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1)

前文走:(1)

一条路,四个人。

叶修和苏沐橙*站在靠前一点的地方说说笑笑往前走,后排的苏沐秋扯着嘴角勉强跟张佳乐*打了个招呼,带点揣测的目光在他身上转悠来转悠去,张佳乐*也不吭声,望着前方就是不主动开口解释为什么会和叶修待在一起。

尴尬的氛围几近实质化,让没心没肺的陆任都感到了不对劲,哈哈两声后就直接充到最前面去解说了,幽静的林荫小道,此刻除了游人们兴致勃勃的叽叽喳喳,隐约可闻不远处的瀑布轰鸣。

声音不大,却更迭反复,昭示着生生不息的自然。

“不愧是另一个世界的我,连想去的地方也一样,”苏沐橙*将发顶上的白色鸭舌帽取下,在阴影处惬意地眯起了眼睛,转头对着叶修笑,“当然,让人陪着的习惯也一样,我就叫了哥哥嘛——”说着她冲身后的苏沐秋努努嘴,有些可惜般地说:“只是好不容易来一次,她也不能出来。”

叶修笑了笑,并没有纠正那句“让人陪着的习惯”,开口说道:“回去以后再来一次就行了。”

“那你和张佳乐*怎么在一起?”苏沐秋终究还是没忍住,上前一步,突兀地插入话题,不经意般问道,“不是沐橙让你过来的吗?”

“巧遇啊,”叶修也并不在意地答了,“本来就是出来玩,碰到一起也挺正常的。”

不,一点都不正常。

不然你怎么先遇到了他,而没有先遇到我?

苏沐秋在心中下了断言,却也不说话,他在一瞬间的愣神后,伸出手拂落叶修肩上悄然而至的一片落叶,自然而随意的动作,或许谁都没在意,却令一种很奇怪的感受慢慢地充斥了他的胸腔,堵着心口,有点闷。

究竟是因为不满浅尝辄止的触碰,还是因为不悦于他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是因为不期而遇的惊喜,还是因为终究分离的难舍?是出于朋友的关怀,还是——

苏沐秋这种时候忽然就不明白了起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发烧了啊你?”温凉的手掌按上有些发烫的额头,苏沐秋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一抬眼就撞上叶修隔得极近的脸,一双总是透着点笑意的漆黑眼眸正盯着他看,有些狐疑,有些惊讶。

苏沐秋这才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他几乎是仓皇地想要后退一步,但身体反抗了大脑的指令,反倒向前一步靠到了叶修身上,他的声音低了下来,带着一点刻意的亲昵,说出的话都无法令自己信服:“是啊,热。”

林深不知处,鸟雀拍着翅膀飞离这片被惊动的土地。

苏沐秋感到叶修笑了,心跳频率与他保持一致。叶修调侃着说:“你是火焰山来的吧?”

他于是也笑。

总感觉刚刚那一刻应该有哪句话应当脱口而出,但苏沐秋内心被这简单的一句调侃熨烫过了,舒服得令他再也不想去管那些麻烦的事,想不起来的话。

道路前方忽然传来响亮的口哨声,陆任站在一块岩石上正费力吹着集合哨,叶修愣了会,接着迅速回头,扯过张佳乐*的手腕就急急忙忙往前冲,回头对着苏沐秋和苏沐橙*说了句:“我们导游叫我们集合了啊,我们先过去一下。”

苏沐橙*看着这隐隐绝尘的背影,重新压下鸭舌帽,漂亮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弯着,对苏沐秋说:“哥,我们不跟上去啊?”

“跟上去做什么?”苏沐秋反问道,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一遍遍回想着叶修顺理成章握住张佳乐*手腕的样子,他不禁有了许多不太正常的猜想,此刻语气也说不上太好,“我们也不是跟他们一个团的。”

“跟着他们走,说不定会有好线路。”苏沐橙*看着苏沐秋口不对心的样子就忍俊不禁,“哥,我们跟着他们一起吧,就当蹭下免费旅游资源。”

“…是你要跟上去的啊,”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到时候要是觉得不好玩…”

“行了行了,肯定会很好玩的。”苏沐橙*没等苏沐秋把嘴硬的话说完,就推着他往前,“我们快一点,别待会跟不上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跑着跟了上去。

“你怕水吗?”此时,带着张佳乐*跑到队伍最前端的叶修忽然偏头问道。

“当然不怕啊,”张佳乐*下意识回答道,然后问,“怎么了?”

叶修似乎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声音拖长到闷闷的,有点憋笑或是在想坏主意的狡黠意味:“没什么。”

“转过这个路口,也就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莱茵瀑布…”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去听陆任还算是生动有趣的介绍了,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望着面前这颇有银河泄九川之感的雪白瀑布。

莱茵瀑布落差不大,但水量充足,流泄下清潭时掀起雪白浪花,湍流激石,泠泠作响,不能说是世上最恢宏壮丽之景,却也是震撼人心的美丽,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此可见一斑。

乱石嶙峋,惊涛拍岸,瀑布中心的岩石堆如屹立万载不倒的巨人,而一叶扁舟摇晃间险之又险地越过巨浪,抵达岩石群,然后一点点攀爬着巨大的岩块,渴望登顶,从而居高临下地俯视川泽。

这一幕实在是过于动人心魄,看得张佳乐*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直到这一刻,才终于有些庆幸于一时冲动跟着叶修上了辆底细不明的车的事。

猝不及防的美好,因为在意料之外,才无比惹人欣喜。

“快快快,我们凭票上船,去那处岩石群。”陆任也失声了一会,似乎是被这气势震住了,回过神来后又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

叶修和张佳乐*跟着上了船,摇摇晃晃地往岩石群那驶去。对面坐着不认识的游客,然而正因为素不相识,所以才可以在此刻心情纯粹。

张佳乐*撑着船的一端往瀑布那出神地看,却被一捧突如其来的清凉潭水泼了满怀。他抖了抖头发,抹去眼睛旁的水珠看过去,才发现是叶修在用手舀水泼他,然而不止张佳乐*被泼个正着,水珠滴滴答答顺着指缝流了叶修满身,他却还在扬着唇笑得有股洋洋得意的劲,这原始的打水仗方法简直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偏偏叶修还乐在其中。

幼稚鬼。

张佳乐*在心里哼了声,手上倒是毫不含糊地也是一捧水就这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地泼过去了。

水珠洒在空中,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彩虹。

这一刻,张佳乐*忽然明白了叶修问他怕不怕水的含义。

如果你不怕,我就泼你了。

如此真实而又平凡的想法,怎么会让人心脏被蜜糖浸得湿漉漉的呢?














*

打广告:

本宣: 温故知心一宣

戳我:预售链接

试阅:温故知心Ⅰ·1

评论(83)

热度(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