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03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叶修开车到这间落满梧桐的清幽小院时,如愿以偿嗅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西红柿炒蛋的味道。

大概是早些年东奔西跑泡面吃多了,红烧排骨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这些味道都腻了,后来有钱吃山珍海味,反倒是闻到荤腥就全身不舒服。

和张佳乐刚在一起的时候,张佳乐变着法子给他做清淡的素菜,但叶修吃了这么久,还是最喜欢那道番茄炒蛋。

就如同张佳乐给他的感觉,慢慢地,慢慢地,就离不太开了。

叶修站在幽暗的路灯下静静看着院子发呆,忽然想到了过去和张佳乐扯上关系的那场意外。说起来也有点好笑,叶修如今在这娱乐圈内足以呼风唤雨,却有个毛病——他这人深度颜控,最爱以貌取人。

譬如和苏沐秋结婚,是觉得他好看;和周泽楷成为固定的床上伴侣,是觉得他好看;救下当时的张佳乐,更是因为觉得他好看。

那时他刚从一家私人会所出来,无聊的酒肉应酬,上流社会的声色犬马让叶修衣鬓沾香,但他眸色又分明清澈,好似不为任何纸醉金迷所动。当时在拐弯的路口,车上放着舒缓的纯音乐,叶修也看见了路边不省人事的男人。

那时叶修刚接到电话,说是太平巷这地方有几方在出动人手抓个什么人,助理便规划了别的路线让他绕路走,不要扯上这些道上的事。叶修也不是怕,只是不想多管闲事,当时在这刚好要绕路的拐口处看到张佳乐的时候,也是诧异之余,就有了猜测——这就是那个被抓的人?

这想法在他脑海只闪过了一次,叶修便开口要司机停下。只是那时的停下没有任何要路见不平的意味,仅仅出于醉后的一丝难忍的好奇。于是叶修摇下窗户,却无意间看到了张佳乐的脸。

那一刻,叶总裁为自己的蠢蠢欲动的爱美之心想到了一个绝佳的掩饰理由——好好的太平巷,当然要太平一点,出事了多不好?

这就是故事的开端。

忽然有人撩起了院子的门帘。叶修望过去,看见那熟悉至极的俊俏青年正挑了稍显柔和的柳眉看着他,没好气地说:“在外面吹什么冷风?进来啊。”

张佳乐生得唇红齿白,浑身上下有一种可堪美貌的俊俏风流之气。但他生得一点也不像女子,仅仅只是眼如点漆,眉如墨画,配上锦衣,估计就像那秦淮河畔的公子哥,一身华贵骄矜,有种难以言喻的纵马当歌之感。他面对叶修时,笑容偶尔会一点点玩闹似的孩子气,但实在是好看得要人命。

叶修被晃花了眼,又有了种自己中了五百万的感觉。他把食指屈起摸了摸鼻子,看着张佳乐:“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心电感应,你信吗?”张佳乐蓦地笑了,倚着家门口种的槐树,“叶修。”

叶修一愣,被这格外不加掩饰的情话闹得心一热,暗暗叹气,心想习惯了逢场作戏这么多年,终究连张佳乐随口的一句话都抵不住,还真是够没出息。

他们坐在餐桌上吃饭,菜色简单却足见用心。菌汤鲜美,叶修喝了两碗,觉得全身都暖呼呼的,懒懒地软在了桌子上,抬起眼看张佳乐:“手艺好。”

“你喜欢就行。”张佳乐看着叶修,流转着琥珀色的浅色瞳仁稍稍深了些,如焦糖般晶莹。他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一只手背在身后,指节微微屈起。

“我来洗碗…”叶修站起身,弯腰要收拾碗筷,面前却忽然一黑。

温软的唇从他脖颈处擦过,一点点辗转地缠绵至叶修的嘴唇。张佳乐单手捂住叶修的眼睛,另一只手扶住叶修的腰,往后轻柔一带。他耐心备至地用舌尖挑开叶修的唇齿,交融的温度,缱绻至极。

叶修似乎有点紧张,一开始僵着身子不敢动,后来才慢慢地放松下来。

他自学会与他人虚与委蛇,在欢场上逢场作戏后,就对情事这方面熟稔许多。可叶修从不准床伴触碰他的嘴唇,正如周泽楷,就从来知晓分寸地避过他的嘴唇,只亲吻他的颈侧。

“叶修…”张佳乐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带着点暗示意味,又好像只是随口一提,轻轻地在叶修耳边响起,“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在这里休息?”

他遮住叶修的眼睛,是不想要叶修看见他的神情。张佳乐转动过叶修的身子,看着全身镜前的两人。他小心翼翼地抬着叶修的下巴,叶修艰难地吞咽,满脸无措的茫然,耳朵尖都是红的。

叶修喜欢他,张佳乐知道。

可叶修要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张佳乐也知道。

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张佳乐就知道周泽楷的存在,只不过叶修把他保护得很好,大概是把他当成手无寸铁的良民了,周泽楷倒是不知道他的存在。周泽楷是叶修的床伴,叶修所有的身体需求都在周泽楷那里得到纾解,而他,和叶修更像是精神层面上的恋人。

他,叶修,周泽楷,三个人的关系一直混乱晦涩,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叶修把情和欲分得泾渭分明,这一点他当初提出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在意,如今却有了不满。

到底是用了心,再放下也就不可能了。

张佳乐垂下眼睫,满眼难掩的欲色。他还在等待叶修的回复,桌上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旖旎气氛一稍打破,便荡然无存。张佳乐一瞬间神色有点冰冷,眯着眼看叶修手机屏幕上的“S”。

苏沐秋——这个人,他在今早之前还真的不知道。

叶修好像这才从刚刚那个悱恻的吻里惊醒过来,无意中后退一步,满眼已是散尽意乱情迷。他看了眼手机,向张佳乐笑了笑:“恐怕不行,我得回去了。”

张佳乐也没露出什么别的神情,上前擦过叶修的唇角:“…沾了辣椒。”他顿了顿,又说:“今天这么早走,过两天出去看电影,你不准放我鸽子。”

叶修看着张佳乐郑重其事,还带着点凶巴巴的威胁的样子,安抚道:“好好,绝对不放鸽子。”

桌面上的手机停止了震动。叶修拿起手机回拨了过去,然后将椅背上的外套搁在了手臂上:“我真走了啊。”张佳乐冲他扬了扬下巴,直到听到门关的声音,才敛下脸上的柔和,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桌上的钥匙扣。

那精致的挂件叶子脉络分明,被他一拨,露出一片锋锐的寒芒。那把隐蔽的匕首在张佳乐手里如小孩子的皮球,乖顺得很。

叶修认为他热忱单纯,那么他就掩住自己的复杂。叶修认为他不过是个普通人,那他就做个普通人给叶修看。叶修认为他光明而温暖,那么他就在他面前杀死所有黑暗。

论起原因,也不过是一句喜欢。

当年他戏言叶修究竟是怎么看待感情的,叶修想了想,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对他说:“床伴就解决生理需求,情人就用来弥补精神需求,伴侣就爱一生,身体和灵魂,全都忠于他一个。”

所以叶修在床下不会对周泽楷有任何亲昵,叶修和张佳乐虽然相恋,最亲密的举动不过就是亲吻,从不会在他这过夜。以前张佳乐总觉得不太急,那伴侣的位置只可能属于他,哪想到如今被人截了胡——苏沐秋?

哪怕只是占个名头,他也无法接受。

张佳乐分不清什么意味地笑了笑,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冰冷地对那边的人有条不紊地下了命令:“查一查,叶修和苏沐秋的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那头的人似乎又说了句什么,张佳乐皱了皱眉,接着又凉凉地说:“我知道了,你先带兄弟去,我马上到。”

他伸手在沙发垫下摸索片刻,接着将一个冰凉的器械扣在了外套下,拎着车钥匙出了门。

夜色中隐隐的发动机轰鸣声逐渐远去,梧桐院,重新恢复了寂静。









***

中秋快乐!

希望这个国庆完结(doge

评论(58)

热度(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