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韩叶】浮空


★毫无依据的西幻paro。给 @星羽茗澄 小天使的点文,久等了…然后可能写得很糟糕,非常抱歉!

-1-

韩文清往那烧得正烈的火里丢了根干柴,霎时间噼里啪啦的火星子迸溅出来,旁边正百无聊赖数着蚂蚁的男人连忙一躲,嘴上不闲:“你小心点,别烧着我了。”

韩文清敛着眉目望去,只见那男子眉目清秀,笑容顽劣,纵然形容狼狈,一身单薄,却还是透着一股让人牙痒痒的闲适劲。

他于是又低下头专心致志地摆弄起这堆救命的篝火。

年轻高贵的骑士长一身正装一贯是整洁而没有瑕疵的,平日里甚至会扣到最上面那颗扣子,此时却因为刚刚那场仓皇的逃窜而变得有些邋遢,被刺破了好几个口子,渗着不明显的血迹。韩文清没说话,动作却小心了点,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把我唤醒的你都不知道,”叶修打了个哈欠,无辜地一摊手,“我怎么知道。”

韩文清顿了顿,继续摆弄面前这救命的篝火,皱起的眉彰显着他不佳的心情。

“那你呢,你是怎么误入这个地方的?”叶修又主动开口,声音很寡淡,“这地方是嘉世王朝的遗迹,看你这装束,怕是几百年都没人来了——怎么又忽然挖出来了?”

“无意中进入了一个密室,打开了一个魔法阵,那下面就是传送阵。”韩文清脸上的表情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疲倦,“被传送到这里,无意中发现了你。”

他说得言简意赅,过程到底也是不为人所知的惊心动魄。包括同来的伙伴不知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包括他在黑暗中抵抗着一波一波袭来的魔怪,再包括他看到了那一个色泽柔软的光团——

那是由无数人发自内心而祝福祈祷而产生的的圣言术的光。

韩文清认识那光团,也知道据说只要有一天有一真心人祝福光团里封印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永远不会被邪恶侵蚀。

“哦,你一个人来的吗?”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拿树枝戳着泥土。

“不是。”韩文清沉默片刻,说不出的沉重席卷上他的四肢,令他呼吸困难,但他也并不打算和这个刚刚见面的陌生人多谈。

面前一暗。

韩文清抬头,恰好对上一双明晃晃地盛着如水月光的眼睛,清澈干净得不似一个青年。眼尾稍长,瞳仁黑白分明,五官轮廓都格外清秀,唯独肤色苍白——也是,几百年没见过光呢,能黑到哪里去?

韩文清想到了这样不相干的东西,在他愣神的短短几秒内,忽然凑近的叶修已经用手指揩去他鼻尖上的血迹,慢悠悠地说:“我带你去找他们?”

那一刻,心脏的跳动都慢了一拍。韩文清反应极快地推开叶修站起来,重剑入鞘,他侧过脸,居然也没问叶修为什么知道他的同伴会在哪,硬梆梆地吐出两个字:“走吧。”

叶修满脸无辜地蹲在原地,不明白这看上去就不太好说话的严肃骑士长又犯什么病。

-2-

“你们队的人估计被那个传送阵一起传到别的地方去了——别看我,那地儿估计很安全,”叶修扯着韩文清,“左拐。”

“为什么?”韩文清皱眉。

“那魔法阵是识别用的,攻击力强的才会转到我待的那片荒郊野岭去,魔怪多。”叶修轻描淡写地回答,“你的同伴估计攻击力没你高吧,就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我要猜的没错,是‘囚笼’。”

“设这个是为了做什么?”韩文清看了眼身旁叶修面无表情的脸,越发的觉得不对劲。

“这还要为什么?”叶修唇角一弯,本来略显冷淡的脸忽然就生动了起来,他调侃着说,“怕死啊,当年嘉世要毁的时候才设的这魔法阵,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当然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

那你呢?

韩文清忽然想到叶修也是他口中“荒郊野岭”的一员,刚想开口,却又转了个弯:“你叫什么?”

“终于想起问了?”叶修斜睨他一眼,“小同志,你好歹要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韩文清,”韩文清默了片刻,“霸图骑士团团长。”

“好名字。”叶修随口夸了句,“我叫叶修。”

韩文清的手猛地顿住。

荣耀大陆上,哪怕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哪怕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哪怕是一个一问三不知,对历史完全不感冒的小混混,都对“叶修”这个名字耳熟能详。

斗神,叶修。

当年一杆却邪,一柄千机,八系魔法全能,顶级骑士,嘉世第一人,以一己之力战魔族十万大军,傲然凌空,手斩三大领主,后人类战争中嘉世倾颓,斗神杳无音讯,不见踪影。

嘉世…圣言术…他早该想到。

只是在这一刻,韩文清忽然又有了茫然——

嘉世第一人,斗神叶修,为何却被丢在那魔怪横行的地方,受这圣光庇佑,才能苟活至此?

“你想问什么,快问,”他们走到一扇门前,叶修将那锁拧来拧去,貌似在输入什么密码,“反正我也不会都回答你。”

刚刚还真想问什么的韩文清一听到这句话,脸色更黑了。

这人故意的?

铁门被一层层开启,开到最后,露出一片狭窄的空间,里面置放着一个巨大的鸟笼,横七竖八地躺在里面昏迷的,正是韩文清的同伴。

韩文清瞳孔一缩。

“这个笼子,蛮力破得开?”韩文清转头看叶修,却敏锐地在他眼底捕捉到一点厌弃,当下一愣,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看到叶修眼里的情绪收拾得干干净净,对他说:“这么粗暴干嘛?退开着,我来开这个笼子。”

他说着就将手放上那笼子——顷刻之间,在韩文清“……”的目光里,那笼子就化成了一摊铁水,被叶修一拢,堆在地上成了一方方正正的铁块。

这是金系魔法——叶修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操控元素的境界。

“你手里有储物戒指吧?”叶修一指那铁块,“这可是玄铁,好东西,你留着磨剑也行。”

韩文清没理他,直接冲上去探自己伙伴的气息。发现他们都只是短暂昏迷后,身心俱疲的骑士长胸口那股气一松,整个人面前一黑,不省人事。

-3-

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

“嘎吱——”木门开启的声音有些刺耳,进来的人一身白袍,什么魔法等级或是骑士勋章也没有,干净得像一个还处在学徒阶段的菜鸟。

“你醒了?”叶修将手里装着粥的托盘放下,“你的同伴都在隔壁,那我就先走了啊,旅馆费用你自己可以出吧?”

韩文清看了眼身上被人换过的干净衣物,想开口,嗓子却干渴得厉害,过了半晌,他才发出嘶哑的声音:“你去哪?”

“你这小孩真奇怪,”看上去比韩文清顶多大一点的叶修神色自若地回答,“我们才刚认识,你就想跟着我跑了?”

他话说得直白又坦然,不加任何委婉的修饰,直白地透露出一个意思:我们不熟,别多问。

但韩文清也只是看着他,慢慢地说:“是。”

他想。

-4-

冲动这种东西,霸图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把它和韩文清安放在一起。

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

他们的团长韩文清,跟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接下了佣兵团里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唯一一个SSS级任务:寻找浮空城,只留下只字片语交代好团内事务,接着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为什么说韩文清冲动,就是因为这个寻找浮空城的任务了。

荣耀帝国在战争最后意外上升成为永不降落神之浮空城,而一部分被遗留在地表的人们百年后重建立了帝国,就是现在的荣耀新帝国。

为了纪念几百年前随着中心战场而消失的帝国英雄们,新帝国首都坐落在旧帝国原址,据说浮空城就在首都天空之上,而新帝国的历法被称为平行历,意为与天上之国永远平行。

什么叫SSS级任务?

代表着根本没人知道这个任务是否完成得了。

而浮空城也只是个传说,它到底存不存在,那大概只有天知道。

你说,两个人一同去找什么不知道有没有的城池,还是在天上,而且另外一个人还是个不明底细的陌生人,韩家公子这是犯什么病呢?

城内流言纷纷。

-5-

“喝酒吗?”叶修翘着只腿,没形象地倚在草地上望着星空,转身看着韩文清,“你是不是想家了,这么忧郁?”

韩文清神色冷肃,望着叶修:“你喝不得,所以给我喝?”

“骑士长大人真不幽默,”叶修似乎要睡着了,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就不能不要把事实说出来吗?”

不远处有独角兽在喝水,近处的依米兰开得正盛,幽焱虫背后有荧荧蓝光,山谷里的一隅清泉,流淌着茭白月色,林深时,花香曲径,星子铺天盖地地洒下,晶莹剔透。

韩文清终于转头看向叶修。

年轻的骑士长冷峻的眉眼稍稍柔和了一点,很小心地俯下身,却只是拂去叶修额角一片小小的草叶,只是拇指停留稍许,像是在不舍什么。

“自己就只说既定事实,还不许别人直白一些?”韩文清望着叶修沉睡的面孔,嘴角上勾一点,不免又摇了摇头,“霸道。”

第二日清晨。

叶修醒来时发现韩文清已经整装待发,不由得惊奇万分:“你睡得比我晚,起得还比我早,说说,怎么做到的?”

韩文清顿了顿,将早晨采来的咕噜果放在了叶修面前,言简意赅:“吃饭。”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为什么要陪我去寻找浮空城的?你没听他们说浮空城的传说吗?”早饭用过,路上叶修有点好奇地问。

“你为什么要找?”韩文清反问。

“我好奇啊,不行?”叶修说得理直气壮。

“我也好奇。”韩文清未曾犹豫,跟着回答。

叶修:“……”

-6-

“你想不想听我讲一个故事?”到首都森林的那个傍晚,叶修误喝了行囊里因为颜色好看才收藏的果酒,醉醺醺地问韩文清,“不好听不要钱。”

韩文清不说话,看着他。

“我…年轻的时候,天赋很好,被封了‘斗神’,”叶修毫不谦虚地开口,“斗神,斗神你知道吧?”

韩文清伸手捞过醉汉,手扶在他腰上,让他能站直身子继续说。

“那个时候,狂得很,也没留心防身边人,”叶修眼睛里有水光,却不像是太难过的样子,“嘉世对我来说,是什么你知道吗?”

韩文清还是没说话。

“是家,是命,”叶修指着自己的心脏,“是我的信仰,拼死都要守护的地方…”

“我一直在寻找浮空城,没瞒着嘉世的人,”叶修开始低声说,“后来外面有人传浮空城有巨额宝藏,嘉世就有人旁敲侧击来问我,是不是知道浮空城的线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嘉世起了内斗,于是他们设计了那个魔法阵,我被下了药,扔到了魔怪集中的地方…我亲弟弟,以生命为引,聚集信仰和祝福之力,将我封在了圣言术里,”叶修声音寡淡,忽然望向韩文清,“你知道浮空城在哪里吗?”

他像是体验到了什么新奇的游戏,撑着韩文清的肩膀,靠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知道。”

韩文清没开口,却一伸手,就把叶修扣紧了,他抱着这个人,也一字一句认真地说:“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好奇。”

我跟着你,是因为不想离开。

我骗你,是因为不想被拒绝。

-7-

森林尽处,九重深渊。

一片雾霭沉沉,银龙拍打翅膀,庞大的身躯停留在了叶修和韩文清面前。

“辛苦你了,老伙计。”哪怕是受上天宠爱的龙族,也在逐渐消弭的岁月里察觉到了苍老,叶修叹息一声,拍了拍银龙的肩膀,站到了它的背上,对着韩文清伸手,“上来吧。”

他们缓缓下沉,来到了这片据说是极其危险的,九荒涯底。

没有魔族,没有猛兽,没有人烟,没有宝藏。

眼前出现的,不过是一片一片高矮不一,简陋到甚至有点破损的墓碑。

“几百年前,帝国开国者以生命铸造了魔法阵,让战争中逝去的人们,都会在遗体即将腐烂前葬到这片土地,而无数块墓碑上,也会刻上他的名字和出生。”叶修说,“这片土地,开国者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来扰人清净,便叫当年的银龙王守候,并准许每一代的守护者来看望,并传承下去这个秘密。”

“我是我们那一代的守护者,隐隐约约知道一些,但时间过了太久,地址已经不全,我只能自己去寻找。”叶修神色平静,“不曾想外界的流言会越传越广——宝藏?若说这些英雄遗体的话,那他们确实是帝国的财富,珍贵而不可复制。”

“知道为什么叫浮空城吗?”

“因为开国者希望,每一位英雄的灵魂,都可以升入天堂,注视着这片土地。”

-8-

“我弟弟知道我的使命,用生命把我护了下来。”叶修举着酒杯,这次是自己喝醉了,韩文清想阻止也没有办法,“沉睡的时候,我一直反反复复做一个梦…梦里都是血,然后为我死去的人对我笑,告诉我,你要活下去。”

“苟且偷生,以他人之命为代价。”叶修望着韩文清,眼睛里亮晶晶的一片,“你说,我……”

忽然落下一片唇。

安静地相贴着,叶修猛然瞪大的双眼里都是韩文清的脸颊。

“我陪你去找这一代的守护者。”骑士长依然是一身正气,挺拔得似山间松,“你去哪,我陪你。”

叶修笑了笑,伸手握紧了韩文清:“我知道。”

他一抬头,也落下自己的嘴唇。

-9-

城内传言,霸图骑士团团长,被一个男人拐走了。

团长回应:是他被我拐走了。










***

大家看,我写的韩叶…

真的,超级,不好吃。

评论(18)

热度(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