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叁那棵树

初识如木,叁年如故。

【all叶】无独有偶(7)

前文走:(1)

“哟,真巧啊。”叶修将原本抱在胸前的购物袋拎在左手里,掂了掂,又伸出右手,随意跟对面满脸愕然的张佳乐*打了个招呼,“看你也挺费力的,我帮你提点?”

“啊?”张佳乐*是真没想到苏黎世这么小,上个街都能碰上认识的人,此刻他还没回过神来,就发觉手上一轻,叶修帮他接过去了一个袋子。

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了。

本来吧,他和叶修也是昨天才认识的,半生不熟的关系,在大街上撞见应该是只打个招呼的关系,然而他现在的形象实在是有点狼狈——墨镜歪了,垮在鼻梁上透着股精疲力尽的味道;头发湿了,刚刚那阵暴雨实在是令人猝不及防;手上提着大包小包一大堆,一路上的行人目光就要脸皮薄的张佳乐很不自在了;衣服被汗和雨水黏在身上,虽然苏黎世的天不热,但大白天提着重物在大街上走这么久,他现在看上去一定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所以人家估计都看不下去了,只能过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张佳乐*深觉今天的自己真是出门忘了看黄历,怎么就倒霉成这样呢?他一边这么琢磨着,一边尴尬地对叶修道谢:“麻烦了,谢谢啊。”

“一起回宾馆吧?”叶修笑了笑,“别客气。”

“我……”张佳乐*吞了口唾沫,心想算了算了今天就丢脸丢到底,艰难地开口道,“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可能要你带我回去了。”

“——啊?”意外的是,那头的叶修并没有露出丁点关于“这个人居然迷路了真蠢啊”的表情,他只是歪了歪头,看上去有点不可思议,又有点苦恼,“那就不太好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沉默。

“其实是我出门前查了一下,然后坐的公交车,”坐在广场边的木椅上,张佳乐*揉了揉手掌上被勒出来的红痕,解释道,“但是逛的店太多了,走远了,就找不到原来的站牌了。然后手机又没电了,而且这里好像出租车不准停靠。”

“我也是坐公交车来的,带了手机,但是我刚刚发现好像没话费了,”叶修表示理解,说道,“那我们待会再走一段,看看前面有没有出租车吧。”

“那就不休息了,直接走吧。”张佳乐*轻呼一口气,咬着牙又拎起购物袋站了起来,顷刻间,疲乏如潮水涌遍全身,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我要休息,肌肉酸痛,活像当年刚跑完一千米的感觉,实在是不想动。

张佳乐*不由得苦笑,这是多久没锻炼了啊,都羸弱成这样了。

可他骨子里的良好修养不允许他拖累着面前这位正帮他分担重物的,几近于陌生人的叶领队坐在这里等他休息。张佳乐*想,我不能浪费他的时间。

一双手就在这时恰到好处地压到他肩上,张佳乐*眼睛睁大一些,向后一倒,就又坐到了木椅上。他抬起眼看着满脸无奈的叶修,还在考虑以什么措辞开口比较合适,就听到叶修说道:“好好坐着,我累了。”

是半建议半命令的语气,带着点毋容置疑的意味,不容人拒绝。可是很奇怪的,这语气不让人生厌,反倒是有了种说不清的喜欢。

张佳乐*看着就提着一个购物袋,一身轻松的叶修,抬起的眼睛又低了下去,眨了眨。

这个时候说感谢和推辞就太假了,他模糊不清地想着,陡然升起了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是的,和叶修相处,很舒服。因为叶修好像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也知道应该如何应答才会不让他尴尬,更知道如何轻松气氛,还会拉近两人关系。

实在是找不出错处来。

但是这种很舒服的感觉仅仅持续了片刻,张佳乐*忽然想起,眼前这个人会这么了解他,仅仅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这下那种舒服就不透彻了,掺杂了令张佳乐*如鲠在喉的些许不快,但他揪不出这份不快的根源,只能再度定定地向叶修看去,企图抚慰这种不正常的心绪。

“我们家人很多,”张佳乐*忽然开口,“所以要我代购的东西就多了点。”

叶修望着他,并不是认真倾听的姿态,带着点闲适,反倒更像是朋友的正常相处,这让张佳乐*更放松了些,得以继续自己莫名其妙的叙述。

“帮家人买东西啊,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叶修仰起脸似是为了更好地接触到阳光,舒舒服服地半眯着眼睛,唇角边那个小漩涡像是盛满了微漾的天光,张佳乐*一偏头,就被晃了满眼的掠影。

“嗯,家里女孩子多,我是唯一的男丁,”张佳乐*将手掌摊开,学着叶修靠在了座椅上,轻声说,“我姐和我姨我姑她们都很疼我。”

正是如此,他从小骨子里便有种绅士风度,也很讨女孩子喜欢。只可惜——是人都会有叛逆的时候,如他,不顾家里那么多人的反对,毅然进了职业圈,口口声声说要追寻自己的梦想,可接踵而至的滑铁卢磨掉了少年意气,倦色都刻在了眉间。

家里人从来不多说什么,张佳乐*却觉得愧疚难言,这次买东西便一直按着单子念,单子念完了,他才猛然醒悟,发现一次性买太多,都快提不起了。

他拎着袋子走在大街上,身旁是异国他乡,因为队内没有特别熟悉的朋友所以独自出行,忽然就有了种无所适从的茫然——

“这次回去你可以告诉她们,”叶修忽然转过脸来,颇为认真的话语一下就打断了张佳乐*的思绪,带着轻飘飘的,却如有实质的重量,按在他心头,“世界冠军给你们带东西回来了。”

那股茫然就此烟消云散。

“比赛还没开始呢,”张佳乐*挑起眉说,“不过嘛,我肯定会这么告诉她们的。”

青年唇红齿白的面容上有着一双流转金辉的眼眸,此时冶丽青阳辗转而上,俊俏却英气逼人。他微笑的姿态增添了那么一分年少轻狂的不可一世,看似狂妄,然而令人心生欢喜。那是灼灼耀目的光彩,与太阳相比也不遑多让,在他微扬的眉,挺直的鼻,紧抿的唇上熠熠生辉。

联盟最初的小太阳,如此光彩夺目。

叶修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感觉对着这样的张佳乐*,无论是鼓励,是褒扬,是赞同,都是多余的。

因为他那个世界的张佳乐一直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即使为此遍体鳞伤,也从来不知动摇。他坚韧而强大,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拼尽全力为了那个目标,傲骨铮铮,咬牙不肯放弃。

那么这个世界的张佳乐*,一定也是这样。

张佳乐*忽然开口问道:“你不知道我家人的情况?”

叶修的表情空白了几秒,大概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知道别人家的情况。但他随即想到张佳乐*可能是觉得张佳乐有跟他说过,可事实上,他和张佳乐的聊天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和荣耀有关,另外百分之一的闲聊也扯不到家里去。

“没有,”叶修坦然地回答,“不过现在你告诉我了。”

张佳乐*闻言,抬起头看着叶修,半晌过后,内心忽然升起了些隐秘的得意。

他想,叶修并没有说“我知道,张佳乐和我说过”这种话,有些东西,终究还是要靠这个世界的自己才能明了。在同一个世界有什么好羡慕的呢?叶修是在他这里知道了更多关于“张佳乐”的事,而不是在另一个自己那里知道的。

就好像是有了共同的秘密,心照不宣的,只属于两个人的,与另一个自己无关的秘密。

这实在是不太好的想法,是以张佳乐*回过神来时,被自己吓到了。

有病!

张佳乐*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

但即便他将这不切实际的窃喜驱逐出脑海,也终究是无法坦然面对身边这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轻声的吞吐,片刻间便如海潮扑面,雾气蒸腾,浇得心头湿漉漉,手掌心都满是汗珠。

张佳乐*额角一跳,猛地站了起来:“走吧,我怕待会还要下雨。”

“行。”叶修一侧眼,看见张佳乐*确实是恢复了体力的样子,便爽快地应了,自然地接过张佳乐*手里的袋子,走在他身侧,打了个哈欠,还不忘提醒,“你墨镜歪了。”

“啊?”张佳乐*有些错愕,这才发现遮掩自己容貌的这副大墨镜在他站起来时不堪重负地一滑,无比滑稽地落下一半,恰好挂在了鼻翼处。

但他此刻已经全副武装,双手拿满购物袋,一时之间僵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然后一双手就够了上来。

太漂亮的一只手了,以张佳乐*的眼光来看,什么肤如凝脂指如葱根通通形容不了半分这只手的优雅精致,怕是最顶尖的职业选手才会有这么一双手——张佳乐*就着这想法出神了好一会,才发现那双手已经轻车熟路地帮他搭上了墨镜。

叶修的手。

顶级选手的,最漂亮的手。

叶修的指肚温度分明,轻轻按在鼻尖处,认真地拨正他的墨镜。近处看过去,张佳乐相较男生略长的睫毛轻柔地拂过叶修的拇指,那淡粉的嫩色指甲修剪整齐,被如此一扫,落下如半月的鸦青弧度。

总感觉,被睫毛拂过的不是叶修,而是他自己。

不然心脏怎么会痒痒的呢?

脑内忽然闪烁过这样的字眼,张佳乐*还愣在原地,就听到叶修慢条斯理地说:“不用谢。”非常理所当然的的口吻,仿佛张佳乐*已经表达出了谢意,正谦逊严肃地等着叶修的回答。

张佳乐*一时之间哭笑不得,然而牙根也有点发痒痒了——他几乎是忘了刚刚对那双手的惊鸿一瞥,一反常态,说了句调侃的玩笑话:“那不行,你得等我先谢完,不然我坐立难安。”

“别客气,要道谢的话,这种虚伪的形式主义还是免了吧,”叶修像是一点也没意外他的回答,从善如流地接话,“不如帮我抢个Boss之类的比较实际。”

“喂,要不要这么……”张佳乐*咋舌,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叶修了。他一方面觉得叶修直白坦率实在难得,另一方面又觉得——好欠揍啊,就算知道叶修在说心里话,但连普通的推辞都不说,还真是毫不客气。

这种不懂拐弯抹角,有话直说的性格和脾气,很容易招人恨不是吗?

意外的是,他好像对这种行为并不反感。

已经走了一路,到了出租车可以停靠的地方,叶修笑着伸手招过一辆,拉开车门示意张佳乐*先拎着购物袋坐进去,然后也钻进了车内,一本正经道:“我那是实事求是,绝对不占人便宜。”

张佳乐*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看着叶修,笑出声来。

他还蛮喜欢叶修的——

张佳乐*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手,心里想,不过嘛,要是让他一缓手痒敲一敲这个人的脑袋,他肯定得更喜欢。








*

据说一个男人摸你的头,代表他想***你。

如果他想敲你的头,那情节就比较严重了,说不定会被***到***。

(啥

评论(93)

热度(1633)