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10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阿修。”当温热的茶水被放在掌心里时,叶修才回过神来一般,模糊地应了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面露担忧的清俊青年,若无其事地说:“嗯?沐秋,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是你怎么了——”苏沐秋的眸光游离在叶修的眉目间,晦暗的光在他眼底涌动,却在即将挣破那层浅浅的担忧时经他一垂睫,被遮掩得彻底,“你这两天好像都不怎么有精神,是因为张佳乐?”

叶修一顿。

他自昨天早上张佳乐告白开始,脑子就一片混乱,晕晕乎乎的一片,百思不得其解,又不明白自己心底那点泛着苦的甜是什么意思,只得沉在其间,几乎已是视外物于虚无了。

可,苏沐秋怎么会知道张佳乐的事?

叶修的思绪卡在这,然而还没等他再细想,就听到苏沐秋的声音咬字清晰地在他耳边响起:“还是因为周泽楷?”

叶修听到耳边轰然一声,一种称得上悚然的情绪猛然涌上,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苏沐秋的语气里掺杂着无限的可谓阴沉的东西,他愣愣地,几近满脸空白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相较常人较浅的碎发随意地搭在额前,他似乎是思考了一会,接着在沉默后,抬起那双漆黑的温润眼眸,看着叶修:“叶修,你想离婚吗?”

叶修被看得手脚都发麻。他忽然有点尴尬,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暂时把苏沐秋为什么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这件事抛在脑后,他只是发现,在这个和自己从小就是至交好友的人面前,他居然无法坦然地开口,要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假婚姻。

叶修心知的只有一点,无论最后选择张佳乐还是周泽楷,他都必须要在现在和苏沐秋解除婚姻。他不可能顶着他人伴侣的名号,再去接受这两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而且,当时他和苏沐秋所定的十年之期已到,为了苏沐秋后半生应得的真感情也好,为了他自己也好,这荒唐的关系,也终于该走到尽头。

只是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一刻开不了口。

“阿修,我们这样也已经有十年了。”苏沐秋嘴角边勾起了浅浅的笑容,他眼底那点浊色在这一刻,宛如被什么清澈的回忆洗涤过了,只化成了一派的纯粹,那些不动声色的感情,像是历经亿万年后深埋海底的风化岩石,终究顺着鎏金岩浆喷涌而出,一个照面,便把人灼得彻底,“从前我就总在想,这日子总该到头的。”

他说得缓慢而郑重,而叶修总觉得有什么超乎他意料的东西正在悄然发生,让他躁动不安,却只能愣愣地坐在原地,再看着苏沐秋,看他眼底那如黑石白水的干净色泽被化开,话里的隐忍片片剥落,撕扯得发疼的伤口露出鲜血淋漓的模样:“可是过了那么久,我发现,每年我生日的那个心愿,还是今年依然能和你这样过下去。”

盖棺定论的一句话,把叶修心里那点隐隐约约的猜想给勾出了全貌,让人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地视而不见。

“多好,阿修,”苏沐秋轻声说,“我可以欺骗自己,哪怕是假的,我们也是一直在一起的。”

叶修觉得有一种堪称难受的情绪,从他的胸膛强硬地钻出身子,只留下一个破了风的大口,在往里面呼呼地灌着凉风。他全身的灵魂都被这不着掩饰的情意给灼得发烫,他又是震惊,又是莫名其妙的愧疚,还有一种说不上的涩意,交缠着一齐攀上他的心脏。

“我很多年前就很喜欢你了,”苏沐秋还在低声叙述着,“我为什么知道周泽楷,因为你们在病房的洗手间里时,我站在门外。我为什么知道张佳乐,因为昨天张佳乐带你回来,是我帮他开的门。”

叶修已经完全滞在了原地。他感觉胸口疼,一种不可名状的,难以描述的痛楚在搅动着,把他应有的知觉全都磨得灰飞烟灭。叶修终于忍不住想,连我听到都这么痛,那么当时站在门外,帮他和张佳乐开门的苏沐秋,该有多么痛呢?

他从来都不知道。

他什么也不知道,可他知道,这是他的错。

叶修心头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在为谁而痛,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那一瞬间真的很想把自己掰成三瓣,送给这三个人,他从未有哪一刻这么后悔自己当年的漫不经心,后悔自己没有正视过在他看来的脆弱感情。

苏沐秋喜欢他。

叶修发觉,明明是真的为了两个人的未来而考虑,然而在苏沐秋这么坦白心迹后,那句“离婚”真的好似卡在了他喉咙里,让他觉得自己再说出这种话来,就是只为自己和他人的双宿双飞着想,就是薄情寡义,狼心狗肺。

苏沐秋眼睛里的一股执拗的光,仿若被什么掩住了,成了黯淡的神伤。他在沉默后对叶修说:“我很想告诉他们,你是我的伴侣,可是我后来在想,我没有这个资格。我是谁呢,我与你之间的一切都是假的,哪怕我爱你,这也与你无关啊。”

“你以前问我,我这么坚韧强大,哪怕身处最可怕的逆境也从来不气馁放弃,”苏沐秋脸上的那抹微笑仿佛是戴上了什么面具,就像一个悲哀的小丑,灵魂在啜泣,看上去却依然是喜笑颜开,“可是叶修,我也有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做到的事。”

是啊,那么多年了,我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呢?

这真的是一件,好像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叶修,我们在一起十年,你曾说分开后给我一个愿望,那你给我七天吧,”苏沐秋的眼睛像被雨水肆意涤过的湖面,连不易察觉的灰暗与痛苦都被人瞧得一清二楚,“我们做七天的真夫妻,然后我们离婚。”

“你给我七天,”他脸上的笑容被那无形的眼泪冲得支离破碎,“换我的退出。”










***

成人高考,放双休嘻嘻。

是不是很失望= =

大招,同情牌+(消音)

但是不怕告诉你们,这个大招对心软的我叶来说,真的非常有用,谁叫伞哥认识我叶二十多年,了解得不得了。

终于到了三选一的时候了吗!要不要像我一样掷骰子!(。

【下有微量剧透慎入】

所谓的大招嘛,其实伞哥是想过要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的,事实上他也真的打算七天后就去做,然而…

伞哥没法做可能伤害wuli叶哥的事,他舍不得,而且我是不会同意的)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剧情永远如同扭曲S形。

伞哥退出?

当然是说着逗我叶玩的。

放心,真的没有平淡的过渡章。

评论(94)

热度(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