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8)

前文走:(1)

下车后好心的司机大叔热心地帮忙提了两个购物袋送张佳乐*和叶修进了电梯,在听到张佳乐*真诚的感谢之后笑得憨厚,又上前在张佳乐*耳边嘀咕了句什么,便大笑着走出了宾馆。

叶修松了松手指,略为惊奇地看着张佳乐*的面容渐渐红起来,活像是被一把火烧了起来。他实在想不到原因,凑过去问道:“那大叔和你说了什么啊?”

然而张佳乐*随着他的靠近,像是炸毛的猫一样猛地后退一步,面颊带汗,语无伦次:“就是…不方便告诉别人的话。”

哦——

毕竟都是男人,叶修想了半天也就明白了,只是他不懂那大叔有荤话为什么跟张佳乐*讲不跟他讲?也不知道那话是荤成什么样子才让张佳乐*这么羞窘,总不可能是调戏张佳乐*吧?

那也说得过去…不过张佳乐*的表情只有羞没有恼,不太像啊。

叶修的好奇心也就作用了一会,便偃旗息鼓,烟消云散了。他本就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见张佳乐*打定主意不说的样子,也不多追问,等电梯到了,提起购物袋往张佳乐*房间走。

只是路上他忽然转头叮嘱了一句:“对了,待要拜托你跟张佳乐说一声,要他帮我把购物袋给我们这的喻文州,把里面的东西发给其他人。”

“行,”爽快地答应下来后,张佳乐*忽的又琢磨出点不对劲来,他猛地顿住步伐,看着叶修,“你还要出去?”

“对啊,”叶修抬头看了看宾馆走廊上的挂钟,才发现上午十点,回答道,“现在时间还早。”

“你要去哪?”张佳乐*的目光很快移回去了,尾音嘟哝在一起,低声问道。

“今天帮他们把东西都买完了,要去帮沐橙拍一些照片——我说的是我们那个世界的苏沐橙。”叶修说得很坦然,很简略,一点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要邀请张佳乐*和他一起的意思。

“哦。”张佳乐*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和叶修不是什么亲密好友,甚至两人是刚认识的关系,估计也就比陌生人好一点,到这里,就应该没有什么下文了。

恰巧前面的房间门开了,迎面有人走来。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是张新杰*。

而他身旁的张佳乐*愣了一下,嘴巴翕动着,却又在下一秒紧紧闭上,看上去有些尴尬,一动不动地看着张新杰*,是在辨认他到底是哪个“张新杰”。叶修见张佳乐*这样迟迟不说话,便低声提醒道:“别发呆了,是你们世界的啊。”

张佳乐*如释重负,想都没想就听了叶修的,放下袋子举手打了个招呼:“张副,要出去啊?”

张新杰*点了点头,好像没有注意到这点小插曲,在他们面前停下来:“去楼下买点东西。”他说着,目光稍微在叶修身上游掠而过。

见叶修正扯着嘴角给了他一个问好的笑容,张新杰*也回以一个礼貌的点头,然后目光回转到行走颇为困难的两人身上,问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啊张副,就差几步路了,”张佳乐*单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对着张新杰*笑了笑,“不是还要去买东西吗?不耽搁你时间,快去吧。”

“举手之劳,不算耽搁。”张新杰*伸手提过张佳乐*手里的的一个袋子,再去拿叶修手里的一个袋子,冷质嗓音很清澈,也带着游刃有余的礼貌与有条不紊的干脆。

他碰到了叶修冰凉的手指。很难想象夏天里还会有这样偏低的体温,张新杰*似有诧异,狭长的眼眸一抬,眼尾处浓密的长睫在漆黑到像是黑曜石晶体的瞳孔上投下细致的碎影。但他知道他和叶修并不熟悉,因此也不逾越地多问或是关心,只打算回房后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说一声——那个张新杰好像和眼前的叶修关系不错。

同一个战队的人确实是没什么好礼让的,张佳乐*见推辞不过也不多说,三个人分担重物就轻松多了,到了张佳乐*的房间门口,他用身上的房卡开了门。

“谢谢啊,张副。”张佳乐*边开门边回头道谢。

“不用客气。”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于张佳乐*房间里另一个世界的张佳乐的陌生令他并不打算多留,跟张佳乐*说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下楼去了。

只是在楼道转角处,张新杰*稍一偏头,不经意间,便又看到了叶修。

张新杰*性格说不上生冷,但与人相处时也绝对称不上是温暖如春,能够敞开心扉的伙伴是少之又少。他一丝不苟地对待生活,甚少有人能适应他精密的生活习惯,他习惯了无人相伴,也并不觉得一人生活有多么孤独。

他相信那个世界的张新杰也是一样,可他昨晚和张新杰聊过一会后,不仅为二人的契合而叹服,也有些惊奇于张新杰对于叶修这个人的态度。

“偶尔吧,”张新杰对他说,“你会觉得,叶修是可以逼迫你打破常理的存在。”

打破常理。

这个词对于张新杰*来说真的非常的陌生。因为常理和习惯,都是张新杰*内心根深蒂固的东西,能逼他打破的人,至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

然而张新杰那么认真的模样,好像有些头疼地揉着鼻梁和太阳穴,只是他无奈却不痛苦,叹气却不反感,皱眉却不恼怒,反倒是一副甘之如饴的姿态。

如今历历在目。

叶修为什么能让张新杰改变?他又是凭的什么?

张新杰*不由得思索着,但是他得不到定论,他和叶修相处得太少,远远不够了解。

他唯一还储存在脑子里的记忆,就在刚才——那个第一眼就认出他是哪个世界的张新杰*,毫不犹豫地提醒张佳乐*,对他微笑的年轻男人。

是叶修。

张佳乐*打开门时,张佳乐正咬着根冰棍坐在椅子上看电脑,估计是跟荣耀有关,映在他脸上一片绚烂光彩。他很认真地皱着眉,一只手敲着电脑桌,理当是在思索什么,所以当门被打开时 他还有些茫然。

等望到叶修和张佳乐*时,张佳乐的神情变了。他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的样子:“老叶?你们——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

“路上碰巧遇到了,”叶修开口调笑道,“哎哟,看这样子,你还过得挺舒服嘛。”

“对啊,舒服,”张佳乐接他话茬,翻了个白眼,“舒服死我了。”他说着往叶修身后探了探头,笑着问张佳乐*:“诶,你跟他一起回来的?”

“嗯。”张佳乐*点头。

张佳乐见他好像兴致不高,便开口道:“要是老叶说了什么垃圾话,别跟他计较,他也就一张嘴巴满街跑马,可以把死人气活。”

“要真能把死人气活,那我还坐这里干嘛,”叶修压根不恼,把购物袋放到桌上,嘴里也没闲着,“到时候你去了一定记得找我,我把你气活,给你打折,只要友情价。”

张佳乐面无表情:“在我死之前,一定会拉上你的。”

叶修笑得前仰后翻。

张佳乐*没再开口。他看着这两个人的相处,感受到了一种无处容他的亲昵和自然。

张佳乐口里说着嫌弃,语气却是开脱,而叶修也乐得顺着他;张佳乐嘴里在骂叶修,眼睛里却是笑意,叶修也并不放在心上,还会反过来调侃两句;张佳乐的脾气性子向来体贴有礼,唯有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会表现出一点属于青年的冲动和活力来。

他多么了解张佳乐,因为他自己就是张佳乐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张佳乐心里在想什么他当然清楚,因为他想的东西和张佳乐没有区别。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会觉得胸口发堵。

为什么呢?

“本来想要他告诉你的,现在我还是自己说吧,”叶修和张佳乐闹够了,说起了正事,“这两个购物袋你给文州,都是你们要的必需品,让他发一发,我还要出去一趟。”

“好。”张佳乐说道,“怎么,要出去约会啊?”

“约什么会,”叶修笑骂了一句,“孤家寡人呢,给沐橙拍她喜欢的景点照片。”

“既然是苏妹子的要求,”张佳乐慷慨地放行,“那你去吧。”

这时候一直在一旁整理着自己购物袋的张佳乐*抬眼望去,看见叶修正跟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就要拉门离去——

一股忽如其来的冲动迫使他忽然站起来,冲上前一把拉住叶修的手腕。

撞见叶修那双诧异明亮的眼睛时,张佳乐*握住他手腕的力气小了点,但仍然不容挣脱。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正毋容置疑地说道:“我正好待在这没事做,我跟你一起去吧。”

这个时候张佳乐*忽然想起刚刚那位司机大叔跟他说的话,让他的脸瞬间烧红,火烧火燎。

——“Your boyfriend is very beautiful,so you can look tight,and don't want others to plot.”

饶舌的花腔英语,语速很快,句子却很简单。张佳乐*听懂了,他说:“你的男朋友很漂亮,你得看紧点,别让别人图谋不轨。”

那一刻想说的话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也有很多,比如“叶修不是我男友,你搞错了”,比如“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是情侣”,司机大叔却已经大笑着扬长而去,没给他丝毫辩驳的机会。

现在张佳乐*在想。

倘若就是我自己,图谋不轨呢?

“行啊。”叶修疑惑的眼神很快消失了,笑得很自然,漫不经心地应允,“有人陪嘛,求之不得。”

“我就是也想玩玩。”张佳乐*着重强调道,“正好可以和你一起。”

“我知道,我带你玩,免费,不要钱,”叶修说道,笑意都快从眼睛溢出来了,“你也不用太感谢我。”

“得了便宜还卖乖,”张佳乐在原地静静站了一会,忍不住哼了一句,转身往房里走去,挥了挥手,“玩得开心啊。”

张佳乐*和叶修回头应了一句,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出了房间。

门在身后缓缓关上。

张佳乐步伐顿住,忽然轻轻地,深深地吸了口气,像要把空洞的胸腔用什么堵住,来掩饰不太正常的阴霾心绪。他抬起头望着窗外,一碧如洗的晴空,漂亮而干净,阳光并不刺眼,在百叶窗上均匀地涂抹深深浅浅的疏影。

美好,却不知归处。

那双明亮的眼眸像是被拉上了厚厚的帘幕,深重无奈,还有着一些食不知味的气恼和不忿。

“诶。”

他忽然对着墙壁自言自语。

“这可是个深坑啊。”

“你真要像我一样跳进去?”












*

弯了可就直不了了,你真的要像我一样gay?

手动翻译乐乐心语(



打个广告:

试阅:温故知心

温故知心一宣

么么哒=3=

评论(67)

热度(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