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心跳▪01


★预警:苏爽雷乙女游戏套路!小叶年龄私设,攻略为主,非快穿,从头到尾一个世界,提示好感度。金手指爽文,雷点众多,慎入。

▪01

——人说爱情就像一场游戏,谁先爱上谁就输得一塌糊涂。

叶修权当这句话扯淡。

若是真爱都被当做一场游戏,那么这漠漠人世间,还有谁能够毫无保留地赤诚以待,又有谁能够接受得了自己头顶着“必须被攻略的NPC”这一冰冷头衔,面对着他人曲意逢迎的笑脸呢?

【哎呀,不要说得这么可悲嘛,我们“心跳游戏”可不是那些低端的攻略游戏可以比得——再说,回报与付出是相对的,你决定了要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

扯着“心跳”的幌子来玩弄真心,这粉饰太平的功夫也是极为到位的。

叶修低着头轻哂一声,然而眼底里却是一片矛盾的茫然。

【那要被投放进世界了哦。】

叶修站在这片荒芜而不见昼夜相接的空间里,脚上踏的不是实地,心里也是一片沉浮的微茫。他点了点头,感觉有什么东西自破了一角的心口逐渐流失,胸膛变得冰凉,呼吸也听不见了。

这个隔空对话的金属音告诉他,要完成任务,情感是不必要的,记忆也是多余的。所以它会抽取他的所有情感和记忆,他只需要完成任务。

【用你的真心去换一个免费获得他人真心的机会,再用他人的真心换你想要的回报,你愿意吗?】

缺德啊。

叶修一边暗叹着,一边却坦然接受。

他已经逐渐忘记了让他崩溃的缘由,忘记了他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忘记了他是为了什么答应这种要求,更加忘记了…他少了什么东西。

空荡荡的胸口里寒风凛凛地吹,叶修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他是被一阵十分猎奇的铃声吵醒的。

“天阳出来啦!要晒屁股了!男神找不到!快去啪啪啪!”

叶修:“……”

这是什么鬼?

他撑起自己的身子,望着那个兀自闹腾得欢快的闹钟,条件反射地伸出手“啪”地关上了闹钟,慢吞吞地爬起来趿拉一双拖鞋就下了楼。

楼下一片热闹,正鸡飞狗跳——请注意,这里的鸡飞狗跳是字面上的意思。

“叶修!你下来了正好!摁住小点!”一个看上去已经二十来岁的英俊青年正满头大汗,毫无形象地在客厅里和一鸡一狗进行“老鹰抓小鸡”游戏,看到已经呆若木鸡的叶修后眼睛一亮,声嘶力竭地喊道,“你快点!大毛的尾巴要被小点咬掉了!”

一旁一位看上去就不太好讲话的大叔黑着张脸瞪了眼叶修,嘴上没吭声,却还是在尽职尽责地抓捕两只逃窜的鸡和狗。

厨房里,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正哼着歌做着早饭,当做没看见客厅里这神经病样的一幕。

啥?大毛?

叶修此时还有些神思恍惚,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空白,嘴巴却已经很不给面子地弯了起来,握着栏杆,他毫不客气地笑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叶秋你…你头上有根鸡毛啊哈哈哈哈…”

哦,原来这个青年是他哥哥,叫叶秋。

脑内好似被装了什么触发仪器,“叮”“叮”地响着就解锁了人物信息,他本来空荡荡的脑海内霎时多了前十七年的记忆。

对了,他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他有任务。他的任务是什么来着…

【让目标人物对你的心跳值达到100。】

就是这个。

【(特殊目标人物)叶秋-亲情值:75。】

“笑…”叶秋那个“屁”字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就被身旁自家父亲叶峥的灼灼目光给锁定,他艰难地咽下本来要骂出口的话,无比僵硬得挤出在商场上对待客户的那套可亲笑脸,“得这么开心啊,这个鸡毛很好看吗?”

他爸就纵着叶修这小混蛋吧!还说让他在家注意点自己的形象,不能带坏了弟弟,要起到哥哥的带头作用——

我呸!叶修这货还需要别人带坏吗?他生下来骨子里就蔫坏蔫坏的,无师自通得比谁都顺溜!

叶修看着叶秋那咬牙切齿中透露着悲愤的样子,简直快笑出内伤来。

“爸,妈,叶秋,早。”等叶修笑够了,言简意赅地和几人打了招呼,便利落地从楼梯上溜下来,一掌劈下,正好摁上小点的狗头,顷刻间,这只刚刚还向大公鸡叫嚣的凶悍生物就被“啪”得一声打肿了一张狗英俊的脸,没精打采地臣服于小主人的淫威之下。

刚刚还被小点溜着弯儿耍的叶秋顿时觉得自己脸上也被打了一巴掌——

连只狗都知道他是软柿子好捏?有没有天理了!

“嗯。”叶峥,也就是叶父,无比高冷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早安,一只手拎起那身上的毛被啃得七零八落,劫后余生正瑟瑟发抖的大公鸡,皱了皱眉对身边的叶秋说,“大毛的笼子不结实,你今天去买个新的来。”

叶秋:“……是。”

果然,他应该认命,在这个家中,不止小点的地位比他高,大毛的地位也比他高。

“妈,我来帮你端碗!”叶修制服好小点后,就跑到厨房去帮忙做事了,风韵犹存的妇人严琬瑜——叶秋和叶修的妈妈对他笑了笑,亲昵地拍了拍小儿子的脑袋,嗔怪地对叶秋说,“看看,你还要向弟弟多学习啊。”

叶秋:“……好。”

叶峥出身军区大院,家族世代功勋,严琬瑜则是商界大鳄严深的掌上明珠,他俩打小就认识,长大后情投意合,结婚后也伉俪情深,是京城内有名的一对模范夫妻。膝下两个儿子,大儿子叶秋不用说,年轻英俊,一表人才,继承了严氏产业,年纪轻轻在商场上就雷厉风行,精英范十足,在别人眼里可不就是一只镀了金的大大大钻石王老五?

不过叶秋早就知道,他在家中地位,可能就比大毛高一点——今天一降级,连大毛都不如了。

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叶家大儿子享有盛誉,小儿子倒是没多少人知道,这跟叶秋年少遭遇过的一场绑架有关。

凡是父母,没有不关心,不爱护自家的孩子的。譬如叶峥当年明文规定两个孩子都要入部队,叶秋是哥哥,打小就听话懂事,没什么意见,哪想到叶峥当年做任务留下了祸患,那恐怖分子冲入家中拿枪架着叶秋的脖子,若不是年幼的叶修一扑上去撞大运把那枪给扑飞了,叶秋怕是活不到现在。

叶修却因此被那亡命徒恼羞成怒摔下了台阶,一眨眼人事不知,也是九死一生才捡回了一条命。

大概是临到快失去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的在乎,叶峥从此再不提入部队的事,他老了,不像年轻时那样可以心如磐石,他只希望两个孩子可以好好地在人世间享受生命。

那之后叶家就对两个孩子的存在进行了保密,虽然已经有叶秋是怎么瞒也瞒不了了,不过比他小了整整六岁的叶修倒是可以退出人们的视线。

于是叶秋圆了自己的心愿从了商,而叶修…吊儿郎当到现在,人却聪明,一直安安稳稳读着书,再加上读书读得早,今年十七已经高考完毕,现在放暑假,又考上了B市最好的大学,在家就是猴子山大王,就喜欢逗得叶秋吐血,玩得不亦乐乎。

叶修给叶秋盛粥,避过粥里的银耳,多舀了几个红枣,递了过去:“哥,给你。”

叶秋这个人有个不为人知的怪癖。他从小嘴特别挑,而且这挑嘴吧,还只管一半。比如银耳红枣粥只吃红枣不吃银耳,西红柿炒蛋只吃蛋不吃西红柿,青椒炒肉只吃青椒不吃肉,总而言之怎么怪怎么来,但他这个人,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不习惯表现挑剔,只会忍着不说。

从小到大,也就叶修这小崽子记得清楚。

叶秋抬过头望去,只见他那个长了张讨喜脸蛋的弟弟撑着白生生的脸颊软肉看着他,漆黑的眼睛带着笑意,亮闪闪的好似山谷繁星。

叶修从小就是这样的,他话不多,也不说那些油嘴滑舌的奉承话,但在长辈那里却十分的受宠爱,经常把人逗得嘴都合不拢。他捡回了小点又养了只成天里搔首弄姿的大公鸡大毛,一贯最讨厌小动物的叶峥却由着他一言不发,他们家是真的宠他到了顶。然而叶修不纨绔也不骄纵,没有一点贵族子弟的自视甚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一个讨人厌的人。

叶秋的心忽然就一软。

这是他弟弟啊,血脉相融的亲人。他叫他“哥”,那他还有什么理由去同这个弟弟怄气呢?哪怕是叶修要求任何事,他也是要满足的。

【(特殊目标人物)叶秋-亲情值:85】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叶秋兀自感动的时候,叶修飞快凑到他耳边说:“哥,吃完了来我房间,有事要你帮忙。”

叶秋:“……”

果然,这从来只叫他“叶秋”的小子忽然那么乖巧地喊他哥是有缘故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话是这么说,已经做好了被坑一顿心理准备的叶秋在来到叶修房间听到他那句话后,还是脑袋一炸,“嗡嗡嗡”得响。

这家伙说什么?

啊?

叶秋面瘫着一张脸转身就走,叶修见势不对,立马一扯他袖子:“哥你干嘛去?”

“我必须要把你锁在这,”叶秋转过头,音调无波无澜,“不然你这话跟爸爸说了,就等死吧。”

“哎呀,哥,我这不是知道会被打死嘛——”叶修紧紧拽着叶秋的胳膊,死皮赖脸就是不松手,“所以我才叫这么可靠的你来帮忙啊,是不是!”

“叶修,如果你觉得我可靠到可以帮你退学去打游戏的话,”叶秋一脸像是吃了什么不干净东西的难看神色,“那我就不会落到今天在家中的地位了,你放手。”

没错,这胆大包天的家伙居然跟他说!他不读大学了,要入军电竞!

叶秋当时就被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倒在地。

叶修怎么不上天呢?

要说叶修,他心里其实也是苦巴巴的。

目标人物刚刚解锁了一个,他一询问系统,这才觉得自己前途渺茫。

那藏满他房间的周边经他一看,全都是关于一个人的——还是他攻略对象。

【(目标人物)周泽楷-心跳值:0】

没错,这就是现在如日中天的职业选手——人人都夸是“荣耀第一人”的周泽楷。

闹了半天,他还不认识这目标人物。

【所有的目标人物都在电竞这个行业里,要不要入随你自己考量。】

叶修忘了自己做任务的初衷,也忘了他所付出的和即将拥有的。但他只有一个感觉,他要尽快完成任务。

这种冥冥之中的催促感十分莫名其妙,叶修却也不由自主为之焦躁。

他必须要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

他必须要接近他们,这是唯一的途径。

“你为什么想要进电竞圈?”叶秋显得有些焦躁,按着眉心在原地踱了两圈,心想,为什么偏偏是电子竞技行业?

哪怕是叶修想体验民间疾苦去种地,去环游世界,去做什么都好,他都二话不说就应下了,可为什么偏偏是电子竞技?

这是他们家老爷子最摒弃的一个行业,曾被他嗤笑过是不务正业,叶秋心里敢肯定,要是叶修上一秒说要休学去当职业选手,叶峥下一秒就可以打断他的腿把他反锁在家中。

再宠爱也没用。

叶修愣了愣,寻不出自己的理由,也不能说。他思量了一会,婉转地说:“因为我偶像是职业选手。”

搞了半天,叶修是被人带偏的!

叶秋不由得火冒三丈,迁怒于那个不知名的偶像。他顿了顿,硬梆梆地说:“你偶像是谁?”

叶修低眉顺眼地乖巧跪下,在叶秋不明所以的视线中头往床底下一塞,吭哧吭哧地把那幅巨型海报给拖了出来。

叶秋更气了。

反了反了,这家伙居然还背着他们追星!

他往那海报上一瞥,冷声说道:“你为什么认他做偶像啊?”为什么不是什么孔子啊马克思啊华罗庚啊,再不济,把袁隆平爷爷当偶像也可以啊!

“嗯…”叶修哪说得出来为什么,只好看那海报。海报上一个修眉俊目的青年正冷冽着脸庞望着不远处,穿着华美繁复的礼服,手持双枪,夜色下凛凛寒光,俊美得令人头晕目眩。旁边一行帅极的飘逸签名:一枪穿云。

“他长得帅啊。”叶修憋了半天,最终憋出了一个能从这张海报上看出的结论。

叶秋这下子真得气出心脏病来,然而除了生气,他还有种酸溜溜的感觉。他心想,叶修从小到大就没夸过他一句帅,眼下对着一陌生人大剌剌地说喜欢那人长得帅——这简直是——

叶秋盯了眼那张海报,更是有所不平。

哪帅了?

哪帅了?

有他帅吗?

嘁!

“哥…”叶修见叶秋心不在焉,心里一急,使出了吃奶的劲撒娇,“你就帮帮我呗…”

叶秋捂着额头,心中颇有一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有气无力地说:“那我去帮你跟爸说说,不行别怪我。”

弟弟都这样求他了,他还能怎样。

“你是我亲哥!”叶修乐了,险些一蹦三尺高,拍了拍叶秋的肩,又将那巨型海报拖进了床底,不忘催促道,“快去。”

心中颇为惨淡的叶秋再度遭受重击,关上门,就赴死去了。

他来到正看着早间新闻的叶峥身边,磨蹭着想该怎么开口,却看见叶峥斜眼望着他,不冷不热地哼着:“怎么?有事要说?”

叶秋被那一眼吓得没当场立正稍息,冷汗都湿了满背,只得慢吞吞地说道:“爸,我看叶修他…最近好像有个挺喜欢的明星。”

“明星?”叶峥一愣,片刻后问道,“是不是叫周泽楷啊?”

“诶,您怎么知道?”叶秋顿感惊奇。

“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叶峥又是哼了一声,然而不知怎么的,叶秋愣是从他脸上看出了点情不自禁的得意,“也就你这个哥哥不知道。”

叶秋:“……哦。”

“如果是他想入电竞圈的事你就别在这跟我扯浪费时间了,”叶峥头也不抬扬了扬头,“你帮他打点,看他进哪家俱乐部比较好。”

叶秋:“……啊?”

什么玩意?他爸刚刚说了什么?什么打点?

“我们早就知道你弟他有这个想法了,”严琬瑜端着盘洗过的水果走出来,笑眯眯地说,“年轻人,去追寻追寻自己的理想也好,不过你得看着他点,千万不能让你弟在外面受了欺负。”

“谢谢爸妈!”不知何时下楼来偷听的叶修喜不自胜,冲上前来。

也就是说——

全家人,就他一个不知道这件事咯?

叶秋陷入了茫然与更深层次的悲愤。



















***

心跳游戏Action!

提前说一下,因为叶修来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是攻略,而且他的感情被收走了,所以他没有喜欢人的能力,之后或许会有狗血八点档和一些你们可能接受不了的情节。

……说的恶俗一点,这就是金手指爽文+嫖文。

你们大概可以看见一个操作逆天颜值爆表的光环冠在他头上,而且还是人见人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不好意思,我又开坑了(士下坐)。

说一下接下来一年的安排,大概会在明年断更,毕竟学业为重,然后这段时间应该主更无独有偶和独角戏,谎言世界和心跳延后。

温故不通贩,无余本,明天开始发货,谢谢喜欢。

评论(66)

热度(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