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9)

前文走:(1)

“小周你拍照技术还挺好的。”叶修全然没注意到周泽楷*的心理活动,只是上前低头去看周泽楷*相机里的照片,乌黑的发顶落上冶丽的熨火云霞,兴致勃勃的声音令周泽楷*的神色鲜活了一点,嘴唇弯起一个弧度。

然后他们进了教堂。

苏黎世大教堂里有色泽温暖的壁画,还有绚烂晶莹的彩色玻璃,是一位艺术大家的大作。叶修看不懂这些东西,却也觉得很漂亮,毕竟审美无国界,他拿着照相机多拍了几张,本来是纯景色拍照,一不小心却拍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的俊美绝对是无可挑剔的,眉梢眼角都精致如一尺一笔衡量,冷峻却不严厉,站在灯光下,就像是生来引人注目的王。

不过他现在在想什么呢?总之应该不是什么严肃的东西,不然他不会带着了然的笑意,不明显,却足以在眼底镌刻一层柔软,然后任人陷进去,再也爬不出来。他的背后就有着一幅壁画,恰巧是一双羽翼,从没被他遮挡的空隙里张扬地夺人视线。

一个巧合,被存进一张照片。

“小周,你要是在天堂里,”叶修看着那张有着羽翼的周泽楷*,忽然开口感慨,“一定很惹其他的天使喜欢。”

周泽楷*在照片上,眉间甚至掺杂了纯净的虔诚,像在凝望着上帝,甘愿奉献一切。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发觉自己和叶修在一起,不会尴尬,也无需生硬地挤出几个字来回应。叶修没有努力找话题活跃气氛的意思,他好像知道自己不是不愿意说话,只是不善于表达。

这样很好。

周泽楷*想,这样很好。

一下午又去了别的景点逛逛,买了些纪念品,把苏沐橙给叶修的导游攻略上每个市区内的游玩点都晃遍了,两个人才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运气很好,天气晴朗,就在中午下了场暴雨,反而散去了所有热气。没有人认出周泽楷*,他们俩像是普通游客混杂在大街上,无所顾忌地聊天说笑。等到真的尽兴了,月亮都升上树梢头了。

今晚月色也很好。一切都很好,一天的旅程像是做梦一样开心,周泽楷*心想,他今晚要回去写日志,把这一天的所有值得纪念的地方,都记录下来。

叶修手里提着几个盒子,周泽楷*也提了几个,是给家人带的礼物。

结果又在酒店门口遇上了一群熟悉的人。

叶修一眼望过去,居然是自己世界这边的人。他对身边的周泽楷*说:“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人。”便走上前去,惊奇地问道:“你们怎么出来了?”

没人说话。

他们目光各异地看着叶修身旁的周泽楷*。

“他们说老让我们闷着也不好,今天就让我们出来咯,”苏沐橙眼睛明亮,看着叶修说,“我们刚打算带饭回去呢,你们吃了没?”

“吃了。”叶修自然地偏头看向周泽楷*,“走吧,一起进去了。”

“原来今天周队没来,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周队出去了吗,”喻文州若有所思,然后又望向叶修,“领队,昨天你好像没说是跟人有约啊。”

“巧遇。”叶修面不改色地说。

“又是巧遇!”方锐不满,“老叶你也换个借口吧!昨天和张佳乐*苏沐秋出去是巧遇,今天和…这位出去也是巧遇啊!”

“真的是巧遇,”叶修觉得自己很无辜,“我还想问你们呢,怎么我出去一次就碰到你们?你们在蹲点啊?”

“老叶你说什么呢!”黄少天的反应尤为激烈,“谁蹲点你了!我们干嘛要蹲点你啊!而且,要蹲也蹲不到啊,你天天跟人出去,想联系你还怕打扰你玩乐兴致,蹲点说不定要蹲三四个小时,你当我傻呢,不吃饭就蹲在这里看你又和谁出去玩了啊…”

“深闺怨妇的味,”楚云秀嫌弃地捏了捏鼻子,“沐沐你闻到没?酸死了。”

“一点都不坦诚。”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明明就眼巴巴等着叶修主动打电话。”

“叶修那个人…”楚云秀翻了个白眼,“还打电话,你看他没心没肺的样子,这货压根就是油盐不进还迟钝,等他开窍主动,一万年以后吧。”

“不能这么说,秀秀,”苏沐橙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叶修他只是没注意到这些而已,他其实…”

“行了行了,知道你护短,”楚云秀无语,“我也没说他不好啊。说真的啊,叶修他对女同志还是很绅士的,我倒希望他晚点开窍的好,毕竟他是队里所剩无几的会优先照顾女士的人了。”

她们两个在这里说悄悄话,那边叶修听到黄少天这么说,安慰地递过一个眼神:“你当然不傻,我们少天最聪明了。”

黄少天:“……”

所以你压根没找到重点好不好!

黄少天觉得身心俱疲。

“给你们带的,刚从餐馆打包的,应该还热乎,”叶修这会已经把手上一个餐盒递给了苏沐橙和楚云秀,“煎马铃薯饼,听说那家很正宗,也不多,你们可以当夜宵吃。”

虽然夜宵吃多了长胖,但当地的特产可不是随时都能吃到的。苏沐橙小小地欢呼一声,楚云秀则大气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不错,还挺懂事的啊。”

方锐一直眼巴巴地瞅着,现在坐不住了:“老叶,不会吧,你只带了她们的啊?”

“店员说这个可以当夜间零食吃,”叶修说,“知道你们不喜欢吃零食,我就只带了两个人的份。”

这不是零食不零食的问题啊!

方锐也觉得身心俱疲。

他们就一边往电梯里走,路上,叶修又把装吊坠的盒子递给苏沐橙:“这个是给你的。”

苏沐橙抬头问叶修:“我可以现在拆吗?”

叶修随意地说道:“随你。”

苏沐橙就翘了翘嘴唇,把那块古色琉璃石吊坠拿了出来。十足漂亮的吊坠,苏沐橙让楚云秀给自己戴上后,便笑得眼睛弯弯:“很好看,谢谢。”看得出来是真的高兴。

“还有礼物啊,叶修你挺贴心的啊。”楚云秀刚感慨一句,手上也一重,她一时惊讶,失语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我也有啊?”

“看着还挺适合你的。”叶修实话实说,“而且买两个还有折扣。”

楚云秀白了他一眼:“你别在我这么感动的时候坏气氛好不好?”

她拆开礼盒,发现是一个打火机。外壳肯定是极其精致的,小巧玲珑,妙就妙在恰巧刻了英文单词的烟雨,纹路细腻,楚云秀一看就喜欢上了,放在手心里把玩:“品位不错呀,谢谢啊。”

“哦对了,还有件礼物。”叶修又想起什么似的拿起一个盒子,在所有人的目光里面不改色地递给了张新杰,“新杰大大,给你的。”

这下,他就真的两手空空了。

方锐和黄少天简直不可置信:“老叶,凭什么啊,你给妹子们带礼物带零食我们就不说什么了,怎么男生里就张新杰有份啊!”

“恰好看见了,挺合适的就带了。”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我没有特意去买礼物。”

张新杰也有些诧异,礼貌地道声谢后接过盒子,没像姑娘们一样当场拆开,而是提在手里,护得紧。其他人望着眼红,连孙翔都没克制住自己,小声嘀咕了句:“厚此薄彼。”

“领队,你这样的差别待遇很容易造成一个团队的分崩离析。”李轩开口道。

王杰希冷眼看着,不易察觉地点头表示赞同。

“这有什么好争的,”叶修哭笑不得,“也不是什么值钱物件,看着合适就带回来了,下次看到合适你们的,我一样也会买。”

静悄悄。

叶修碰了一鼻子灰,小声对周泽楷*说:“你看他们幼稚吗?”

恰好一群人进了电梯,然而不合时宜的是,在周泽楷*刚想回答的时候,载重十三人的电梯发出了刺耳的警报,超载了。

原本国家队加上叶修是有十四人,今天周泽楷在房里休息,本来刚刚好,不料又多了个周泽楷*,于是就造成了现在有点尴尬的一幕。

叶修几乎想都没想,退一步出去,跟电梯里的十二个人打了个招呼:“那我跟他坐下一趟电梯,你们先上去吧。”

一群人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闭合。

一直没开口的张佳乐若有所察地望了过去,只瞧见周泽楷*侧脸的时候,像落了一层春水的漆黑眼眸,柔软潋滟,看着叶修,嘴唇也稍稍上扬。

他心里“咯噔”一下。

张佳乐单手捂住眼睛,叹息声一重接着一重,如浪潮泛水,蔓延而至。过境之后,一片汪洋,掩埋了无奈与自嘲,像是曾有相同经历的前辈,对着后辈提出的谆谆教导。

——别靠叶修太近。

当然,这教导无一例外,都被当成了耳边风。






***

看到你们的评论和留言,可以说是非常感动了,无以为报,满足大家愿望,更一波无独有偶。

明天大概还有别的长篇更新。

么么哒。

评论(113)

热度(1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