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06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腰腹处一阵剧痛。只是他惯来能忍,因此只是轻微地皱了皱眉,便很快恢复了寻常神情,除了脸色苍白了些,与平日毫无差别。

“大当家,您醒了,”他身边留守的黑衣男子见他醒了,恭敬地弯下腰请示道,“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张佳乐随意应了句,眼睛里蓦然浮现一抹淡漠的戾气,“兄弟们怎么样?”

“…死了十三个,”黑衣男子低声说,“有两个腿废了,一个瘫痪,其他的只是受了轻伤。”

张佳乐闭上眼睛。

这次和城西的地盘争夺,虽然争赢了,但也仅仅是惨胜。二把手的反水,更是让亲自参与的张佳乐受了枪伤,其中一颗子弹穿过肺叶,一颗距他心脏不过数厘,他差点就醒不过来。身边颇为信任的人的背叛,带来的伤害绝对不言而喻,张佳乐虽不表现出来,却在当时硬生生挨了三颗子弹,眼睛都不眨地把二把手射杀。

他狠起来时,向来是连自己都不顾。

“把死了的家人安顿好,受伤的送去最好的医院,派人照顾,”张佳乐敛下神色,手捂在嘴边,咳嗽两声,“叶修那边,就说我有事出差了,你们知道怎么处理。”

“是。”

等黑衣男子出了病房,张佳乐面上才现出点难言的痛苦来。他意志坚定,身体却依然是凡人之躯,并不是铁打钢铸。这次受伤实在太过严重,从他在城东这块地混起,就没这么狼狈过。

在手术台上好容易捡回一命,如今估计还要在这医院待个几星期。

张佳乐有点发呆,他发觉,自己忽然有些想念叶修起来。明明不过离开了没多久,他却很想看见叶修对他笑的脸。那双眼睛眼尾是稍稍上挑的,柔软的神情掩也掩不住,澄澈干净地看着他,除了直白的喜欢,就了无他物。

他就这么坐着半晌,终于打算下床走动走动。但他刚艰难地来到病房门口,将门开启到一半,就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这次新闻发布会取消,”那平日里慵懒的声线带着点难得的冷意,宛如被触犯了逆鳞的龙,“什么玩意?人还在医院待着呢就迫不及待地炒绯闻,小周和沐橙清清白白的,公司也不需要用这种手段来吸取关注度——我说了,取消。”

是叶修。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任他如何神机妙算,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叶修会在。他慢慢地,慢慢地合上了门,胸腔里那颗遇上背叛都未有激烈反应的心脏此刻跳得欢实,深吸一口气,没顾伤口扯着的痛楚了,快步走到床边,拿起专门用于公事的手机,拨了出去,声音冷得可以掉冰碴:“查一查,叶修怎么会在这所医院。”

十分钟后,资料传来了。

张佳乐粗略地扫过,不敢相信这世上真会有这样巧的事——他和周泽楷同时受伤,他入住的贵宾病房还就刚好在周泽楷旁边!

张佳乐坐会床上,思索了一番,觉得悄悄离开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他又觉得,哪怕和叶修不能见面,他知道叶修在这,也是足够好的,说不定还能偶尔听见叶修的说话声。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下了决定——张佳乐心想,自己怕是一辈子,就得栽在叶修这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一直风平浪静,张佳乐悄悄把病房门开了一条缝,每天基本上都可以听见叶修到来的声音,这已经令他颇为心满意足,虽然叶修是来看望周泽楷这一点,始终让他难以释怀。

这天,周泽楷面对敲门声轻车熟路地答“进来”时,惊讶地发现以往都和苏沐秋或者苏沐橙一起来的叶修今天是一个人来的。他也没失望的意思,只是单纯下意识问道:“他们?”

“沐秋今天有画展,沐橙是云秀回来看她了。”叶修笑着把椅子拖到周泽楷旁边,故意打趣,“怎么?想他们啊?”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然后诚实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他是巴不得那些个电灯泡别来打搅他和叶修的。

叶修低头给周泽楷削苹果,他刀工很好,苹果皮一圈一圈地滑落,像是伴着什么圆舞曲一样,有着难言的韵律美感。他的头发乌黑而柔软,不曾精心修饰,然而散乱在额角,都有种自然的妥帖。

周泽楷看着看着,忽然伸手,指尖滑过叶修的脸颊轮廓,擦过他的耳垂。

叶修愕然地抬眼,却只在周泽楷漂亮的钴蓝色眼瞳里,见到了一抹逐渐扩散的郁郁浊色。他像被那眼神烫到了,逃避似地站起身来后退一步,往日里都习惯了的调情,在此刻却不知为何,多了种难言的尴尬。

叶修手中那长长的苹果皮终于被他失手削断,掉进了垃圾桶里。

“小周,别闹,”叶修马上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大了,极力自然地说道,“你还病着呢,这条腿就这么架在这,可别乱动啊。”

周泽楷只偏头看叶修,像是要在他这慌张的举动里察觉到什么细枝末节的东西。他忽然笑了,满眼的干净无垢,然后自如地放下了自己的腿:“只是包得吓人,已经好了。”

“那…那也…”叶修一时间没词了,被周泽楷这一笑闹得心头又是一慌,等回过神来才理直气壮地装作很有道理的样子,“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我想上厕所。”周泽楷没有和他就这个话题争论,只是敛下长长的睫毛,轻声道。

“哦,行,”叶修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松了口气,上前娴熟地架住周泽楷,将他搀进洗手间。周泽楷一直一声不吭,叶修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在进洗手间后叮嘱一句“那你自己小心点”。不料在他打算转身离开时,却被一只掌心滚烫的手握住了手腕,脖颈一凉,衣襟被人拉开,细细密密的吻已然落下。

“小周…”叶修倒吸一口凉气,有心想挣脱,却怕弄伤到周泽楷的腿,只得小幅度地挣扎着,“这里是医院,你别…”

“已经好了,”周泽楷温凉的声音有些含糊地响起,他埋首去舐咬叶修的锁骨,那些不曾见天日的情感如破土的参天大树,枝叶缠绕着,扎根于他的心脏,“…我以为见不到你了。”

叶修一顿,忽然有了几分隐隐约约的感觉,只是脑子已经有些晕乎了,没办法思考清楚。他被压在洗手池边,极其狭窄的空间令周泽楷的呼吸声都准确地传入他的听觉神经,只是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就要推开周泽楷:“我没关病房门…我去关门…”

“顶层,”周泽楷哪肯放他离开,别说病房门了,甚至连洗手间的门都被留了一条缝,他不在意地将手探进叶修的衣服下摆,另一只手扣上叶修的腰,唇舌流连,手指娴熟地揉弄,低声说,“没人来。”

叶修终于脑海间一片空白,周泽楷厮磨着进入,他闷哼一声,软了身子,如一滩水,化在了周泽楷怀里。虽然叶修不重床笫之欢,但毕竟也是个年轻的青年,几日未加纾解,如今被周泽楷几下顶得飘飘然,没了脾气,也知道这顶层贵宾病房除非按下服务铃,医生是不会来不识趣地打扰的,完全放下心来。

只是他未曾料到,画展那边安排了人看管着就急匆匆跑来苏沐秋就站在他们病房里,看着洗手间投在磨砂玻璃门上若隐若现的一双身影,浑身僵硬。

他更不知道的是,在与他们一墙之隔的地方,有着一个听到声音不太对劲就来看看的张佳乐。

一个在病房里,一个在病房外,张佳乐站着,苏沐秋站着。

从门缝里漏出的细碎的耐人寻味的闷哼,还有叶修带着颤音的鼻息,如狂风骤雨,骤然袭入二人清明的灵台。

暴怒,愤恨,嫉妒,欲望,渴求。















***

太恐怖了,居然有这么狗血的场景。

这个故事是没有平淡的时候的,全程高能,大家做好准备_(:з」∠)_

评论(71)

热度(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