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08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叶修在看到苏沐秋的那一刻就被惊在原地,宛如被雷劈了一样。

苏沐秋什么时候来的?他听到了多少?他现在在想什么?

但叶修的这些疑问是注定得不到解答了,因为苏沐秋面上的笑容太过完美无缺了,简直就像一尊精美的瓷器。他像是没有见到叶修满脸的尴尬和周泽楷不动声色的挑衅,温声说道:“画展那边的事我处理好了,就过来看看,你这两天太累了,今天我在这看着,你先回家休息吧。”

叶修满脑子的“被捉奸”的想法,到现在才稍稍反应过来一点,僵硬地转头,看到周泽楷正悄悄弯起了唇角,对他比着口型“先回家吧”,不自在的心情这才平复了点。

叶修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点了点头:“那行…我就先走了。”他又转过头不放心似地看了眼周泽楷,而俊美至极的周影帝只微微低了头,伸出一只手在背后勾住了叶修的手指,绕了两圈后,比出了一个“一”的手势。

一个月。

我给你一个月找答案。

叶修被他这当着苏沐秋面调情的动作吓得不清,明明他和苏沐秋也是假结婚,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感到了难言的心虚。他先是朝着周泽楷点了点头,接着捏了捏周泽楷的指肚示意他放开,便说了句“那我走了”就飞速离开了,这之间他的尴尬令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苏沐秋的表情。

叶修走了好一会,病房内依旧是一片死寂。

“他会和你离婚,”周泽楷的碎发有些凌乱地散在他的眼睛上,他也懒得拨开,只是以一种很寡淡的语气,仿佛宣告着胜利,“然后和我结婚。”

一直立在原地的苏沐秋像是一潭忽然被石块打破平静的死水,在听到周泽楷的话后,面无表情的脸上逐渐漾开一抹如山河水墨般温暖潋滟的笑容,对周泽楷轻声说道:“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

“我祝你倾尽全力之后,再满盘皆输,”苏沐秋脸上的笑容还是叶修最喜欢的清雅的模样,目光却淡漠而冰凉,那是极端嚣张的漠视,“周泽楷,你这是在痴心妄想。”

……

回家后的几天一直风平浪静,苏沐秋的表现像是什么都没发现,叶修尴尬了好几日之后,终于恢复了平日里和他的相处模式。

一月之期已经过半,叶修终于也下定决心。

他不能耽误苏沐秋的一辈子,苏沐秋也需要有自己的幸福和婚姻;他也不能拖着周泽楷,不给周泽楷一个交代——

那么,他就应该先结束自己和张佳乐这段不清不楚的关系。

差不多一月未见张佳乐,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短信倒是会回,打电话却永远不接,理由无外乎一个字:忙。叶修当然是担心的,可是他和张佳乐之间的情人关系根本束缚不了什么,张佳乐哪怕是同时和五六个人一起约会,那也不是他叶修该管的事,叶修也只好小心翼翼把握着分寸,尽量不去打扰。

谁料到,在他打算主动去找张佳乐说清楚的时候,张佳乐却来了电话。

“我回来了,”张佳乐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失真,然而意外的温柔,“叶修,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一场约会吧?”

“嗯,你……”叶修应了句,就想直接坦白。

“我们明天一起出去?”然而张佳乐打断了他想说的话,“正好,我想见见你,也有话想跟你说。”

叶修一顿,觉得当面说清楚也好吧,张佳乐有话对他说,正好他也对张佳乐有话说,于是道:“好。”

夜里他忽然有点睡不着。

和张佳乐的这段感情,毫无疑问,叶修是付出了真心的。只是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随意而脆弱,遵从的也是好聚好散的原则——叶修想,张佳乐是不喜欢别人纠缠不休的。

不然当初他直接坦白自己有床伴的时候,张佳乐也不会含笑温和道,没关系。

最温柔的包容,恰巧是最无情的拒绝。

叶修喜欢张佳乐,可张佳乐大概只是想玩玩。叶修从张佳乐答应他起,就把这件事看得清楚,因此他克制自己,他不愿意和张佳乐有床笫之欢,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他投入的感情。

叶修成功了,他至今为止,依然没有再深一步地喜欢张佳乐,所以在断掉这段感情时,难受和不舍大概依然会有,只是痛不欲生这种程度,还是他现在远远无法达到的。

叶修翻来覆去了半天,回忆着和张佳乐的过往,终于朦朦胧胧陷入了梦境。

他们约在下午四点,在一家咖啡店见面。

“这里的咖啡不错,”叶修到的时候,张佳乐正穿着一件驼色风衣,低眸搅着杯里的卡布基诺,见到他来了,笑了笑说,“我给你点了拿铁。”

一月未见,张佳乐好似清瘦了些,却依然是眼带桃花的俊俏样,朝人微笑时,多看一眼都会忍不住羞红了脸。

叶修客气地道了声谢,这样生疏的客套他往日根本不会有,张佳乐却似没注意到一样,若无其事地对他说:“我定了电影票,看完了就去吃晚饭,然后我们去散散步,聊天就那时聊吧。”

叶修稍一迟疑,也不愿最后一天让人太难堪,于是就点了点头,爽快地说:“行啊。”

电影是一部新上的动作喜剧片,有笑点也有主题,打戏拍得很不错,起码不是什么让人尴尬的青春校园纯爱片,叶修一看就松了口气,拿着张佳乐买的爆米花,认认真真,目不斜视地看起了电影。

张佳乐侧脸看他,面容上的神色被隐在变幻的光影间,看不清晰,只透出一分意味深长来。

张佳乐订了家私家菜坊的位子,依然没有烛火牛排等尴尬戏码,菜色相当精致,味道也非常不错,叶修吃得很开心,最后还喝了好几杯店家送的桃花蜜——虽说是花茶,但是清香扑鼻,馥郁动人,他一时没忍住,不知不觉把一壶都喝完了。

张佳乐一直含笑看着他。

叶修忽然觉得全身热得厉害,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升上了脑海,他懵懵地看着晃来晃去的眼前重影,坐在原地不动了,满眼纯澈的稚色。

他喝醉了。

张佳乐面上的笑容忽然就浓郁起来,如扑面而来的桃花蜜——不,那是店家用桃花酿的酒,还有个别名叫:千杯醉。

意思是,千杯不醉的人,喝了一杯这桃花酒,也会醉倒。

那么叶修这毫无酒量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张佳乐上前一手揽住叶修的腰,一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匆匆地跑来,恭敬地站在他面前接过车钥匙,开车送张佳乐和叶修离开。

去哪呢?

张佳乐的脖颈间都是叶修温热的鼻息,他低头看了叶修一眼,忽而一笑:“去苏宅。”原本就打算好了的事,如今当然也不能反悔。

喝酒了的叶修看上去不太好,既不想睡也不安生,在张佳乐身上蹭来蹭去,张佳乐眸色渐深,低下头去吻叶修的唇。桃花酒的清芬在唇齿间相渡,他越吻越深,轻声问我是谁,听不到正确答案就细细咬叶修的嘴唇,直至如愿以偿听到叶修喃喃地念他的名字“张佳乐”,他才轻柔地,慢慢地抵着叶修的后脑勺,吻着他的齿缝。

苏宅到了。

张佳乐招呼着司机开车离开后,一手扶着叶修的腰,一手上前按门铃,然后站在门口静静等着。很快,这宅子的男主人来开门了——本来容色平静温和的苏沐秋,在看到张佳乐和张佳乐怀里叶修的那一刹那,表情陡然阴沉。

“我本来已经订了酒店,他闹着要回家,”张佳乐对苏沐秋笑得自然,“我知道你们不是真夫妻,都是分房住的——那么今晚,我和他睡在他的房间里,不打扰你,没问题吧?”

“把他给我,”苏沐秋一眼就看出叶修喝了酒,脸色冷得可怕,“然后你滚出去。”

“那你听听,他是想要你还是想要我?”张佳乐毫不惊讶于苏沐秋的反应,哪怕他们是头一回正面交锋,他却深知这男人的表里不一,不过那没什么关系,张佳乐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因此张佳乐侧下身子去吻叶修的唇,轻声对他说:“我要走了,你要谁?”

“别——别…别走,”叶修低声嘟哝着,上前去找张佳乐的唇,勾着他的脖子亲上去,迷迷糊糊地顺从心意道,“张佳乐…张…别走…”

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全然忘记了一切,只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在旁边,而他不愿意他走。

“苏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张佳乐倏尔对苏沐秋笑得眉眼弯弯,干净而俊俏,“你总不会还要去管和你‘假’结婚的朋友的私生活吧?”

他把那个“假”字咬得格外重。












***

本文又一大赤鸡点要来了。

那啥,今晚乐乐留宿是留定了,然后伞哥终于要彻底黑化了()最后,心机乐其实是没打算强迫我叶的,只是我叶一喝醉酒就只会找自己现在最喜欢的乐乐闹着要亲亲(什么),所以心机的精髓就在于我不动,敌对。

于是,请乐乐开始你的表演。

[觉得自己很有道理于是开始鼓掌.jpg]

感觉乐乐像那种上位的心机第三者,还找上正房家示威(

评论(88)

热度(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