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10)

前文走:(1)

耳边依稀传来不休的喧闹声。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望见前方一片人影幢幢,陆任刻意提高了音调的声音在车厢内回荡,惊起了正沉沉睡着的旅客。

“醒了?”叶修松松地伸了个懒腰,貌似也是小憩刚醒来,额上一道靠着座椅挤压而成的红痕,揉着太阳穴,看着前方正卖力叫醒所有人的陆任,“我们也快到了。”

闻言,张佳乐*不由得往叶修那边探头,只见一片葱翠的绿色猝不及防晃进视野,微风拂枝,林深时叶落,阳光流转在玻璃上折射出七彩的晶莹色泽,不刺眼,反而漂亮到不真实。

“接下来我们马上就要到此行的目的地——莱茵瀑布,莱茵瀑布是欧洲流量最大的一个……”陆任尽职尽责地解说了起来,他眉飞色舞地介绍一些典故和历史,讲得脸颊泛红眼睛也发亮,认真的模样透着一股闪闪发亮的感觉。

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份职业。

在这一瞬间,张佳乐*好像终于理解了陆任成为导游的原因,但他又对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啼笑皆非——直到他转头看见了叶修。

……

“叶修?”张佳乐愣了会,就在被子里翻了个身,“你怎么忽然想起问他了?”

“没什么,”张佳乐*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似乎不怎么在意,只是随口问问,“我就是觉得他好像和你关系还挺好的,而且能和苏沐秋一样当上领队的人,我也想知道是怎么样的。”

“还能怎么样…”张佳乐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出了一分浅浅的光亮,不知是否反射着壁灯柔光的缘故,在那稍浅的视网膜内,就显得格外柔软。他又沉默了一会,像是在组织语言一样慢慢地说:“他是一个合格的领队。”

沉默逐渐弥漫时,张佳乐*问:“就这样?”

“就这样。”张佳乐似乎是笑了,但那似乎掺杂许多纷繁情绪的笑容转瞬即逝,隐没在无人说话的夜色里,静悄悄的不见了。

“他很厉害?”过了好半天,张佳乐*问道。

“是。”张佳乐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们都认可他?”张佳乐*继续问。

“是。”张佳乐说。

“你觉得他很好?”这个问题似乎在张佳乐*嘴里打转了一圈,这才犹犹豫豫地轻声而出。

“是。”可是张佳乐依然没有迟疑,干脆利落地回答。

三个问题,一个答案。

从此以后,任何心照不宣的疑惑,任何答非所问的陌生言语,任何不浮于世却不能忽略的情绪,都找到了自己理应的归处——它们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同一个人。

“你是怎么认出我们的?”张佳乐*紧了紧握在手里的冰冷扶杆,他感觉血液在张扬着鼓动温度传递,他问出了这个所有人都在好奇却只得到不明确答案的问题。

巴士颠簸着前行,叶修的声音在时而幽暗时而明朗的空间内都透露了些仿佛陷入回忆的意味:“沐橙走路的时候喜欢双手放进口袋,她自己扎的马尾也会正一点,不会刻意对我表达亲昵,她更喜欢一个人待着。”

“你们世界的苏沐橙*不一样。她会右手插兜,马尾也会向左歪一点,她见到我会露出很友善的笑容,而且她应该和你们关系都更好一些。”

那么缘由呢?

因为小姑娘还没形成习惯时,那个被她通常用左手挽着的哥哥就已经不见了。又因为当年苏沐秋兴致勃勃帮苏沐橙梳着向左歪的马尾,还不忘洋洋得意地说着自己是如何贴心的一个哥哥,所以失去哥哥的小姑娘学会自己扎周正的马尾,而亲人还在的小姑娘却被这样纵容着扎起了向左歪的头发。或许还有成长得更快的苏沐橙已经学会了独立,学会不依赖任何人,自己一个人坚强,所以那些淡如水却深若血脉的信任就这么被掩藏在她的笑容下。

之所以分辨得清,不是因为巧合,是因为太了解了。

切肤之痛不止一人在感受,那么久的徐徐独行,若是还记不住一个人消失带来的影响,那么也太敷衍了。他要如何否认,他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但无力宽慰。

没了归巢的倦鸟,如何去告诉另一只,我们很好?

粉饰太平都未免过于僵硬。

“你的话,也很简单。”叶修继续偏头笑,“他不会一个人拎着那么多袋子还不叫人帮忙。”

“……”张佳乐*感觉自己有些茫然了,有种在他控制之外的东西慢慢攫取了他的心神,他问道,“那他会怎么办?”

“可能一开始就会叫我陪他出来,”叶修想了想,“我跟他说过,既然出来了就要互帮互助团结友爱,让他不要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然后他就再没跟我客气过了。”

是这样吗?

“还有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你们只是像,但在不同的世界里,经历不同,习惯肯定也会不同,能认出来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奇怪的事,只是你们没注意到。”叶修解释道。

是这样的。

一瞬间张佳乐*僵硬在原地,思维被横空破入的这样一句话搅得一团糟,他忽然想,他可能是太自以为是了。他和张佳乐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遇到叶修的人是张佳乐,而不是他。即便再怎么不甘,再怎么留恋,也不能否认这场相遇本就不过是南柯一梦——叶修会走,而他留下。

若是已经付出了感情,却连得到回报的机会都没有,那该有多么残忍,可他居然也不觉得后悔。好奇投入的时候就应该有所预料,但他如此偏执,还是一头猛地冲了进去,期间甚至不曾犹豫。

飞蛾扑火那样。

燃烧殆尽都不可以,因为那团火,只是他偷来的短暂温暖。

不属于他的东西,总要还回去。

可是——

“走了。”叶修将指尖上勾着转圈的那顶旅游帽毫不客气地盖在了张佳乐*头上,面上是有点狡黠有点无赖的欠扁神色,“你别说,这小红帽和你还挺配。”

张佳乐*哼了声,第一次不太拘谨地把另一顶旅游帽扣到了叶修头上,顺带揉乱他的头发,心里万分悲痛地承认自己的没出息。

没救了,真的。

哪怕知道结局已经注定,他却还是只想要保留这一刻最真实的愉快。就当是人生不易,难得有了这样奇妙的际遇,放任自己一次也未尝不可。

明知这是场意外,将错就错——很困难吗?

当然,如果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的话,张佳乐*大概会一直这样坚定着及时行乐的想法。

“诶,叶修?你也在这啊?”

但是看着前方的苏沐秋苏沐橙*兄妹,他现在的感受只有——

连行乐都要安排电灯泡,难道说人真的一倒霉就可以倒霉这么久?

靠!











*

虽然不能透露太多…但是,是he没错。

这个世界也不会虐,所以大家不用担心啦。

打广告:

本宣: 温故知心一宣

戳我:预售链接

试阅:温故知心Ⅰ·1

评论(60)

热度(1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