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20)

前文走:(1)

电梯门闭合,缓缓上升。

叶修和周泽楷*站在大厅等下一趟电梯的时候,周泽楷*忽然又想起了刚刚叶修问他的问题。叶修带着一点无奈,好笑地问他,你看他们幼稚吗?

周泽楷*当时是想开口的。

他想说,不幼稚。

这不是出于礼貌的客套,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法——周泽楷*有甚至点羡慕他们。尽管他的人生从前至今一帆风顺,没有过多波折,可他还是有种淡淡的羡慕。

不是羡慕他人的际遇,而是羡慕他们的坦率。

坦然地表达不悦,坦然地说出心声。这是叶修给予他们的资格,是同处一个世界能有的理所当然,不容他人插足的自如。

叶修从周泽楷*手里接过两个袋子,笑着说:“我待会先去你们的房间,把小周的礼物给他啊。”

周泽楷*点点头,跟着叶修上了楼梯后,带着叶修去了他的房间,刚准备敲门,门就开了。周泽楷有些惊讶地看着两个人,望望叶修,又望望周泽楷*,显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叶修先开口,问道:“小周,你去哪?”

“他们说带了饭,”周泽楷回答,“让我去会议室。”

又在会议室集合?

周泽楷*这时也感觉到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有一条短信,是刚刚苏沐秋发来的。

“他们已经回来了,带了饭,都到会议室去了。我们在一楼餐厅,你回来了记得下来。”

语句很言简意赅,意思却很明确。

周泽楷*收起手机,把袋子都放在了房间里,然后对叶修说:“我去餐厅。”

“哦…分开用餐啊,”叶修恍然大悟,也对周泽楷*点点头,“那好,你下去吧,我和小周去会议室。”

周泽楷*点点头,就沉默着又走进电梯。

三个人就此分开。

“小周,”叶修和周泽楷一边往会议室走,叶修一边把从周泽楷*那里接过的袋子给了周泽楷,“今天看到的,觉得还挺适合你,送你了。”

周泽楷微微睁大了眼睛,是惊讶于自己还有礼物。他提着袋子,用不确定的目光看着叶修,接着打开袋子,看到吊坠的那一刻眼睛像被流星擦亮,声音干干地说:“我的?”

“嗯,送你的礼物。”叶修爽快地说,“你要戴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取过吊坠,绕到周泽楷身后,小心地围过他的脖颈,扣上吊坠。他的手指是凉的,不时碰到周泽楷温热的皮肤,温度相差过大,源源不断地传递着热量,两个人却都没在意。

“谢谢。”戴好后,周泽楷低眼看着脖子上精致的小小镶水蓝钻枪,接着又轻声说了句什么。

“什么?”叶修没听清。

然而周泽楷没有再重复一遍,他只是看着叶修,又笑了笑。

你送我的,不取了。

会议室里还是乱糟糟的,嘈杂打闹声不断。叶修看着这群高龄儿童哭笑不得,苏沐橙笑吟吟地看着,然而偶然间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就愣住了。不止是她,同为心思细腻的女生,楚云秀也注意到了周泽楷脖子上那个上午都没出现的吊坠。

楚云秀直接指了出来:“周队,你那个吊坠……不会是叶修给你买的吧?”

周泽楷愣了愣,随即没有隐瞒的意思,点点头。

本来热闹的会议室瞬间凝固了,气氛森冷。

“老叶,你是不是变心了,你连周泽楷都愿意送礼物,你为什么不送我。”黄少天伤心欲绝,“而且,你还送他这么暧昧的礼物,你这样会让他想很多,真的不好……”

“什么礼物?”叶修看着黄少天唱作俱佳的表演,一时有些无语,“我是觉得那吊坠上的枪像碎霜,才买给小周的,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大!”方锐接力第二棒,“老叶,你不觉得你送把枪挂在别人胸口,意味着你想得到那个人的心吗?”

叶修:“……”

他完全跟不上这两人的思路。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唐昊下意识顺着方锐的话,附和道。

周泽楷毫不退让:“我不介意。”

李轩本来在喝水,一听到周泽楷这句话,被呛得半死,险些没英年早逝。

喻文州叹气:“周队,冷静。”

孙翔接话:“队长,你说什么胡话啊?”

张佳乐故意使坏:“周泽楷,你们队员骂你呢,你看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叶修,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公正的领队,”王杰希看上去十分正经,“你不能以貌取人。”

肖时钦若有所思:“就因为周队长得帅才送礼物?”

叶修:“……”

果然,他们完全忽视了自己那段关于为什么给周泽楷买礼物的解释。

鸡飞狗跳的现场令叶修头疼不已,小声告诉周泽楷快吃饭后,他就坐在椅子上,找孙翔借了耳机,权当听不见这群人说话。

周泽楷倒是不介意他们闹来闹去,旁若无人地吃完饭。他吃完后,一群人又聊了会天,叶修就叮嘱道:“明天是世邀赛开幕式,你们一定好好待在房里啊,外面肯定到处都是媒体。”

稀稀拉拉地应声后,他们各自回房。

周泽楷敲了敲房门,里面的人应该早就回来了,开门时正穿着浴袍,头发滴着水。他进门,刚想对周泽楷*露出一个笑容,就看见了他脖子上银光熠熠的吊坠。

深红色的水钻,镶嵌在与他脖子上那把小枪别无二致的小枪上,两人站在一起,唯一的不同就是灯火折射在水钻里,反射的色泽。

一片冰蓝,一片赤红。

荒火,碎霜。

周泽楷一下子就发觉了什么,凝固在原地片刻,忽然抬起头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像要打破那片几近死寂的沉静,攫取到更深层次的,与他同根同源的那片火。

因为太了解对方,所以一切都看得清晰,不需要开场白,就可以直接登台,单刀直入。

他面无表情,平日生活里的腼腆被收得一干二净,剩下的是赛场上毫不留情的锋锐,是那个只为达成目的而冲锋陷阵的,攻击性极强的枪王。但是周泽楷*很平静,他没有半分退后,而是毫无畏惧,甚至微微抬起了下巴,同样直视着周泽楷。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像是拼死较劲一样,站在原地盯着对方。

周泽楷先偏过头。

他明白了。

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一个人,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要退让。周泽楷轻声开口:“你没机会。”

你没机会。

像十二点的钟声,敲碎了灰姑娘的美梦。

周泽楷*却捏了捏手中那枚镂空袖扣,平静而不起波澜:“现在有。”

只要留下水晶鞋,哪怕再次灰头土脸,埋入尘埃,都可以再次被发现。

我有一份独一无二。

可你没有。




***

明天后天联考,放上一章存稿,只愿今日做件好事,明日人品爆发。

话说国庆中秋加起来放三天作业却丝毫不减,学校真的对我们太客气了(bushi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哟=3=

评论(96)

热度(1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