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7)

前文走:(1)

船靠岸了。

叶修生硬地跟船夫说了句“thank you”,那边周泽楷*已经结好账,轻松地一跨,到了岸边,接着稍稍一弯腰,将手递了过去。

绅士体贴的举动,却闹得叶修有些纳闷。他心想,我也没有羸弱到上个岸还需要人扶这种程度吧?却不知道周泽楷*已经把他看成了有些脆弱的琉璃娃娃,只因为刚刚阳光下的那一幕。

周泽楷*伸出手时很自然,过了会见叶修没反应,心里就“咯噔”一下,抿着唇有点懊恼,觉得自己可能过分唐突了些。他垂下眼睫,刚想收回手,手就被人握住了。

周泽楷*的心脏猛地一跳,下意识一拉,叶修已经顺着这力轻松地上了岸,在他旁边笑着看他:“谢谢啊小周。”

温凉的触感又消逝在指尖。

周泽楷*抬起头呆呆地看着叶修。他不善言辞,也并非冷漠高傲,看着人的时候难得有一分“纯”的感觉,像是不谙世事的贵族公子,不过分天真,只是心思空明,比旁人,都少了一分烟火气。

明明不需要这份帮助,但没有给人难堪,没有主动表现,而是轻描淡写道声谢。

浸泡在细枝末节里的柔和,恰巧洇开周泽楷*眼底的墨色,一圈一圈荡漾开来。于是他也弯起嘴角,对叶修笑了笑:“不客气。”

羊肠小道连接着的新旧城区,有截然不同的氛围。这边热闹而古朴,不熟悉的叫卖声和眼见的各异人种穿梭,街边密布着咖啡店和酒吧,古玩店的木架上摆放着精致物件,透过琉璃墙看得清晰。

没有随时可能冲上来拍照的记者,没有一拥而上的粉丝,所有人都在做自己的事,安宁和谐。周泽楷*的心脏被一种堪称“雀跃”的东西填满,他的步伐快了些,眼睛像是看不过来一样,左右两边都不时瞅瞅。

一种冲动涌动着要冒出,周泽楷*的手却在想起了什么之后僵在了脸颊边。他小心翼翼地侧脸看着叶修,还未对上那双漆黑的清澈眼睛,就被一只极其漂亮的手吸引了目光。那只手骨肉匀称,线条流畅,毫不犹豫在他脸上摘下黑超,然后在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得闭眼的时候,含着笑意的声音就响起:“待会被认出来的话,我们就一起跑吧。”

周泽楷*一愣,却看见自己那副墨镜在叶修指尖转得欢快。他嗓子有点哑了,只能勉强着发出支离破碎的字眼:“好。”

为什么呢?

为什么叶修就能这么准确无误地,这么气定神闲地看出他的顾虑,他的渴望,看出他希望也像个平凡的路人一样可以和朋友在街上大大方方地聊天说笑,却怕摘下墨镜被认出,连累叶修?

他怎么都知道。

他为什么全都知道。

周泽楷*的疑惑积在胸腔,上不来下不去,卡得他喉咙干涩,可紧窒感重重,名为“求知”的欲望蛮不讲理地冲溃他所有自认坚固的防线,张牙舞爪,占山为王。

“走了,好不容易能这样出来逛,多看看。”叶修却已经将手一垂,率先好奇地探头去看一家小摊贩。他脸颊在阳光下光洁柔软,连绒毛都是温暖的金色,眉峰弧度似桥似月,是没有侵略性的清隽。

毫不留情地攫住了周泽楷*的视线。

这是一条古色琉璃吊坠,色彩繁复晶莹,漂亮而细腻。叶修看到它的那一刻就顿下步伐,手指绕住链子,垂下眼睫的样子清秀温和,像是想到了什么,攥住了握在掌心里,用英语问小商贩,这个多少钱。

周泽楷*低下眼看这款女士吊坠,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也知道自己再开口就算逾越,可还是忍不住地问道:“买给谁?”

“沐橙。”叶修坦荡地说,“她喜欢这些看上去很漂亮的石头。”

周泽楷*心中的猜测得到了印证,却更加焦躁了。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又觉得自己再问下去会惹人不快,可他无法抑制自己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答案的心思,就像他无法阻止想要从叶修这里得到一个答案的好奇。

“她和你…”周泽楷*犹豫了一会,“是…”

“不是情侣。”叶修看出了他想问什么,轻描淡写地一笑,“她是我妹妹。”

话到这里,就真的打止了。

原先的焦躁不安被悬挂在心口之上摇摇欲坠的巨石砸得粉碎,周泽楷*又不自觉地轻松了一分,然后他听到一声惊奇的“咦”,接着又觉得脖颈一凉。他转头望去,只见是叶修拿起了另一根银制吊坠,在他脖子那里比划。

在小摊那挑选的东西,自然算不得什么名牌或高档货,银质也不算好,只是这吊坠做得精致,是一把枪,镶嵌着幽深的冰蓝色水钻。叶修饶有兴致地提起吊坠问价格,那老板也不多话,大概看出来语言不通,用手比划着价格。

一件十欧,两件十九欧。

“这个价格也标得太随便了吧?”叶修嘀咕了一声,看向周泽楷*,“你觉得这个像不像碎霜?”

大概是看到了,觉得合适,想送给周泽楷的吧。

周泽楷*愣了愣,随后笑了,点点头。叶修看着英俊青年那有些腼腆的笑,心脏像被什么挠了一下,不疼,只是绵绵的痒,混杂着一点不是滋味。他低下头想了想,又在那堆吊坠里捞了起来。他翻来覆去地找,最后满脸得意地拎起一条和那枪状银链一模一样的银链,只是这条银链的枪上,镶嵌着深邃的暗红色水钻。

叶修拎着三条吊坠,用自己磕磕碰碰的英语,手也比划来比划去,艰难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一件十欧,两件十九欧,那三件就二十五欧吧?

老板,我可是一下子买了三件,你不给我点便宜说不过去吧?二十七欧?不行啊,二十五欧最合适。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啊,我拿三条吊坠走,二十五欧,别跟我讲价了,小心我只付二十欧!

他蹲在老板面前手势比划得很快,配合着自己结结巴巴的英语,偏偏还一脸认真的样子,看得周泽楷*都发愣。

最后终于讲好价,叶修爽快地付了二十五欧,接着就拎起镶嵌着暗红色水钻的吊坠冲周泽楷*笑:“刚刚那个像碎霜,那这个像不像荒火?”

周泽楷*好像终于明白了叶修的用意,呆呆地看看他,接着用力点头:“像。”

“那就送给你了,当见面礼。”叶修一副极其慷慨的样子,将那根吊坠递了过去。

周泽楷*低头看着吊坠,再望着叶修时,就笑了。他还没来得及再开口道谢,叶修已经扯着他向下一家店走去了:“好了好了,别挡着人家做生意,我们去看看别的。”

其实也没有很多地方可逛,工艺品虽然精美,却也不是看到了就要买。他们饶有兴致地挑挑拣拣,而后叶修不经意一偏头,看见周泽楷*向来沉静的脸上荡开了浅浅的笑意,不自觉地溢满了他的整双眼睛,有着蓬勃的朝气。

成为职业选手,得到了很多,但是也放弃了很多。公众人物几乎没有自己的隐私,去哪里都需要穿戴严整,稍稍不注意就会被娱记拍下照片,吃饭不能坐大厅,会有粉丝拦截,不能正大光明地走到大街上,不能调配自己的休息时间,像这种自由自在的权利,也是没有的。

周泽楷*年少成名,也几乎放弃了所有可以放纵肆意的少年趣致。虽然他不后悔,但这不代表着他没有遗憾。

也就在此时,遗憾大概都会被填满。









***

价格吊坠景点全靠杜撰和度娘,考究党勿深究啊。

评论(72)

热度(1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