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伞修】One Day


★设定是所有人都不能说假话只能说真话,参照《没有谎言存在的世界》,可以当作伞修结局番外食用。给 @璇舞酱 的点文,久等啦。

***

苏沐秋和叶修同居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一天的轨迹都十分相似。

早晨八点。

苏沐秋的手一只搁在叶修睡衣里,放在他肚子上,另一只就揽在他脖子上,嘴唇还贴着叶修的耳廓,腻腻歪歪的姿势。

苏沐秋先醒,维持着这个姿势不愿意离开。

叶修后醒,稍稍一动就觉得屁股被什么抵住了,当即脸色不太好看,侧头看去:“你别杵在这,自己去厕所解决一下。”

苏沐秋刚想恋恋不舍地答句好,结果舌头就是不听使唤:“不行啊,一看见你我就忍不住。”

叶修:“……”

叶修:“衣冠禽兽。”

苏沐秋急了,还想辩解自己是开玩笑的,然而一开口就成了:“我没穿衣服呢,不算衣冠禽兽。”

叶修彻底失去了表情,准备下床。

苏沐秋一把揽住叶修的腰,不让他走。

叶修:“你又干嘛?”

苏沐秋还想说“你听我解释”:“我禽兽给你看。”

中午十二点。

叶修在厨房里做饭,苏沐秋跑来帮忙。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对苏沐秋借着帮自己系围裙的时候乱摸的行径感到忍无可忍,叶修拎着锅铲一指客厅,“不做事就出去。”

苏沐秋很无辜,他想说我是来帮忙的,但是一张嘴一张一闭:“厨房很有情趣啊。”

叶修冷笑一声,还想说“你滚出去”,然而一开口就成了:“有本事你就在这玩啊。”

“真的啊,”苏沐秋原本打算的推辞全被替换成了内心真实的想法,“那我想看你只穿围裙。”

沉默。

尴尬。

厨房外忽然响起了剧烈的咳嗽声。

两个人齐齐转身。

苏沐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脸上写满了:我还没成年。

下午四点。

叶修毫不客气地嘲笑着苏沐秋比他少一倍的boss首杀战绩,被恼羞成怒的苏沐秋扳过头就开始亲,亲得啧啧有声,万分响亮。

他们的队伍有那么一瞬的安静。

“叶哥,叶哥!”

“两位小祖宗又去哪了!玩什么失踪!”

“啊啊啊啊啊快回来啊我们要死了!”

“好烦,又团灭。”

老队员们纷纷大叫起来。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

“就是…感觉……好像有人在舌吻。”

两个新队员犹犹豫豫开始对话。

“注意网络文明!”

“你们两个想什么啊!小小年纪的!”

“就是啊!就算他们两个住在一起还时不时失踪去舌吻又怎么样呢!”

欲盖弥彰的掩饰声中,一位老队员叫了出来。

沉默。

“蠢货!”

“知道只能说真话还调大音量!你闭嘴吧!”

总算松开彼此的两个人气喘吁吁,红晕从脖子蔓延到了耳尖。

然后沉默地听着队伍里的讨论。

“干嘛干嘛,”苏沐秋吆喝着开始清场,刚想说我们刚刚泡面去了,一开口嘴一快,“我亲我对象你们还偷听?有没有天理了!”

又有一瞬间的沉默。

叶修想要及时补救说苏沐秋是开玩笑的,然后一开口又成了:“既然偷听,那就一人来一件橙武上交吧。”

沉默成了鬼哭狼嚎。

“有没有人管管了!!”

“就是啊!强制喂狗粮还要收钱!”

“嫂子,你没必要这么勤俭持家吧!”

叶修不满了:“你叫谁嫂子?我是大哥!”

那边那个声音很耿直地回答:“可是明明每次都是你被秋木苏亲到中气不足啊。”

苏沐秋笑到了地上。

叶修瞧他那得意样,恨不得踩他两脚。

晚上八点。

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去买晚饭。

饥肠辘辘的叶修捂着肚子,还没来得及点菜,菜馆老板娘五岁的小女儿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拽住叶修的裤子摇了摇:“哥哥哥哥。”

叶修蹲下来看着小姑娘。

只见小女孩一指他脖子:“你被蚊子咬啦。”

叶修下意识一捂脖子,接着一寸一寸移过目光,冷飕飕地看向望天哼曲的苏沐秋。

小女孩又摇了摇叶修的袖子:“我们家有花露水,擦了就不痒啦。”

叶修有些生疏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谢谢啊小朋友,但是哥哥不需要。”

小女孩茫然:“为什么啊?”

叶修想了想:“因为不痒不痛。”

小女孩更茫然了:“为什么啊?”

叶修笑了两声:“因为咬我的……很特殊。”

小姑娘咬着手指,眼睛亮晶晶的,想听下文。

“这么说吧,如果你心里对这件事是不喜欢的,那么你就会觉得难受,会痛会痒。但是如果你喜欢,那么就不算什么了。”

不喜欢蚊子,所以被咬会觉得难受。

喜欢苏沐秋,那么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凌晨十二点。

和苏沐秋在一起后,两个人的作息都规整了一点,到了这个时候,也该休息了。

其实两个人都是初恋,纯情得一塌糊涂。奈何苏沐秋打小见识人情冷暖,心里的东西比叶修要稍微开放一些,每每被迫讲出来,自己脸红,还要带着叶修也脸红。

比如今晚。

苏沐秋:我们上床吧。

苏沐秋:“我们去厨房。”

叶修:“……”

苏沐秋: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吃点东西。

苏沐秋:“我帮你穿围裙啊。”

叶修:“……”

于是孤掌难鸣,双掌响彻一晚。

啪啪啪。

然后睡觉。











*小剧场*

后来苏沐橙接了个调查,名字叫《人类所能承受之极限》。

她恳切地说:“如果你愿意旁听我哥和我嫂子的日常,那么听到下午三点可能就是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吧。”














*

为什么我觉得伞哥的心里都是这些东西呢。

我也不知道啊。

要问沐橙。

另外五千粉点文的第一篇写完了!!觉得自己棒棒哒!!

评论(33)

热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