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2)

前文走:(1)

说起来,张佳乐*从小到大就没这么幼稚过。

没料到人生第一次恼羞成怒,以幼稚反击幼稚的举动,居然就发生在现在——甚至没有什么电视剧里所演的欢喜冤家针锋相对,他的身边就只有一个浑不在意自己全身湿透,看上去很有一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风骨的…男人。

张佳乐*被这个可怕的事实吓住了,打了个激灵,一边这么觉得自己是有病,一边却忍不住揣度了起来。

其实仔细想想吧,叶修这个人,确实有让人抓狂的本领。一张嘴开口就耿直到令人想要吐血,偏偏他睁着眼睛看你时嘴边那浅浅酒窝都透着无辜讨喜的意味,让人骂又骂不下去。你说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男子,怎么就看着比其他人柔软些呢?

张佳乐*想到这也不免有些呆愣,有那么两拍回不过神来——当然也就给了叶修见缝插针的机会,他啧啧一叹,一捧水就顺着一道优美的弧度齐齐湮没于张佳乐*的衣襟,什么流动的水珠皆是杳无踪迹了,只在沉沉暑气下氤氲出一分难得的清凉来,好巧不巧,那白色衬衫贴合在胸膛上,若隐若现地勾画出一点令人瞠目结舌的胸肌。

叶修没有料到看上去如清瘦书生的张佳乐*会有这种东西,一时之间哑然,不禁怀疑起人生——同样是宅男,别说肌肉了,他怎么就只有那点天天被叶秋嘲笑的软肉?

还有没有天理了!

张佳乐*本来还有些“这家伙趁人之危”的怨怼,结果看见叶修直勾勾盯着他胸前的样子,顿觉不妙,缓缓一低头,脑子内那根弦应声而段。

恼怒全都转为羞怒,他也不知道对上叶修怎么就这么多怒气可讲,总而言之倒抽一口凉气,脸色由青转白转红,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挤出来:“你在看什么?”

“看你啊。”叶修这才回过神来,理所当然地随口答道。

“你…”张佳乐*忍了半天,总算把那句听着有些丢人的“能别这么色咪咪的吗”给咽下去,然而还没等他脑袋转过弯来,就听见叶修不紧不慢,带着分模糊的笑意哼了一句。

“我说啊,都是男人,你不会还害羞了吧?”

张佳乐*:“……”

对,他好像才想起来,叶修和他一样,是个男人。被他看好像确实没什么关系。

他悚然一惊,却没再吭声,心头乱七八糟地升起了一些念头,多是叹息自己真是没出息的事——就算已经明白并接受了他在短短时间内喜欢上一个男人的事实,以他的性格是一定要不动声色压在心底的,为何遇上叶修就仿佛被抽了根代表理智的筋,行事像个稚龄儿童一样简单易懂?

不过这个问题得不到答案了,他总不可能拎着叶修的领子歇斯底里地问你到底是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

好巧不巧,这偏偏激起他一点破罐子破摔的狠劲。张佳乐*心想,既然叶修自己都没有自知,他如何有必要再担忧被看破这份无结局的欢喜?还不如——

他当下就握住叶修的手,被人惊异地看过来时,还好整以暇万分有理地说:“刚刚不怕,现在我怕水了,得抓着你。”

对,有便宜不占是大爷。

叶修也就愣了一刻就回过神,咳嗽两声,不可置信地看着面上隐隐有一分无赖之色的张佳乐*,小心翼翼地问:“你今天有没有遇上什么奇怪的人啊?”

“当然没有,”张佳乐*有些奇怪地回答道,“问这个做什么?”

“我担心你被附身了。”叶修认真地说,“有必要驱驱邪。”

张佳乐*:“……”

但他整个人胸口一滞,却也没为叶修着恼了,而是高冷地“呵呵”一声,就安安稳稳地坐着,进一步扯过叶修的手握着,低头把玩起来。

矜持什么啊?能当饭吃吗?

张佳乐*此刻嫌弃着自己之前那“发乎情止乎礼”的小心翼翼,整个人像放开了一样,眼皮子都不动一下,手指细细描摹过叶修明晰细腻的掌间纹路。

叶修的手掌略小,但十指修长,实在是好看到毫不逊色那些手模,放上画布就是顶级画家的手,搭上钢琴就是钢琴大师的手…搭上什么像什么,却偏偏放上了键盘。

“你会弹钢琴吗?”张佳乐*头也不抬,轻声问道。

叶修手被捏着把玩,却也没当回事,听到这么句问话,很诚实地回了:“会两首曲子。”

“嗯。”张佳乐*却没忙着嘲笑他,随口应了声,看着那阳光下白得发亮的漂亮手掌,心中不知怎的,忽然有些发堵,“你当职业选手几年了?”

世间多遗恨,无怪乎正处风华正茂的人,在这个电竞世界却已经老了,不得不退出这个他挚爱的舞台——叶修如此,而他离那一日也不远了。

这倒是个新奇问题,起码在那个世界是没有人问的,叶修笑了笑,说:“十多年了吧。”

叶修把自己被逼退役的那段时光也算了进去,却说得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半句哀伤追悼也无,仅仅是为了证明他心中的那束光——他一直都是职业选手,这一点无论站在舞台上,还是隐居幕后,都是无法掩盖的事实。

“够了,够了,”叶修心中怎么想的不得而知,总之他哼哼两声,满不在乎,没脸没皮地说,“不能总赖在这啊,缔造的传奇已经够了,总得给后浪留点出路。”

张佳乐*心中一松,想着是这样啊,够了。若是在这里悬挂上那面赤色旗帜,看那金星渲染着辉光映满瞳孔,那就足够了。

他也不枉走这一遭,大概…就再无遗憾了吧。

于是张佳乐*没说话,只是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挤进叶修的指缝,十指相扣。

他心中有些惆怅,又有些窃喜。

惆怅于自己只能用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来欺骗内心,窃喜于叶修不知道这件事,却被他结结实实在心里满足了一趟。

这么一想,他何止没亏,简直是赚了。

然而忽然“哗啦”一声巨响,张佳乐*还没来得及从自己的自我解嘲中清醒,就被水从头盖到尾,结结实实成了一只“落汤鸡”。

水珠自眼睑上落下,他自己都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就听见有人咬牙切齿地说:“我还挺喜欢玩打水仗的,我们一起来打一次?”

他和叶修一起转头,这才看见僵硬着抬起嘴角,笑得很吓人的苏沐秋正坐在一艘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上来的船上,旁边的苏沐橙*是既惊讶又抱歉的样子,但是憋笑憋得肩膀一抖一抖,一看就是在笑她自己那欲盖弥彰的哥哥。

苏沐秋紧盯着张佳乐*那只正和叶修十指相扣的碍眼的手,顿时觉得刚刚那一泼还轻了,他就应该把这家伙泼清醒才好,瞧瞧他做的这是什么事!

苏沐秋心里憋气,为自己不着由来的怒火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

比赛期间还敢谈恋爱?谈什么谈!

弹棉花去!









***

昨天放的假。

一个月的假期,三个月的作业,欲语泪先流。

评论(77)

热度(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