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6)

前文走:(1)

一大早,叶修在餐厅里遇到了周泽楷*。两人都是行装齐全,见到彼此,愣了愣,还是叶修先笑着打了个招呼,熟稔地问:“要出去吗?”

周泽楷*侧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接着他端着早餐的盘子,似乎犹豫了一会,坐到了叶修的对面,舀着豆浆等它变凉的时候,忽然问道:“你去哪?”

叶修笑了笑,停下筷子:“拿着沐橙给的导游攻略随便逛逛,你呢?”

周泽楷*点了点头,低头喝了口豆浆,声音就显得更为圆润清朗:“我也是。”

叶修很自然地发出邀请:“那要一起吗?”

然而出乎叶修意料的是,本就是客套一般的顺口之话,在他推测中应该会委婉拒绝的周泽楷*顿了顿,居然轻声说:“好。”

眼前的年轻男子肤色有些苍白,却不显得羸弱,只在精细的眉眼上细细抹着笑意,却格外引人注目。周泽楷*的目光专注,看得几近要剖析这云淡风轻外貌下的强大内心。

他忽然想起了周泽楷。夜半苍苍,他在床边看着对面那张过分俊美的面孔,仿佛在照镜子。只是镜子那端的人,灵魂像火铸金浇一般,与他截然不同的眼睛,透着柔韧的尖锐,包裹着的,是矛盾的非分之想。

周泽楷*垂下眼帘,心想,他和我是不同的。

像是九世轮回,一方处于十丈软红尘外俯瞰莽莽众生,而另一方,却位于三千繁华内,柴米油盐浸泡过的凡尘气息,不比未曾跌落的仙阙意。

他们的生命轨迹自然几近重叠,唯一一个变数,是一个叫做叶修的男人。

周泽楷*向来优秀,上天赐予他出众的外表,让他在这个群星璀璨的电竞圈内也有摘下“第一人”桂冠的资格。他想要的东西,于他而言从来都不算困难,不是因为天赋异禀,而是因为一颗通明干净到不在意过多身外事的心。

他不争不抢,因为在他眼里,他想要得到的,唯一的阻力,在他自己。

可是周泽楷*何等敏感,他注意到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有了紧张的,不安的,可以称之为牵动心绪的在意的东西。

周泽楷的目光停留在这道身影上的时间太久,久到周泽楷*足以察觉到端倪。他一边好奇着答案,一边却又尝到了不自在的滋味,他心想,为什么那个世界的周泽楷,就有着这种可以让他产生执念,并珍重到迟迟无法争取的人呢?

是,他看到了——周泽楷的胸腔里,三尺清明都献给了那个叫叶修的人。

他想找到答案,就要从叶修身上得知。

叶修的讶异只在眼底浅浅浮现一层,就落了下去。他笑了笑:“那待会你就跟着我?”

周泽楷*这次答得很快:“嗯。”

“有朝一日还能给别人做导游,”叶修拎出苏沐橙给的地图,看了看上面划红圈的地点,“小…周泽楷*,你来看看先去哪?”

周泽楷*注意到了那个欲言又止,被吞入腹中的“小周”二字,他知道叶修是这么叫那个周泽楷的。他又低下眼睛,心想,他们关系好吗?是不是亲密到他插足进来,都会让叶修觉得不自然呢?

“算了,现在你也是名人,叫你大名有点不妥,”叶修叫了声后又觉得今天在大街上走,叫他名字可能不太好,心念一转,“那叫你什么呢?”

周泽楷*顿了顿,接着怀揣一点不安分的躁意,脱口而出:“就叫小周。”

让我得以瞧见,追溯根底的缘由。

叶修站定,侧脸看他,不知是懂没懂他心中所想,嘴角一弯:“行啊。”

他们没再讨论先去哪的问题。周泽楷*戴上低低的鸭舌帽和黑超,转头看见叶修站在阳光底下装束随意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取下自己的鸭舌帽,压上了叶修的头发。

叶修下意识扶正头顶的帽子,一时惊奇地望了过去,是用眼神问个理由。

然而周泽楷*那双极其漂亮的眼睛被遮得彻底,叶修只能从他稍稍抿起的嘴看出他还在纠结什么。没等多久,周泽楷*终于干涩地憋出了理由:“不戴帽子…热。”

半真半假。

他是看见叶修站在太阳底下时,好似没见过光的皮肤白得透明,神色也淡淡,一时之间居然有了荒谬的惶恐——他怕叶修会就此消融在阳光下,就像是初春冰雪,一点一点,脉脉流淌进荒芜陆地。

“可是帽子给了我,”叶修却全盘接受了这个解释,自然地提出疑问,“你不热吗?”

周泽楷*愣了愣,接着摇了摇头。

他此刻把叶修看作脆弱的菟丝花,而被短暂依附生存的自己,显然要比叶修更坚强。即便是风吹日晒雨淋,也不可能越过他,让叶修承受。

“行,那走吧,”叶修不太习惯拒绝别人的好意,在心底记下后,跟着周泽楷*一起向街上走去,“我们先坐船去旧城区,再到处逛逛。”

苏黎世的街头繁华喧嚣,车水马龙。

利马特河波光粼粼,清澈得像一条碧翡玉带,河畔船只停立,古旧的木色,泛着清新悠然的青草香。叶修一弯腰进了船,刚想用自己蹩脚的英语给船夫比划自己想去的地方,周泽楷*已经和船夫交流了起来。

叽里呱啦的一大堆,叶修也没兴趣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那绕着花腔的英语从周泽楷*口里说出来像是大提琴演奏一样优雅低沉,好听得很。

等到周泽楷*在他身旁坐定时,船便开始悠悠地划过碧波,向他们的目的地驶去。

“小周,你看。”叶修伏在船边,指了指河两边的建筑物,“我们待会也去那边看一下?”

典型的中世纪文艺复兴风格建筑,还有颇具特色的凸窗,还有画着各种光怪陆离图案的壁画,利马特河两边,尽是与国内迥然不同的异域风光。

周泽楷*捏着船边的手紧了紧,只觉得心跳顺着叶修那有一点兴奋的声音加速了起来,他望着面前的风景,点了点头,很用力地说了声:“嗯。”

那是从未见过,也可能再没有机会与他人共享的景色。






***

有没有猜对的小伙伴啊。

对,接下来是小周专场=3=

评论(91)

热度(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