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最佳炉鼎 -01-


★给紧紧的生贺@慕瑾 ,祝新的一年越来越可爱!越来越风流倜傥美丽动人!

01

那年叶修的师尊曾经对他叹道:“如今这世道,双修已经被视为奇淫巧技,怕是我们合欢宗,过不了多久也不会再有立足之地了。”

尚且年幼的叶修撑着下巴,半是不解半是不以为然:“师尊,您说我们宗派哪个人真的用了那传说中的合欢心经去双修啊?师兄师姐们不都是用的青萧剑诀么,多名门正派的心经,为什么还要叫合欢宗这个名字?闹得别人都对我们怀有误解…”

“那不成!”一贯仙风道骨的师尊此刻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坚决地拒绝道,“头可断,血可流,宗派名字不能改!”

“徒儿,我们合欢宗,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全是多亏了我们的开山老祖,”师尊叹了口气,“他一手合欢心经走遍天下世间,就是他告诉了武林世人,双修并非贪图鱼水之欢,而是真正的两情相悦,修尽身上寸骨肌体,水乳交融后,凭借合欢心经到达武学顶峰!”

“这位老祖一生传奇,为了寻找到与自己最为水乳交融的那个双修之人——也是合欢心经中所称的炉鼎,足迹遍布天下,留下无数美人债,偏生风度翩翩潇洒不羁,据说一张脸可堪天下第一,也并不薄情寡信,从不主动辜负,向来都是美人赶着往上扑……”师尊说到这,眼睛炯炯有神,肃穆道,“因此,这位老祖也留下了共计九百一十九位子孙后代。”

叶修:“……听起来好像特别厉害。”

“老祖的名字叫慕紧,你要记住,他是我们宗派的骄傲!”师尊话锋一转,“其实我们合欢宗,每一代都会有一个继承合欢心经的人,他必须要根骨绝佳,心性出众,而这一代——是你。”

叶修:“……??”

02

下山历练那天,师尊不忘对叶修细心叮嘱:“你八岁修炼合欢心经,如今已有十年,武功不说独步天下,在年轻一辈中也可谓绝领风骚。可你要记住,从今年起,也就是你十九岁这年,合欢心经再想进步,则必须要与人双修——这心经每月十五发作一次,平常倒是无事,仅仅会减你一点功力,但只要触碰到对你怀有十分情意和鱼水之欲的人,便会剧烈发作,不双修就解决不了,这时的双修绝对是对方情愿的,而你就算不情愿也会被心经控制得意乱情迷,因此你要尽快寻到与你最为水乳交融之人——最佳炉鼎,与她结为伴侣,这才为长久之道。”

“切记切记,不可辜负与你双修的姑娘。”

叶修恭敬地应答了声,便走下了自他出生以来就待着的青萧山。

接下来去哪呢?

从小在青萧山上长大的叶修像是一下从世外桃源误入了凡尘世间,举目皆是红尘俗事,刚进入的山脚小镇里人声喧闹嘈杂,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令他茫然无比。

“小哥,要来一块糯米糕吗?香糯甜软,豆沙也是自家磨的,保管您吃了第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公子,咱们这的云吞个个皮薄馅香,骨汤熬了一晚上呢!”

“大侠,您要不看看我这的兵器?行走江湖,一把武器那是必不可少,我这的东西那是定京王大师出手,绝对样样精品,包您满意!”

周遭的小贩热情地向他招呼,叶修左右看着,满目新鲜,然而他不太懂人情世故,被人包围着反倒有些不知所措,恰巧看见前方不知发生了什么被人围了一圈,如蒙大赦,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便溜之大吉。

叶修来到那个被包围得水泄不通的地方,压根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就悄悄退后一步,见没人注意,脚尖一点,半蹲在了一棵树上,将圈子里的场景看得一清二楚。

是一群趾高气昂的男子,皆是锦衣华服,领头的一个模样也算周正,正讥讽地望着他对面的人:“诶,废物就是废物,根骨烂,如今被扫地出门,居然还为了赚钱上街卖艺?我说,刚刚让我家奴阿七纡尊降贵陪你弹一曲,你居然还因为跟不上阿七而弹得琴弦尽断,什么也做不好,你还真是喻家的耻辱啊。”

叶修听着这男子极尽羞辱的话皱了皱眉,目光又转向了男子对面被辱骂的人。

那是一个极其俊秀年轻的青年。他素履青衣,衣着普通,气度却比那个一身名贵的男子出众了不知道多少倍。即便被人当街咒骂,他也并不恼羞成怒,反倒神色平静,带着一点冷淡,却并不失礼。

他面前摆放着一张檀木琴,焚香更茶,明明不过街头卖艺,却好似大户人家生出的贵公子,风度翩翩。

只一眼,叶修便看出了端倪。

“我说,你说话别太过分了啊,”叶修如一片落叶轻飘飘地落在男子面前,“他的琴弦明显就是被人用剑气割断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喻文州本来平静无波的眼睛蓦然一动,望着面前一袭白衣的少年,因为背对着他,只能看到素色发带在他脑后飘扬,普通而素雅。

喻文州没想到,如今还会有人帮他说话。

“什么被人割断的,”华服男子气得脸红脖子粗,“你是谁?多管什么闲事?”

“本来不就是吗?”叶修还带着几分疑惑,“那琴弦上的割痕很不均匀,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手法,而且割痕呈锯齿状,我看你吐息,就是个刚入门的武学小白,腰间挂的剑也是刃上有锯齿,你反应这么激烈,不会那个人就是你吧?”

华服男子下意识挡住腰间那把剑,被周围纷纷投来的目光气得不轻,说话都在哆嗦,心虚极了:“你乱说什么!算了,今天我心情好放你们一马,下次就不客气了!”说完他转身飞快离开,像逃一样一溜烟就不见人了。

“这么拙劣的手法…”叶修自言自语了一会,思考着就要离去。

本想看看自己的这位恩人是个什么模样,哪想到他压根不在意自己的感谢马上就要走,喻文州当下有些错愕:“你……”

“嗯?”叶修转过身,奇怪地望着他,“怎么了?”

这世道上有无数自诩正义的好人,为了他人的顶礼膜拜和感激涕零,一副高人作风。他们乐意以他人的狼狈衬托自己的高洁和大义,喻文州本以为这小公子大抵也有几分这样的想法,哪料到他一转身,那双眼睛干净无垢,让他哑然半晌,只得笑自己小人之心。

恐怕这位小公子,还真不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正义,仅仅只是看不顺眼强加罪名的行为;而他对那群人说的刻薄话,就更不是反唇相讥了,大概只是不谙世事,因此说话直来直往而已。

好少见的赤子之心。

喻文州看着叶修清秀的眉眼和疑问的模样,心头忽然一动:“多谢。”

“不用,”叶修嘴唇扬起一点,看着却还是一本正经,“师尊教我的,要惩恶扬善,助人为乐。”

喻文州愣了愣,笑意更浓了:“那你这就走了?不帮人帮到底吗?”

“嗯?”叶修好似有些诧异,“你在街上弹琴焚香,篓子里赏钱不少;你衣服朴素但干净,生活条件应当不错;你从始至终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并不在绝境之中…”

叶修左思右想也没觉得这人穷困潦倒,反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喻文州面上的表情有些发愣了。

叶修如此干净坦荡,委实让他那些漂亮的客套话没处可说,连唱戏般的苦楚血泪史也让他无从开口,这是这些年来从未遇到的情况。

于是片刻之后,喻文州看着叶修,眉眼温润:“不如我来帮你?我看你像是出门历练,大抵不知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我可以帮你。”

“行啊,”叶修眼睛一亮,“礼尚往来,我可以帮你修琴!”

喻文州再度一愣,接着,唇边的笑容逐渐扩大,是他二十多年人生从未有的明朗舒畅。

在一起游历的日子格外快乐。

叶修教喻文州学七弦琴决,他是实打实的武学奇才,对于那些根骨之说嗤之以鼻:“又不是所有心决都要根骨支持,七弦琴决练心不练骨,等你学到大成,一首曲子一开头就可以把那个男的的剑割得支离破碎,哪像他那么拙劣,割个琴弦还割得那么丑…”

喻文州听他嫌弃的语气,笑了笑,松松一拨琴弦,轻声开口:“我打算去定京赶考。”

他自小热爱四书五经,诗赋国策,反倒对于武学说不上热衷。因为根骨奇差,他也并不执着,只要一技傍身即可。可家族世代武学,绝不容许出他一个在他们眼里文绉绉的书呆子,终于把他这个异类驱逐出来,虽然被遗弃,可如今,他也终于能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

“嗯?”叶修望过去,“可以啊文州,文武双全。”

喻文州霎时哭笑不得,对叶修抓不住重点的本领佩服至极:“我是说,那你呢?”

“我?”叶修用手里的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满不在乎,“你去定京我就跟着去呗,总之都要历练的,哪都无所谓。”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喻文州的心跳却越来越快。

直至他长叹一口气,心想,这一帮忙还真是笔赔本生意。

帮到最后,人都给赔进去了。

03

遇到吴雪峰的时候,叶修正叼着喻文州给他买的包子。看见街头那熟悉的雪衫身影,他眼睛顿时亮了,含糊不清地喊道:“雪峰!”

叶修脸上的欢喜不着掩饰,一直瞧着他的喻文州笑容一顿,心头间不知是什么滋味,酸甜苦辣一齐涌上,霎那间戳破了他这段时间自欺欺人的甜蜜催眠——举目尘世,叶修只有他一人。

他差点忘记了,这少年是出门历练,自然会有……熟悉的人。

吴雪峰以为自己听错了,耳边清亮的少年音太过熟悉,让他反应都迟钝了几拍,缓缓转过身,正对上叶修那张清秀的脸蛋,长大了些,眉目间稚气已经褪去了。

发现自己对这个小师弟有欲望,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青萧山上合欢宗,名字不正经,但其实人人都被养得如同名门正派。吴雪峰不外如是,天资绝佳,加之为人处事温和有礼,极受人推崇。按道理来说这样从小被人捧着,习武也心无旁骛的人应当是眼高于顶,不会太早接触感情,然而门派里却有另一个比他天才太多的小师弟,几乎夺去了他的所有视线。

小师弟叫叶修,惊才绝艳,天资纵横。

他一开始只是实打实的师兄照料,细心呵护,未尝不带有一分怜惜之情——叶修的身世这门派里只有师尊知道,他却恰巧得知,因此叹息之余又多了几分青眼。但叶修实在讨人喜欢,等那日他们共同泡澡,他口干舌燥眼前发晕时,忽然察觉,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的小师弟还那么小,十五岁的年纪,他这个师兄却起了这样的龌龊心思,简直为人不齿。

吴雪峰正派至极,明白自己心思后就立马请令下山,走之前又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叶修是这一代的合欢经继承人,当下打定主意,三年后,他就回来,成为小师弟的伴侣。

没成想刚到这青萧山所在的蜀地外围,就遇上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他还记得他离开的那个夜晚。

着实罪恶的心理攀上心脏,他心跳如擂鼓,在情事方面一片空白的小师弟,抬起脸茫然地看着他,他哑着声音,几乎是颤抖着揽住少年的腰肢,唇舌交缠。

唯一的一次放纵,也仅仅是亲吻。

吴雪峰知道叶修的合欢经已经到了必须寻找炉鼎的时候,所以他回来了。

然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叶修,第二眼看到的却是叶修身边一个俊秀青年,正慢慢褪下笑意,不无敌意地看着他。

那双眼睛里的警惕和面向叶修的喜爱,碍眼得很。

吴雪峰的笑意,也冷了下来。

-TBC-




***

结局np异常狗血苏爽的设定,肉遍天下修罗场,我觉得很适合紧紧。

短篇,顶多十章吧……实在写不完了,争取一月完结。

除了周末,平常没法碰手机,只能提前两天给紧紧发生贺了,喜欢你,么么哒。

评论(172)

热度(3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