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04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人真的可以被称为“出淤泥而不染”,那么叶修心目中,人选就只有一个。

——苏沐秋。

他是从最肮脏,最腥臭的烂泥里生出的人,可是脊背永远挺得笔直,年少时遭遇了那么多不公平,丝毫都没能让他有愤世嫉俗的心态,他端正,清俊脱俗,时而神采飞扬,时而清淡温润,他像是一杯醇酒,用最甘甜的清泉酿造,却因着时光沉淀,有了最醉人的清冽酒香。

叶修一直想,他当初为什么愿意拉苏沐秋一把,除却苏沐秋那张脸着实让人惊艳的缘故,还因为这人无论如何贫穷,如何窘迫,都始终如荷般,濯濯清莲,傲骨铮铮。

他自己本就是半身淤泥,才更想看这样干净的人。

叶修面前的这栋宅子好像从他和苏沐秋结婚起灯火就没暗过,无论多晚,苏沐秋总是在等他回家。好几年啊,铁石心肠的人都该被触动,更何况叶修本就不是无情的人。

只是,他对苏沐秋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叶修看着面前修缮精致的院子,心头无可抑制地升起了几丝茫然。但等他回神,刚走上前,还没来得及拿钥匙,门就被打开了。

牛仔裤白衬衫,搭着一件简单的外套,毕业好几年了,苏沐秋依然穿得像个大学生一样。他的眉眼是真的好看,眉峰如山,眼如清潭,明明五官如山水大师笔下的水墨山河,却并不浓墨重彩,只是多了几分清隽雅致,带了几分温和笑意时,让人觉得舒服至极。

这和周泽楷极端精致的俊美不同,也和张佳乐眉如墨画的俊俏不同,他是真正的秀逸神驰的清俊。

“刚想去接你的,”苏沐秋将挽在胳膊的外套放下,面色平静,“真巧,一开门就看见你了。”

“就这么几步路,又是家门口,接什么啊。”叶修摆了摆手,看着苏沐秋手里的外套,“你怎么穿一件还要带一件?”

“打算给你穿的,”苏沐秋轻描淡写,“这么晚了,夜里更深露重,你身体也不好,怕你着凉。”

叶修弯腰换鞋的动作顿了顿,接着故意调侃似地看着苏沐秋:“行啊沐秋,贤妻良母。”

苏沐秋闻言,冲叶修露出了一个他往年看惯的,神采飞扬的笑容:“那是啊,叶总你喜不喜欢?”

他实在是想要一个答案,那个答案他等太久了。

可是叶修只是玩笑般拍了拍苏沐秋的肩:“爱妃,朕心甚慰。”

对了,叶修始终当苏沐秋是好朋友的。

当年叶修和苏沐秋也是年少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叶修太少见这样干净的人,苏沐秋则是从叶修的眼里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那是真正的光明——和他这样面上光风霁月骨子却已经烂透的人完全不同的东西。

叶修啊,叶修。

苏沐秋和苏沐橙被抛弃的地方明面上是孤儿院,事实上是个娈童馆,专供达官贵人往来取乐,腌臜不堪,藏污纳垢。苏沐秋为了保护好年幼的妹妹,在那小小的地方咬碎了牙,血泪往肚里吞,忍辱负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小小的年纪就学会了太多不应该他懂的东西。

他初见叶修的那一次,这个少年是被家中长辈带来的,小小的年纪,却被人教着纨绔的纵情声色,苏沐秋看得清楚,手法低劣的捧杀而已,这小少爷多半是在家族里地位不低,挡了谁的路。

可是叶修的眼睛那样清亮,在这孤儿院冷眼看尽世间丑恶的苏沐秋,心脏的跳动在那一刻都好似失了章法——于是他对这个他本很喜欢的少年用了他最不屑的手段。

他欺骗他。

他让叶修以为他是个深坠泥潭却不染肮脏的人,叶修信了。叶家的小少爷,在那孤儿院的百来个孩子里,就独独挑中了被院长不喜欢而刻意放在最后的苏沐秋。

那一天是契约的开始,叶修用他来应对家族那些恶意的捧杀,而苏沐秋借叶家小少爷的名头,保护他和苏沐橙。

其实叶修找谁都是可以的,但是他不能没有叶修。这样不平等的契约关系苏沐秋一直都知道,所以在叶修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后,早已脱离孤儿院的他,又以一种不光彩的手段,将本已经和他是好朋友的叶修,变成了他的法定恋人。

至于不光彩的手段是什么,叶修是没必要知道的。苏沐秋想,他本来不是什么好人,看惯了所有的丑陋不堪,心头也早就凉透了。可叶修不同,叶修总以为他自己是黑暗中的人,但在苏沐秋看来,叶修的眼睛里,都是光。

叶修有一种不坦诚的温柔和真诚。

从孤儿院出来后,苏沐秋便用了自己的方法,成功封杀了那家孤儿院。连带的人员均被追捕,包括谄媚笑着将漂亮孤儿送与他人的院长,刻薄的老师,看上去光明磊落却不知道玩死了几个孩子的达官显贵…一个都没放过。

苏沐秋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人,但他也不算个坏人。他心里也许不以为然,但他确实做到了多行善义,他从不欺骗别人的感情,也不当面一套背面一套,他不做黑暗里的勾当,他自认为这些年着实算守法磊落。

苏沐秋不想让苏沐橙觉得她哥哥是个人渣,也不想配不上叶修。他鲜少的至纯至善,全都给了这两个他最爱的人。

所以烂到底的人,却偏偏要做一株清荷。

占着这个名头这些年,苏沐秋一直想的就是假戏真做,他想,和叶修朝夕相对这么多年,哪怕叶修在外依然风流数度,但总会有他的机会的。

是将这场本是迫不得已之下的双赢假婚姻变为叶修心甘情愿的真婚姻的机会。

苏沐秋看着叶修上楼的背影出神。

和苏沐秋结婚后,叶修从来不会夜不归宿,他总是特别重视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就像是他对婚姻有种出人意料的执着,就算是假的,他也必须遵守某些原则。

苏沐秋垂下眼,口袋里两张照片被他捏得发皱。

“做得很好,”叶修在洗澡时,苏沐秋靠在房间的窗台上吹风,打着电话,神色有种说不清的淡,接着又勾起嘴唇笑了笑,“周泽楷和张佳乐都在查?那就让他们查吧,知道是我放的消息也不要紧,你不用顾及他们,只要小心别让叶修知道就行了。”

有什么关系?

他要把自己和叶修的合法关系公之于众,就算张佳乐和周泽楷知道了,就算他们告诉叶修了,难道他们以为,叶修会相信他们吗?

苏沐秋再次看向手上那两张昨日送来的照片,事实如此,直到他看到这两张照片,他才知道叶修和这两人的关系。

叶修和张佳乐手牵手在散步,神色亲昵而自然。

周泽楷拥着叶修,亲吻他的锁骨。

真是亲密到让人心生嫉妒。苏沐秋作为和叶修的契约婚礼对象,从来都只能得到一个挚友的态度。他和叶修相敬如宾,即使有个假的夫妻关系,也让人觉得不够,不满。

床伴和情人?

叶修只需要伴侣,不需要这些。










***

其实以貌取人的意思是,叶修觉得他们纯良无害,其实是三个白切黑(

最后叶总被吃干抹净了,终于恍然大悟,颜控要不得。

另外三个人其实都不是很黑啦,他们都是三观正的好青年,只是有点偏执哈。

评论(62)

热度(1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