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以貌取人-02


★预警:cp伞周乐叶。特别雷的娱乐圈黑道总裁包养契约情人文,有黑化有白学,私设同性结婚合法,狗血action!

平心而论,周泽楷实在是个体贴又完美的床伴。说句不太恰当的话,哪怕是在娱乐圈里摸滚打爬多年,已经对出众容貌这种东西免疫了的叶修,在每次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瞥见面前那张精致俊美的脸颊时,都会有种自己中了五百万的感觉。

这青年实在生得太好,平日里沉默寡言,从来不多事也不做作,行动力也绝佳——叶修不禁又觉得,当年的那场意外,着实是件挺美的事。

他们并排躺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叶修实在是累坏了,全身酸软,但生物钟所致,傍晚才是叶修最精神的活动时间,于是他先周泽楷一步醒来。在床上直挺挺地看了天花板几秒,这才清醒一点,叶修用手肘撑着自己起来,打着呵欠,赤着一双腿去客厅里拔下调到静音的手机,不出意外看到了两条短信。

“晚上来不来吃饭,我亲自下厨。”——From L。

“今天晚上回家吗?我有事想跟你说。”——From S。

他有两个手机,这个私人手机的通讯录实在简单,一共五个号码,联系人的名字大部分都让人不知所云。

Z,L,S,家,和沐橙。

叶修神色在灯光下看不太清,他从衣帽间里随意抽出一套私人订制的休闲装穿好,又看了眼那醒目的头条新闻,便漫不经心地把桌上那份报纸扔进垃圾桶,拿起手机分别回了两个人的短信。

To L:“好啊,怎么不来。”

To S:“不了,今晚还有点事,你别担心,这事曝光了就曝光了,我来处理。”

卧室忽然传来点声响。

叶修闻声望去,见周泽楷凌乱着一头碎发,穿着宽松的睡衣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大概也是清醒了,他眼睛里那片钴蓝清澈而明亮,嘴唇稍稍抿起,透露出点纯良的无害来,轻声问叶修:“要去哪?”

坦白来说,床伴之间的关系干净得只由肉体维系,周泽楷本该贪一场欢之后就满足地不去过问其他的事,可他现在这样明显越矩的行为太过自然,叶修什么也没感觉出来,只对他点点头:“有约。”

他说得那么坦荡,全然没注意到周泽楷一霎那间幽暗了几分的瞳孔。可周泽楷也什么都没说,只冲叶修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还犹疑着说:“注意安全。”

无异于多此一举的提醒,叶修却领情,眉目间曳动着一丝笑意:“行啊,谢谢小周,那我先走了。”

先前便说过,周泽楷绝对是一个体贴的床伴,故此即使下了床,他也适当地表现出几分不算过分的关怀,这是很惹人喜欢的。可在听到叶修毫不迟疑关门的声音后,周泽楷柔软的神情逐渐消失,他蹲下来,从垃圾桶里抽出那份报纸——

照片上的叶修,正对他身边的青年笑得温暖。

那青年有一张好皮相,是那种与周泽楷精致的俊美不同的,修眉俊目的,有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温和清俊。他看上去格外知礼,也格外文雅,仿佛就如所有人说的那样,他是一个风雅又温文的画家,出尘脱俗。

可周泽楷见过他背对着叶修露出的神情。那是一种求而不得的偏执,被揉碎在那张温柔的笑脸里,显得格外的幽暗昏惑——他在向自己挑衅。

可那又如何呢?

周泽楷嗤笑一声,将报纸撕成两半,恰巧分开了照片上的苏沐秋和叶修。他慢条斯理地,平静地将那报纸揉成一团,打开客厅的抽屉,拿出叶修留下的打火机,“啪”一声,任由火苗在指尖艳舞,接着另一只手举着报纸,看它被烧成一堆灰烬。

有个名分又如何?一场假的婚礼罢了,难不成苏沐秋还觉得这能成为什么筹码来与他相争吗?

周泽楷嘴角划过一丝凉薄的笑。

纵使他现在也不行,但不代表着未来不行。周泽楷垂眸,将钱夹打开,抽出放在最里面的那张照片。

那是叶修,正靠在桥头,看天边夕阳。他看上去很放松,眉眼梢处都是笑意,身形修长清瘦,额间压着的那顶帽子,是属于周泽楷的 。

周泽楷用指腹抹过照片,神色极少地露出几分真心的温情。

他和叶修的关系止于床伴,叶修不容许他越界,他自己也识趣,不然这叶总身边之人如过江之鲫,他若不如此,也不见得能一直留到现在,成了叶修唯一的,固定的床伴。

这唯一的一张照片,也是他们唯一一次不在床上,而是一起出去吃饭时,叶修对他露出的真心。

是啊,叶修纵使将这些关系处理得泾渭分明,人心总是肉长的。

他便是不想——

周泽楷也总有办法,彻彻底底地,攫住这个人的心。








*

叶总千秋万代,不知道他以为只走肾的男人走心了=3=

下章放乐乐,叶总唯一走心的人生赢家///

评论(73)

热度(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