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3)

前文走:(1)

出人意料的是,被泼了的张佳乐*眼见也是要幼稚地打起水仗,然而手伸到一半,他停了下来。

几个人划船都快到目的地,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快点上岸。刚刚苏沐秋那一捧水固然是没引起争端,但成功地激发了张佳乐*骨子里的叛逆因子。

他看都不看苏沐秋,一手握着叶修,一边说:“我们队里关系就是这么好,你跟着我跟紧一点,免得被殃及池鱼了。”

一句话差点把苏沐秋气得吐血。他心想,跟你跟紧一点不是更容易被殃及吗?而且跟紧一点就算了,你握他手是几个意思?这难道就可以证明他跟你跟得很紧吗?

话是这么说,苏沐秋也舍不得下手了。他看着叶修有些惊讶外加调侃地看着自己,那捧水就愣是泼不下去。叶修体寒,一身都冰冰凉凉的,这打水仗一打急了,真要泼到叶修身上,万一他感冒了怎么办?

苏沐秋就这么咬牙切齿地放下了手,目光杀人似地盯着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样子,心想今晚回去他要是不好好教育这比赛期间恋爱的小子,要是不用训练时间挤掉他的约会时间,他就不姓苏!

叶修抖着肩笑了,也不挣脱张佳乐*滚烫的掌心,实在是他觉得两个大男人握一握也没什么,更何况这时的张佳乐*是拿他来当避水符。他拿手肘碰了碰张佳乐*,揶揄地问:“拿我当挡箭牌呢?”

张佳乐*不吭声,表示默认。事实上他心里还存着刚刚那套“及时行乐”的理论,不肯醒来罢了。不过没有想到这么一说苏沐秋还就真的不泼了,他仔细地看了眼苏沐秋,只见这位平日里总是温和明朗的领队此时眉眼梢处都带着憋屈和怒火,皱着鼻子,像只斗败了的公鸡,正为没把自己媳妇抢回去而沮丧——等等!

张佳乐*一僵,难以想象自己居然想到了“没把媳妇抢回去的公鸡”这种比喻,一种猜想若隐若现地浮在他脑海中,他看了眼身边盯着碧水看的叶修,倒吸一口凉气。

开始是觉得没什么,顶多有点怪异。现在他确定了——这位容貌出众,技术超群的已退役电竞选手苏沐秋苏大领队,怕是也把感情都抛在自己身边这位“天降系”身上了。

张佳乐*霎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感想,反正是脑子乱糟糟的一团,半晌才找不到重点地想,这下可好,和谐的队内关系要打破了。他从来不曾与苏沐秋有过什么争端,没料到今日就——

叶修的手忽然动了动,笑着朝苏沐秋那边打了个招呼:“专心啊,别让船到处乱碰。”

苏沐秋基本上是从脖颈那就红了,硬生生止在了耳廓那,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嘀咕着:“什么乱碰,明明是你们的船乱碰,也不知道是不是船像主人。”话是这么说,他还是老实地移动着船把,让两艘船保持着安全距离。

这一刻,张佳乐*聪明的头脑终于发挥了作用。

什么叫“船像主人喜欢乱碰”?联想到房间的分配,是叶修和苏沐秋一间,再联想到房内只有一张床,张佳乐*顿时面无表情,握着叶修往自己那边一靠:“专心,我们也要好好驶。”

争端?

昨晚就应该有了。

而对面两个与他们同乘一艘船的游客一脸感动到流泪的表情:这两个gay终于想到要干正事了,夭寿啊,我们不但要被发狗粮还要自己干全部的活,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船总算到了岩石群,一行人下了船后就开始跃跃欲试要开始攀登岩石了。

苏沐秋抱胸站在一旁,而一贯好脾气的张佳乐*脸上是皮笑肉不笑的挑衅,明显是也被自己这个领队给惹恼了,一点也不怕他的样子。

“苏领队,待会攀爬,你可要护着苏妹子啊,”张佳乐*随意一瞟苏沐秋,率先开口,“我和叶修一起上去就行。”

苏沐秋愣了愣,一想确实也要这样,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苏沐橙*笑着说:“那我和叶修一起上去吧,哥你和张佳乐*关系好,还是互帮互助吧。”

沐橙干得好!

苏沐秋在心里给苏沐橙*点了赞,心里那种“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阴暗想法被实现,这下也不矜持了,脸上都快笑出朵花来:“来,张佳乐*,我们一起爬上去吧?”

张佳乐*气得头顶没能冒烟,转头却看到引起他们两个矛盾的罪魁祸首叶修正一脸认真地跟着苏沐橙*听攀岩的注意事项,一口气没上来,心里陡然升起了一股疮凉感,但随即又安慰自己:没事,苏沐秋不也没能占便宜吗?

于是他也学着苏沐秋那样笑,两个人笑出两朵花相对而立,半晌后差点没把对方恶心得吐出隔夜饭。

张佳乐*面无表情:“走吧苏领队,上去了。”

苏沐秋神情冷漠:“好啊,一起上去。”

岩石不高,攀爬起来也容易。四个人站在顶上时,抹了把脸上的汗,就看到雪白瀑布奔涌而来,然而在这块地方分流而下,他们站在顶端,底下流水滔滔,美丽而震撼的,携着在空中熠熠的晶莹水珠汹涌而来,在空中划出一道七彩霓虹。

大概会有万丈豪情都自心头升起。

叶修忙着照相,上下左右哪个角度都来一张,苏沐秋见状一揽他肩膀,笑得雪白牙齿露出来,好好一英俊青年,顿时多了几分傻气:“我们拍一张吧。”

叶修大概是想拒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又由着他,站在原地,任由苏沐橙*给他们拍照。肩膀上苏沐秋触碰到的地方有着他掌心的温度,温暖而不失柔和,像是寒冬腊月里的金阳,刺破阴霾,朝霞映雪时有着格外真实的明媚。

这个世界总是真的。

叶修无声地叹了口气,心里又摒弃起了自己这点见不得光的小心思。

他想,反正是要回去的,做什么舍不得呢?留下这个纪念有什么用呢?告诉自己,很多年前我曾经和另一个世界的人合过影吗?

然而这时,张佳乐*已经不甘示弱地揽住了叶修另一边肩膀,勾过来对着苏沐橙*说:“苏妹子,给我们也拍一张吧?”

苏沐秋难得的没说话,站在一旁,苏沐橙*愣了愣,随即也笑了,说:“好。”

打断了叶修的胡思乱想。

他有点无奈地看着旁边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俊俏脸庞,心里也升起了点“那就这样吧”的坦然:“拍拍拍,多拍几张啊。”

苏沐橙*一拍完就把张佳乐*和苏沐秋扯开了,自己站在叶修身边,摆出了剪刀手,笑容灿烂:“哥,也给我拍一张。”

叶修发现,这群应该是接广告接到手软的新时代小鲜肉们,跟他合影的姿势就只有一个——剪刀手。

当真是要多童真有多童真啊。

四个人嘻嘻哈哈地拍来拍去,都存在了叶修手上那部相机里。

“晚上发给我。”苏沐秋说。

“发我一份!”张佳乐*举手。

“我也肯定要啦。”苏沐橙*笑眯眯地说。

“都给都给。”叶修将相机小心翼翼塞进包里,嘴里回道。

玩了一天,也玩累了。离开莱茵瀑布后,他们就跟团去吃团餐。味道或许也就那样,但对几个饿了的年轻人来说,这已经是次要的了。

他们吃饱喝足,坐上了中巴。

苏沐秋和苏沐橙*硬是跟着挤了上来,给陆任好话说遍,就在张佳乐*极臭的脸色下面不改色地坐到了他们身边,四个人挤一排,没过多久就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苏沐橙*坐最里面,靠在她旁边的苏沐秋的肩膀上睡得安稳。叶修坐最外面,结果一倒下,把张佳乐*和苏沐秋的腿都给枕了,呼吸平稳。

张佳乐*过了会也困了,撑着座位靠背睡着了。苏沐秋头挨着苏沐橙*,同样睡着了。

于是等他们醒来时,车已经停了。

“谢谢款待啊。”叶修打了个呵欠,对着陆任挥了挥手。

“谢谢。”张佳乐*,苏沐橙*和苏沐秋也都礼貌地告别。

他们往宾馆走去,结果又不约而同地顿住步伐。

只见左前方,应该是刚刚吃完晚饭回来的其他国家队队员面色各异地看着他们。

“好巧,”叶修莫名地觉得有点尴尬,挠了挠脸颊,慢吞吞地打了个招呼,“大家晚上好啊。”











***

好,乐乐和伞哥副本结束。

要不要猜猜下一个是谁(

评论(53)

热度(1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