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2)

前文走:(1)

 等到苏沐秋这边的国家队参加完开幕式回来的时候,会议室里,房间里都是空的。他们猜到这一群人还赖在训练室里,便把带的饭放在了会议室,一起去了训练室。

果不其然,一打开门,鼠标点击声与键盘敲击声就在耳边响起,不曾间歇,混合成一曲交响乐。每个人都戴着耳机,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

他们也没过多打扰,就静静地站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后方,看着他们是怎么训练的。

苏沐秋来到叶修后方,一抬眼就看到和秋木苏对战的账号卡是个气功师——这让他吓了一跳,他们国家队可没有气功师,不过这个“海无量”…苏沐秋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不是退役的全明星选手赵杨的账号卡吗?

苏沐秋再一看叶修对面的人,不禁呆住了。

方锐?

怎么可能是方锐?

另一边,方锐*也呆住了。他现在内心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看着方锐没有一丝生疏的操作,有条不紊而游刃有余,用着他独特的猥琐流风格,冲着对面的神枪手发动进攻。

就像他对这个账号卡已经用了多年,操作与技能都烂熟于心。

叶修胜。

他和方锐的对战各有胜负,这场打完之后两人就默契地扯下耳机,显然是不打算再继续下去。叶修看着身边的苏沐秋,显然是注意到他早就过来了,随口问候:“累不累啊?”

“有点,”苏沐秋如实回答,“坐得太久了。”

“那我先陪你站会吧,”叶修一边和苏沐秋说着话,一边弯腰将账号卡抽出来,还不忘对着方锐晃了晃指尖,“方锐同志,今天你胜率没我高啊。”

“甘拜下风,我们队长最厉害了啊。”方锐也不恼,嬉皮笑脸冲他笑,也把账号卡抽出来,转头问身后的方锐*,“又带了饭啊?”

方锐*“嗯”了声,过了会才慢半拍地冲方锐不自然笑笑:“你们得快点去,不然都凉了。”

方锐看了他一眼,好像没有察觉出他所有的异样,只是用轻快的口吻说:“那我待会就不客气了啊,谢谢。”说完,他从椅子上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在整个训练室嚷嚷:“同志们,打完这局就去吃饭了啊,民以食为天知道吗!”

“那我就先走了,你多活动活动。”叶修和苏沐秋聊了会,也跟着结束训练的苏沐橙一同去了会议室。等最后一批人结束了训练,就都吵吵嚷嚷地冲这边的国家队道了谢,一齐冲去了会议室。

会议室只剩下苏沐秋这边的国家队。

他们走了很久,方锐*还待在原地,愣愣的样子。其他人都是毫无异状的样子,显然只有他这边,方锐的账号卡有所改变。

他脑子乱糟糟的,觉得所谓的自己,那一半镜面的轨迹,从此岔开了另一条弧度,直破荆棘,纵是鲜血淋漓也不曾后退,直接向往光明的之后。

是,他看见了方锐的笃定。

与他内心的惶惶不安,为融入转变的呼啸风格而苦恼不同,方锐眼底清澈一览无余,那是对未来怀有信心与满足的样子,那是好像有了可以为之奋斗余生的目标的样子——种种都与他的现在截然不同,让他满心茫然,为什么?

方锐走了一条怎样的路?

“你用的账号卡,还是鬼迷神疑?”一句话突兀地传入耳朵,方锐*从座椅上茫然地一抬头,才发现四周人都走光了,而方锐大概是吃完饭了,重新折回身来找他。

“嗯,”方锐*反应有些迟钝地点点头,随即又像清醒过来一样,“你……转型气功师了?”

“对啊,”方锐迟疑了一会,又继续问道,“那你还留在呼啸吗?”

“我无处可去,只能尝试着磨合风格,”方锐*深吸一口气,“正好这次世邀赛,我也想找个机会和队长多配合一下,为下个赛季作打算。”

气氛又沉默了下来。

方锐*顿了顿,开口问道:“你在那个世界过得怎么样啊?多说说你的事吧。”

“还能怎么样,就当初和你碰到了一样的问题,”方锐挠了挠头发,“不过我运气还不错,有个人把我邀请了过去,虽然他的战队一穷二白,还坑得我要我换气功师玩——但是他是个很擅长创造奇迹的家伙,我赌赢了。”

“第十赛季,他带的战队从挑战赛里打起,过五关斩六将,在网游里从头开始,骗材料抢boss,一边耍着各大公会玩一边蹦哒在职业选手跟前,但谁都拿他没办法。”方锐轻声说,“谁都拿他没办法,只能眼看着他捧走冠军,然后又莫名神隐。”

然后再度出现在我们面前,把这颗心彻底占去,从此以后再无法承担另一个叶修的重量。

“你说的‘他’,是叶修?”方锐*的心脏像别人狠狠攥住了,他深吸一口气,像搁浅后濒死的鱼,在浅滩里汲取最后一丝生机,“你们的领队?”

“对。”

方锐笑了。

与他平日里的任何一个笑都不一样,这个笑容干净而透彻,像水中月,潋滟微波中,泠泠秋水里,倒映出的完整之景,仅仅只为折射出一方神采。他的笑容里,恰巧折射出那个名为“叶修”的人对他的意义。

无可比拟,独一无二。

是他们这个世界,一辈子企及不了的幸运。

方锐*忽然觉得很难受,这种难受不是因为对比,不是因为缺憾,只是突然而起的,好像失去了什么或遗忘了什么的,如鲠在喉的难受。

纾解不了,方锐*定定地看着方锐,忽然抽出自己的账号卡,口吻认真而轻松,毫无破绽:“来,打一把,走jjc。”

方锐虽然也很奇怪于他的突然挑战,但转念一想,大概也是想看看两种职业在一个人手里的不同打法,当即一咧嘴,爽快地把自己的账号卡插入登录器:“行啊,来。”

这大概是第一次,无法感受到这个“自己”的想法。

海无量和鬼迷神疑对战。

海无量赢。

海无量赢。

海无量赢。

……

海无量赢。

方锐*主动摘下耳机,扯了扯嘴角,说道:“不打了不打了,我赢不了你。”口吻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和一点点遗憾,但方锐*自己清楚,他不是在认输,而是在宣告一个既定事实。

宣告,这个世界的我,不如那个世界的你。

他忽然觉得颓然万分。

“我占了便宜啊,”方锐没有喜形于色,认真地分析起来,“鬼迷神疑毕竟是我和你都上手了,所以很清楚你的打法,但是海无量是我的新账号卡,你以前也没碰到过猥琐流的气功师,这可不算公平。”

哪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啊,气运不同,人各不同,没有人做错,然而真的到这一刻的时候,才忽然觉得锥心的苦涩。

“海无量你玩得这么好,练了多久啊。”方锐*不得不自己找话题来转移方锐的注意力。

“没多久,”方锐老老实实地回答,“满打满算也有一年了吧。”

“当时觉得自己是驾驭不了的,”方锐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值得欢欣鼓舞的事,“但是,如果憧憬的人忽然对你说,加入我们吧,那身子里会燃起热血,就觉得,可能没有更坏的出路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料,运气正好,让他恰恰好,赶上叶修所乘的末班车,带他疯狂,如一柄尖刀,正入心脏,血液流淌,却只蔓延出一簇火苗。

它燃烧,接着逐渐燎原。

“战队名字叫兴欣,这名字都烂大街了,但是老板娘喜欢,我们也喜欢,”方锐又絮絮地说起来,“老板娘叫陈果,人特别仗义,是她提出组建战队。我们战队什么类型的人都有,有三十多岁已经退役的老大叔,有那种顶级学霸,有一个富家千金,有一个混黑社会的,有还在读大学的,还有一个连联盟都不知道,只顾着专心拾荒的家伙…当然,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老叶骗来的。”

“不过我们也不算亏啊,被他骗了一场,好歹运气够好,得了一次冠军。”方锐说,“厉害吧,第十赛季呢,冠军就是我们兴欣,一个叫叶修的人,送给我们的冠军。”

方锐的眼里支棱儿冒出的光,拐弯抹角地述说着“欢喜”这个词有多么的温暖。那仿佛荆棘过后天色初醒的悦色又如一只稚嫩到天真的小兽,毫无一点恶意与炫耀,只是遇上了某个人,于是欢欣雀跃,于是条件反射,就吹落一树春花。

可方锐*却觉得喘不过气来。他像是一只孱弱可怜的幼鹿,面对那只仅仅只是好奇看着他的稚嫩小兽,仍然有一种位于食物链底层的,源自血脉里的臣服与恐慌。

他不得不带着一股质问的劲在心中说道,不就是没遇上叶修,不就是现在混得没他好,至于吗,你能不能出息点。

“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方锐终于说出了这句话,笑嘻嘻的样子。

是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我运气不差,只是你啊,怎么人比人,运气就好上那么多呢?

方锐*大口喘着气,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却又在茫然地鄙弃着这样一个见不得另一个自己好的自己,太过丑陋,肮脏得他都不愿意再看。

他最后看着张牙舞爪地显露一点点得意的方锐,强迫着自己笑得和往日一样,假装开玩笑一样地说:“唉,你再在这里秀,我真打你了啊,没下限的。”

唉,你能不能不要说叶修了。

我嫉妒得要疯了。








***

这两周没什么事,就保证周更好了_(:з」∠)_

下两周又要联考,可能就会断啦。

至今为止的所有剧情都是为了大背景服务,所以有暂时不太懂的地方是伏笔不是bug,我可能也不能提前揭露啦,大家可以多猜猜,嘿嘿。

么么哒。

评论(89)

热度(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