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4)

前文走:(1)

一根烟燃尽,两个人就都回了房。

第二日依然照旧,没有任何人察觉出不对劲,包括叶修的暂时室友苏沐秋和方锐*的暂时室友方锐。他们掩盖得天衣无缝,彼此之间若无其事,像压根没存在这回事。

又是一天被人带饭的日子,晚饭后照常在会议室里闹了一通,一群人才吵吵嚷嚷着回房。

叶修没急着走,落在了最后面。

出了会议室后,他刚转身把门反锁,不料就被人捂住了眼睛,那明亮的少年音被刻意压低,笑嘻嘻地说:“老叶,猜猜我是谁?”

“黄少天小朋友,你今年多大了?”叶修无奈地说,没管身后趴着的那个幼稚鬼,单手拨下黄少天的手,一转身,刚想说什么,却愣住了。

穿着连帽衫的大男孩侧着脑袋看他,俊秀的脸蛋上还是阳光开朗的笑容,一副恶作剧失败的惋惜样子:“唉,居然被你认出来了。”

叶修模糊嘟哝了句听不清晰的话,似乎是顿了顿,而后向后退了一步,问道:“怎么了?”

黄少天笑嘻嘻地上前一步,一只手臂揽住了叶修的脖子,亲昵而自然地说:“走走走,去我房间玩,我们都好久没有一起交流感情了,这两天老是找不到你人,待会就聊聊啊。”

“这都多晚了,”叶修面上平静,“聊什么啊,就站在这说吧,你房里肯定有人,不用打扰他了。”

黄少天闻言一愣,仔细地观察叶修的表情,却只发觉没有任何叶修发现了什么的端倪,他神色淡淡,与平日应该不无一二,符合那“看上去什么都不太在乎”的人设。

他思考着,表情却只凝滞了片刻,便又流畅而生动起来,像是十分无可奈何的样子:“好吧,那就在这聊天吧,反正这一层也只有我们…”话到这里,他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看着叶修,却发现叶修依然是一副“不动如钟”的样子,正望着他,似乎是想要听下文。

黄少天讪笑了两声,嗓音由干涩又恢复成了元气满满:“老叶啊,最近苏妹子给我推荐了一款自拍软件,我觉得效果很好,你看,来这个世界我们总要留点纪念吧,来吧来吧来吧,拍一个啊。”

在联盟日益商业化以后,因为战队宣传要求,除了叶修这个深居简出,神秘到像是高山仙人,在粉丝面前从不露脸的独特人物,其他的选手或多或少都被要求与粉丝互动,直播或者自拍发动态都是互动的方式。

显然,比起直播听荣耀第一剑客的自我解说,耳朵不堪重负的粉丝们更喜欢看他在照片里举起剪刀手的样子,俊俏阳光不说,还安静惹人爱。

这个要求倒是无可厚非。此时,叶修的眼里终于浮现了一点浮光掠影般的疑惑,却被他转瞬间安放。最终,他只是笑了笑,说:“行啊。”

见他这么爽快答应,黄少天高兴地吹了声口哨。他打开手机,不太熟练地翻到相机,接着举在自己和叶修面前,歪头对着镜头笑,一手弯过叶修的脖颈在叶修脸颊旁比了个V,露出的虎牙白生生的,看着朝气蓬勃。

他很快连拍数张,放下手时,拉着叶修看刚刚的照片。照片里的叶修清一色的面带微笑,嘴唇扬起一点,看上去十分自然,清隽而秀气,轮廓柔和。

黄少天看着看着手就顿住了。

他不自觉皱起了鼻子,看上去有些困扰的样子,鼻翼旁褶皱加深,却在叶修开口询问的那一刹那把脸颊舒展得彻底,接着笑了两声:“没有啊,我就是觉得这个照片,好像有点奇怪,可能是软件原因吧,哈哈。”

叶修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沉默逐渐蔓延,黄少天张了张嘴,考虑好要说的话在喉咙里打了个转,还没来得及冒头,他就听到叶修平淡地问道:“时间还没到?”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什么?”

叶修顿了顿,看着面前的“黄少天”,单刀直入的话语在不懂的人听来十分莫名其妙:“你在和他玩角色互换?有时间限制?”

“黄少天”嘴角的笑容僵了僵,跟见鬼似地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你怎么认出来的?我借了他的衣服还学了他对你说话的口吻,你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是不是他提前告诉你的?”

“没有,”叶修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摇头,说道,“你们俩不像。”

黄少天*滞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愿赌服输!”另一边,躲在墙角的黄少天飞快地蹿出来,得意的笑声已然传来,万分嚣张,“我可没提前告诉老叶啊,我说了他一眼就能认出我,你不信,这下好了,你输了啊,记得遵守诺言。”

“你们这玩的什么?”叶修看着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觉得颇为头疼,“还打赌了?”

“对啊,”黄少天兴高采烈地说,“那天他跟我说我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如果调换了绝对不会有人认出来——我当然不服气啊,我说别人不一定,你肯定认得出来,他不信,我们两个就打赌,他扮演我来靠近你,必须要亲密接触半个小时,看你发现不发现得了…”

黄少天*垂头丧气地开始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我们这么像,我妈都不一定认得出来,怎么会有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呢……”

“说了老叶不是别人,”黄少天眉飞色舞,一边对着黄少天*说话,一边还记得不会冷落叶修,“哎呀,行了行了,走吧我们一起回房,现在都多晚了。那啥,老叶,今天你帮我迎了,来日我定有回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当成赌约的叶修:“……”

黄少天不会告诉叶修,他刚刚站在角落里时,心情有多么忐忑复杂。他在黄少天*不服气他的笃定时看似气急败坏,像是急于证明什么一样答应了这个赌约。但黄少天心里清楚,无论叶修认不认得出来,他和叶修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更无法影响什么。

于是他后来就在想,那么我想做什么呢?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思来想去,黄少天发觉只有一个理由有迹可循。他忍不住想去看看,在叶修心中他的地位,是不是独一无二,想要惊喜地发现全世界里,叶修就是可以一眼看见他。

这种别扭的理由,浅显而稚拙,令他那点本就显而易见的小心思更加昭然若揭。

黄少天无声地舒了口气。

那头,黄少天*也不顾什么亲疏有别了,连珠炮弹似地对着叶修提出疑问:“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们的啊?你刚刚还说我们不像,可是我觉得我学得挺好的啊,为什么会不像?你总该说一说,让我自己判断一下啊……”

“……这个,”叶修无奈地说,“不好说吧,看到你就觉得不太像啊。”

“不行啊,总得有个不像的地方啊,”黄少天*看上去是真的较真上了,挠着头发,眼睛瞪得大大的,非常不可思议地说,“等等,你不会第一眼就看出来了吧?”

“嗯,”叶修说,“但是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所以多配合了你一下。”

黄少天好奇地问:“那你之后揭穿他是看出来他要干什么了啊?”

“差不多吧,”叶修点点头,“看上去像是要凑足什么时间。”

“第一眼?”黄少天*全然没在意他们刚才短暂的谈话,只是张大了嘴巴,“我去!还真是第一眼啊!为什么啊!我不服啊!我们长得明明一模一样啊!”

“因为…”叶修好像有点艰难地回忆着,“大概少天遇到刚刚蒙住我眼睛被猜出来的情况,大概会直接嚷嚷着‘居然被认出来了那就给你个奖励带你去我房间玩玩’这种话吧。”

“言之有理,”黄少天在一旁一本正经地点头,“老叶,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啊,果然是真爱。”

“是的,我的真爱就是安静的黄少天。”叶修也赞同地点头。

黄少天:“……”

黄少天*愣了愣:“就凭这一点?”

“差不多吧,”叶修又努力地想了想,“然后他应该不会主动邀请我去他房间,毕竟你还在呢不是?而且少天是喜欢拉着我自拍,但是…留下个纪念这种说法不太对劲……”

“你是推理大师吗,”黄少天*看上去越来越震撼,后退一步,“还是说你是柯南或者夏洛克的转世?”

叶修看上去有几分无语:“我刚刚都是瞎说的。”说着他又马上补充:“可能也不算,当时认出你确实是没有理由,我没注意那么多,但是现在想还是有很多漏洞的。”

黄少天*听到这,脸上忽然出现一片空白,像是如梦初醒,但大梦之后有种涩然的难堪在脸上徘徊,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能沉默下来,把自己盖棺定论的一个事实压在心底。

所以叶修和他自拍的那几张那么奇怪。

因为他亲眼所见——

叶修和黄少天一起拍的照片,叶修从来不有那样的像面对相当于陌生人或者一个“认识的人”的礼貌和生疏,更不会张张都是标准的微笑,看不出情绪,也不知道喜怒。

因为他不在乎,所以甚至都不会存在激烈的反应。

而他被黄少天拉着拍照片时,要么是一脸无奈,显然是被强迫了;要么是十分不耐烦,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但却不带恶意,难得的有一丝常人所有的烟火气;再要么,就是跟着黄少天一起笑得露出两颊酒窝——那是他真正高兴时的模样。

比和他在一起时,要真实太多。










***

黄叶戏份有这————————么重。

其实我至今为止除了几乎算得上绞尽脑汁的独角戏,写得最用心最喜欢的就是无独有偶了,最佳炉鼎是没有卡文过,心跳的话其实最喜欢那个设定但是会卡,以貌取人是写得最嗨最快的一篇。

总之,面对我最喜欢的无独有偶,希望大家热情一点,不要嘴上说着最喜欢无独有偶,其实拔x无情,光说不做,看了就跑,占了便宜还不负责!

对我爱的女人放尊重点,谢谢(忽然入戏

评论(121)

热度(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