矛盾。

黄少天*正心不在焉地东想西想,黄少天却已经擦着头发出来了。他穿着白色浴袍,大大咧咧坐在了床上,对着旁边的黄少天*说:“我和老叶的事,那就真的很长了,一时半会说不完啊。”

普普通通一句话,黄少天*硬生生品出了一分不易察觉的得意来,好像在说,故事的主人公是他和叶修,而这本书,翻不到尽头,未来暂定一辈子。

“那么长,那你不如从头说起啊,”黄少天*打了个哈欠,“就从叶修入联盟说起吧。”

“也行,”黄少天是真没在意黄少天*心里的弯弯绕绕,坦白而言,他也没有自己喜欢的人就要藏着掖着这种想法,因为喜欢叶修,所以他为之骄傲,津津乐道,想要把叶修值得人喜欢的一百零八个地方都叙述得清晰,“那我就先说他吧。”

“四届联盟总冠军,四次最有价值选手,必杀之星什么的荣誉他都占了一大堆。”黄少天用平常的口吻说道,“总之,老叶第一赛季就入了联盟,包揽了一二三赛季的总冠军,带着嘉世封王朝,本人也被封为‘斗神’。”

黄少天*眉毛扬起了一些。

他料定叶修必然是厉害,却没想到这个“厉害”,厉害成了这副模样,让人只能心生仰慕,想想也就知道,当初的他在联盟里是多少玩家心目中的标杆。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宣告着,什么叫不可战胜。

“他是真正的全系精通,二十四个职业个个玩得很厉害,因此又被叫做‘荣耀教科书’。”黄少天继续说,“我打荣耀的轨迹也跟你差不多,就不多回忆了,直接跳到和他见面的地方。”

“那时候我刚出道,其实对老叶感觉不算太好。”黄少天咂巴了一下嘴,“怎么说呢,当时我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是看了蓝雨的比赛的。我满心认为蓝雨不会输,魏老大会带回来一次又一次的冠军,可是每一次,嘉世都没有输。后来我就怒不可遏,我开始迁怒,我像个普通的粉丝一样,对着老叶恶感满满,我年少气盛,心想,总有一天我要把他打得跪地求饶,赢回好像长在了嘉世头上的冠军。”

那是催生于认为对手不可战胜的颓败与绝不服输的少年意气之间的畸形恶感,深植于血肉之间,扎根进了灵魂,成为他口不择言伤人的利器。

然后,第四赛季嘉世输了。

黄少天已经作好了要为霸图加油的准备,但他当时的心里真的不以为然。在看了嘉世那么多期比赛以后,他不认为嘉世会输——因为嘉世有斗神。

可是它真的输了。

一叶之秋死的那一刻,黄少天心底升起的,居然不是爽快也不是得偿所愿的舒畅,而是一种茫然。他陡然发觉,这么多年兜兜转转,他在“叶秋”的光辉笼罩下,自以为处于阴影的背面,怀揣着不安分的咬牙切齿,惦记了那位斗神多年,可他是真的也将嘉世不会输的信念植入了脑海,甚至于,比嘉世的粉丝还要不可置信,还要茫然无措。

知道那一刻,黄少天终于明白了,他所认为的自己对叶秋的恶感和不怀好意,都是个笑话。他早在那却邪的矛尖穿透敌人心脏,挽出一朵血花时,就滋生了他从来不曾发觉的憧憬。

一方面,他认为叶秋带领嘉世夺了蓝雨的冠军,满心郁燥;可另一方面,他已经认可了嘉世打败蓝雨的事实,甚至有了不可一世的想法——斗神那么强,只可以由他黄少天来战胜,嘉世那么强,也只可以由他们蓝雨来打败。

不讲道理,可是又带了隐隐的维护之意。

黄少天暴跳如雷,喋喋不休了许久,甚至逃避事实般对其他人说:“那个季冷真是运气好啊,舍命一击就这么撞上了。”

他心想,除了他,没有任何人可以靠实力打败一叶之秋,没有人。

可是他的固执没有得到认可,甚至于连他自己都清楚,这个联盟,会日益百花齐放,不会再出现一家独大的场景。可是叶秋呢?人们对他还是那么苛刻,他们认为他就是奇迹的缔造人,他不可以输,也没有理由不让嘉世力挽狂澜夺得冠军。

他们如黄少天一样偏激,可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黄少天苛责叶秋的对手过于好运,可他们苛责叶秋的实力逐步下降。

黄少天终于冷静下来,他入了联盟,把自己这份不可启齿的别扭仰慕藏在心底,然后他看见了叶秋。与他想象中的实在不太一样,从来不露面的叶秋,原来不是生得高大英俊,也不是生得矮小猥琐,没有什么黑社会的气质,更没有精英高手的派头。

黄少天一直记得那个时候,第五赛季伊始,他们积分赛和嘉世对上,他们输了。比分差距不大,不足以让黄少天痛心疾首,他只是单独去洗手间,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失误和改进方案,一边洗脸。

直到他听到一个拧开水龙头的声音。

这个时候能出入这个洗手间的,不是工作人员就是职业选手,黄少天随意地直起身抹了把脸,往旁边看去,目光却先定格在了一双手上。

极其漂亮的一双手,凭黄少天匮乏的词汇量,没办法恰如其分地形容出那双手的模样,只是笃定,那肯定是一双顶级职业选手的手。

他目光上移,终于看到了一张带着点疲懒,却意外好看的陌生面孔。

这是谁?

黄少天的疑问在脑海里短暂停留了三秒,就有了答案。

因为那个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侧过脸来看他,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声音嘟哝着夹了鼻音:“唔,蓝雨的小剑客?”

是叶秋。

黄少天就忽然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毫无来由。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和叶秋熟了之后,便发现这个人总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既不在意名誉也不在意钱财,总之就是清心寡欲满眼只有荣耀,非常好打交道。

顺理成章,关系慢慢变好,更是在他的有意引导之下,他成了叶秋最好的朋友,是那种即便口上骂骂咧咧,却也会彼此关心的真正朋友。

起码,他一直为这件事而骄傲。

“但是后来我第五赛季出道,和他接触多了之后,我就发现,这个人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黄少天不打算把自己当初那段千转百回的心理变化说给旁人听,只是避重就轻道,“怎么说呢,他没有什么功名心,反而比很多人都要简单,所以相处起来很舒服。我对他改观了,就经常主动找他聊天,然后等到第六赛季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

有些回忆,唯独只需要留着自己慢慢咀嚼,哪怕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大概也是不想说口的。

在黄少天心里,他对叶修崎岖的感情变化,就是不容外人知道的禁区,也是他甘愿埋在心底的秘密。

这不是因为他会为此感到难堪,也不是因为他担心叶修会介意,仅仅是因为——

那是他的成长,也是他的初恋。









***

黄叶超级甜!!

而且大家不用怕,没有虐点的,这个黄少天*他可是机会主义者啊,不甘心就抢,哪会有过多伤春悲秋(

明天和后天有一场联考,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如果考到了我想要的结果,我就连更七天无独有偶!说到做到!

但是如果没考到的话……我们下个月见吧_(:з」∠)_

评论(108)

热度(1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